夜间
笔趣阁网 > 网游:王者天下 > 第370章 敌意渐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别提了,先给我酒,我又不会欠你钱。”杜父说着。


老梁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一瓶白酒,“给你。”老梁将白酒给了杜父之后却又继续问着:“我听说,老石的儿子石昊回来了,还做了传销,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杜父匆匆地喝了几大口酒,他原本还只是微醉,现下倒是真的醉得有些糊涂透顶了,随口便吆喝着:“而且啊,那石昊还是一个彻头彻尾失败的传销。别人做传销都是吸血鬼一般地抢钱,而他呢!回来还坐着一辆破破烂烂地面包车,启动的时候都是突突噜噜的,笑死人了!”杜父哈哈大笑。


不过,老梁听了,却是有些不信的。老梁这人性格想来沉稳。


“这恐怕其中有些误会吧!石昊那小子,我从小也见他长大的。”老梁说。


“没有误会!绝对没有误会!就石昊那小子!还敢讽刺我家杜英。”杜父说。


“石昊分明就是羡慕我家杜英,杜英现在的一切,有车有房,那可都是他小学毕业后就四处打拼挣来的。哎!”杜父说到这儿回忆起来过去种种。


他神情款款地感叹道:“我家杜英啊,他也是真不容易。当年,他小学毕业后才多大年纪啊,复读了6年出来也才刚满18啊,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厂子肯收他干活。而我让他坚持去读书,拼命去读书,他却偏说自己肯定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坚持要出去闯荡。哎!那时他已这样,我也没办法。”


杜父说着说着,又喝了几大口酒,一瓶酒就这么匆匆地被杜父喝完了。


杜父这又接着说:“好在,杜英他人也机灵,虽然都不进书,但也知道跟人。”


杜父突然喊道:“老梁,再来一瓶上好的白酒,不要给我刚才那种差的。”


老梁愣了愣,“老杜,你可悠着点!”说罢,老梁却还是给了杜父一瓶好白酒。


杜父接着又说:“那年,有个名叫阿虎的男人,他本是B市地区的人,因为一些事物跑来这H省C市办差,碰巧撞见了杜英。咱家杜英一瞧就知道那阿虎肯定是个大人物,就死死的认了阿虎做大哥。而那阿虎确实厉害,说了几句话就给杜英谋了一个好差事,让杜英在C市的一家保安公司学习。杜英这又发奋了好些年头终于混出模样了。”杜父说着心里很是安慰。


不得不说,看着孩子有了出息,谁家父母都是开心的,很欣慰。


老梁拍了拍杜父的肩膀:“你家杜英那些难熬的日头都过去了,你该享福。”


杜父点了点头:“是啊!杜英那就要过门的媳妇也很好。”


老梁笑了笑:“好了,老杜啊,其实,谁家都有难过的时候,不是么。”


杜父愣了愣,想起以前自己的日子,还有石父这个好亲友的帮忙,他终于叹了口气,“我懂了。”杜父凭借着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说道:“石昊的事情,我不会乱说的,谁家都有难过的时候。”杜父说罢却径直昏倒了过去。


------------------------


翌日,清晨,小区内太阳很是明媚。


石昊趁着这大好的时光出来散散步。说来也巧,那杜父昏倒过后,老梁便将杜父放在自己家中过了一夜,现在正要回家去,正面就这么与石昊碰上了。


石昊见了杜父,打了声招呼:“杜伯伯,早。”


杜父想着昨夜老梁的话语,便也回应了一声:“小昊,早。”


俩人打过招呼过后,彼此继续各走各的,互相走远了。


而石昊不久后来到了小区的操场上。


不得不说,这小区是个老旧小区,小区的操场已经有好些年头。


只见,现下这操场上头几个篮球场的地皮都已经被磨得凹凸不平。


而四周跑道上头去年才重新修建的沥青地更是质量奇差,一年就坏了。


石昊叹了口气:“我是不是该出钱来修修。”确实,以石昊如今的身价,莫说修一个操场,就算要将整个小区翻修一遍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不过,若真是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父母的居住环境,石昊却也不必如此。一来,可以等那B市四少将说好的新小区给建好,在把父母搬过去。二来,再不济也能直接在C市一块合适地段直接购买一套新房,现在就算别野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到底是修,还是直接搬走呢!”石昊犹豫了起来。


然而,正在石昊还在犹豫之时,突然,操场上头起了一阵惊呼声。


“哎呀!有人打架!有人打架!”一帮群众们呼喊道。


石昊循声看去,见有一男子被一群小混混模样的凶人追逐着。


细细看去,被追着的那个男子年纪应该与石昊相仿,还有些眼熟!


“咦!那人有些眼熟的样子呀!”石昊见那逃命的男子捉摸了起来。


“他是……,杜英?”石昊模模糊糊地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答案。


“杜英,他不是去做保安了么,怎么被人追着打呢?”石昊愈发疑惑。


“不管怎么样,杜伯伯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杜英还马上就要结果,先帮他解决一下麻烦再说吧。”石昊下定了决心便行动了起来。


只见,石昊霸气十足地冷眉一笑,冲了过去,喊道:“杜英,过来。”


被人追着的那个男子一听,冲着石昊看了一眼,“你认识我?你是谁?”


确实,这人真的就是杜英,不过,正如石昊对杜英不太熟悉,杜英其实对石昊也不太熟悉。相比之下,杜父与石父之间倒是经常有来往,互相帮助。


石昊大喊道:“我是石昊,杜英,你快过来,不管什么事情,有我在,大家都可以好好坐下来谈谈。都是成年人,拿着棒子追着人打,都是什么混混。”石昊这话毫无疑问就是指那些追着杜英打的人,都是混混。


杜英这时已是油锅上的蚂蚱,他听到石昊的名字,便也想起了这么一个人。


他又听石昊要救他,便再也按捺不住,撒开腿就跑到了石昊身旁,躲着。


“混混!”那群人倒也不追杜英了,反倒是齐刷刷地看向石昊。


“兄弟!你是那条道上混的?”那群混混们说。


“我走的道,铺遍四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石昊骄傲着。


“哦!”那些混混们目光严肃了起来,感情他们眼前这人还挺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