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49. 绝剑九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石碑上的文字,陡然在苏安然的眼前变得凌厉起来。


九道笔画,宛如九道剑气般扑面而来。


苏安然下意识的就要拔剑。


可是这些剑气的迸发速度远比他还要更快,眨眼间就已经刺入了他的眉心中,直冲神海。


苏安然大骇。


他现在已经不似以前那般无知,神海对于一名修士的重要性,可不仅仅只是神识感知那么简单。许多修士之所以无法开辟眉心窍,又或者是终生止步于凝魂境,都是因为神海有损。


这种损伤,或许在当时看来是属于可以忽略的,可实际上如果无法在第一时间就修补完毕的话,那么随着修士的修为提升,这点损伤也会渐渐扩大,最终形成类似于顽疾一样的存在,成为阻碍修士未来成就的祸根。


苏安然也是因为唐诗韵的提点,才知晓其中的利害。


此时被这九道剑气直袭神海,苏安然自然会感到惊慌。


但很快,他就平复下来了。


因为九道剑气进入他的神海之后,却仿佛像是受到了什么无形的力量压制一般,失去了那种狂暴的气息。


只是静静的悬浮在苏安然神海的半空中。


苏安然的意识,已经潜入到神海里,静静的凝视着这九道悬浮于神海之中的剑气。


这九道剑气有长有短、有粗有细,看起来似乎并非出自一人之手。


可那也仅仅只是从表面看来如此。


实际上,九道剑气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一致的。


或者说一脉相承。


给苏安然的感觉有点像是一门剑法里的不同招式。


略作沉思后,苏安然的意识就随着他的心念而动,轻触这九道剑气——他觉得,既然系统让他能够无视阻碍的触发这石碑上的秘密,让他感悟这里面的秘密,那么应该就不会害他才对。


下一刻,当苏安然的意识与这九道剑气产生接触的瞬间,他只感到自己的大脑传来了一阵轰鸣巨响。


那种感觉,就好比是被人用石锤狠狠的敲了一下脑袋。


可就在这种意识昏沉,眼前黑暗的环境下,却是有一道亮光于黑暗里迸发而出。


那是一片璀璨的华光。


让苏安然不由的感到了一阵来自灵魂的颤栗。


凌然的剑气,直击心灵。


在苏安然的眼前,九道长短、粗细不一的剑气,渐渐合并到一起,凝化为一个“剑”字。


只是看着这个字,苏安然的面前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名中年男子挥手舞剑的身姿。


他的动作简洁干练,挥剑而出的动作也只是剑招的基本动作,无外乎刺、劈、崩、点、撩等,可是随着这些基础动作的先后顺序不同,中年男子出手的剑招所形成气势、威力、波及范围等也就有了显著的不同变化。


前后一共九个剑招,却正好对应了剑法的九个基本动作,也符合了“剑”这个字的笔画数。


中年男子一气呵成的将九个剑招演练了一遍。


紧接着,中年男子的身形就变得透明起来,一道金色的光线,却是从他的身上浮现出来。


随后,中年男子又一次将九个剑招演练了一遍。


但是不同于之前的情况,这一次随着中年男子的剑招演练,金色的光线有时却也会变得极为明亮,有时却又没有任何变化。但这一幕落在苏安然的眼里时,他的内心却是产生了几分明悟:那陡然绽放出来的璀璨金光,就是剑招需要真气爆发的节奏点,也是剑招发力的关键节点。


紧接着,中年男子的身影再度透明许多,金色的光线也同样消失了,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道身影开始第三次挥剑了。


但与之前相比,这一次这道身影在挥剑时,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有一道金光也跟着从他的下腹处亮起,然后在其体内勾勒出一条金色的线路图。


苏安然知道,这就是剑招的真气运转路线。


在玄界,一门武技功法可不是只要有个姿势动作就能够施展的。


想要一门武技真正的发挥威力,除了固有的招式动作外,它还需要另外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真气的运转路线;另一个则是口诀的配合,也就是真气对剑招施以影响的关键爆发点。


只有招式,只是空架子,甚至连形似都算不上。


只有招式与真气运转路线,也只能说是形似。


只有招式、真气运转路线、真气爆发节奏三者齐备,才能真正的展现出一门剑法的威力。


中年男子的舞剑身影,以三次不同形象的演练,正好就符合了一门武技功法最为关键三个要素。


三次之后,透明的身影恢复了中年男子的形象,然后开始了第四次的演练。


只不过这一次,动作却是慢了下来。


九个剑招动作居然足足演练了两个时辰才算结束:从起手动作、发力、中途变化、剑招威力的控制、打击面的影响、剑招的衔接等等,全部流程都给苏安然演示了一遍。


在这一遍演示中,苏安然才惊觉,之前三次的演示都只是最为基础的剑招套路,并没有涉及到对敌的应用。只有从这一刻开始的演示,才是真正的用于实战的剑招演示,而不再只是空想而已。


九个剑招演示完毕,那道身影收剑而立。


不过就在苏安然以为结束的时候,中年男子却是再一次出剑了。


这一次,对方的速度并没有放缓,也没有再出现任何指导真气运行和爆发的要点,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在中年的面前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敌人。


这些敌人形态各异,有人类、妖兽、凶兽、鬼怪、半妖化的人形等等,甚至就连那些妖兽也有不同的体型和类别。


当然,数量也同样不等:既有单对单、也有一人迎战数个、十数个、甚至是数十个对手。


只是不管这名中年男子的对手数量有多少,对方到底是不是人,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成为了这名中年男子的剑下亡魂。


如此片刻后,九个剑招终于真正的彻底演练完毕。


然后,中年男子望了一眼苏安然。


这一刻,苏安然突然有了一种对方是活着的错觉。


可不等他开口,中年男子却是轻轻一叹,抬手将手中的剑一抛,他整个人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而那柄被他抛出来的剑,则再一次化作一道流光,射入苏安然的眉心,然后宛如流星般从他的神海里横空掠过,最终稳稳当当的插在了他神海那个海岛的正中央。


苏安然的意识再度轰然一炸,眼前所有的光华都彻底消散了。


如果此时有人出现在这个遗迹密室里,那么对方就能够看到,此时的他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对于外界的一切变化都已经彻底充耳不闻了。


就好像是感知被彻底封闭住了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安然的意识终于清醒了。


他发现,自己依旧站在那块刻画着长度不一的痕迹的石碑前,他的右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保持着刚才受到刺激时想要拔剑的动作。只是那块石碑,却不再有之前那种灵性,似乎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块只有乱七八糟划痕的石碑。


“绝剑九式……”苏安然凝视着眼前的这块石碑,轻声说道。


他能够感受到,在自己的神海里,突然多出了一柄锈迹斑斑,甚至还在不断散发着血腥味的铁剑。


这柄剑,看似平淡无奇,可是内里却是蕴含着一道极为凌厉可怖的冲天剑气。


那是一种仿佛要杀绝天下苍生一样的恐怖信念。


今时不同往日的苏安然知道,那就是剑魔的剑道之路。


是的,那名舞剑的中年男子就是昔年魔门的左护法,剑魔徐世明。


他所走的剑道之路,与四师姐叶瑾萱一样,都是“一剑灭万灵”的绝灭剑道。


很多剑修,之所以无法在剑道之路走得更远,就是因为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走什么样的剑道。


一剑破万法,听起来固然帅气得不行。


可是这条剑道之路首重在一个“势”字上,是一条真正一往无前,非死即伤的惨烈之路。


那些无法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剑修,自然无法契合这条剑道,也就无法领会其中的剑意。


同理,一剑毁万物则要契合一个“气”字。


剑气、杀气、傲气,皆是气。


这条剑道之路,是最容易走的剑道,但也是三大剑道里最平庸的一条,根据自身寻为根基的“气”所不同,最终的成就高低、方向自然也是略有不同。虽不是彻断绝了绝世剑仙之路,但也的确会比另外两条剑道之路更难抵达终点。


至于最后一条剑道之路的绝剑,从字面的“一剑灭万灵”来看,就知道这一条不折不扣的杀戮之道。


以杀止杀,这四个字几乎就是这条剑道之路的最佳诠释。


但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可实际上这条剑道之路的成长难度却也是仅次于第一条的“一剑破万法”。


因为这条剑道之路在走到最终时,它的唯一要求就是:要么不出剑,要么一出剑就必须死人。


如果心性不够坚定的话,走在这条剑道上的剑修,最终也只会沦为失去一切理智的杀戮机器而已。


剑魔徐世明之所以被称为“剑魔”,并不是因为他出身于魔门,而是他曾堕入魔道,成为一名只知道杀人的杀戮机器,彻底丧失了一切情感。一直到叶瑾萱前身的魔门门主出手,镇压住了徐世明,让他清醒过来,才终于摆脱了被剑奴役的下场——这也是他后来会加入魔门,甚至在叶瑾萱的前身陨落后依旧带领魔门与修道界抗争的真正原因。


绝剑九式,就是剑魔徐世明在恢复清醒后创下的剑诀。


这门剑技几乎融合了剑魔毕生的一切剑道精华,堪称是绝剑之道的最高巅峰产物。


甚至比起叶瑾萱自创的《翻云覆雨剑诀》还要更强。


以此剑法为基准,再加上剑魔最后的剑意凝化残留下来在苏安然神海里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可以说只要苏安然愿意的话,他未来的剑道成就就不会低到哪去。


只是这个代价,则是苏安然未来也只能踏上绝剑之道,无法走另外两条剑道。


内心略显复杂的苏安然,此时还没有真正想好是否要走上这么一条“以杀止杀、出剑必死”的杀戮之道。


事实上,苏安然更向往的其实是三师姐唐诗韵那一条剑道之路。


以战养战,不进则退的凶剑之道。


毕竟一剑破万法,几乎可以说是剑道之路的最高成就:世间万法皆可破。


悄然叹了口气,苏安然暂时没有去理会那柄存留在神海里的铁剑,甚至还有意以莫大的信念强行将这柄铁剑封存起来。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的神识稍一接触,就可以彻底激发这柄铁剑的剑意爆发。


通过感受这股剑意爆发的气势、威压,苏安然只要时常借此感悟,调整自身的心态和剑道之路,就可以提前锁定一个当世剑仙榜的名额——那柄铁剑的出现等于是让苏安然拥有了打开绝剑之路的钥匙。


当然,前提是他愿意。


所以沉思片刻后,他才决定,在眼下暂时还没想好接下来的道路前,他都暂时不打算解封这道剑意,只是让他老实的呆在自己的神海里,等倒哪天真的有需要时,在把他取出来使用。


弄完这一切后,苏安然并未在这个世界进行停留。


他反正在这些万界世界里,也不像其他人那般有着详细的任务目标和流程进度。


基本上,他进入这些世界时一开始就跟瞎子没什么区别。


而且,他还必须得随同一支修士小队一起行动,并且想办法让他们能够活着完成任务离开万界,因为只有则局昂他才能够免费的离开万界,否则的话他就只能采取另一种手段离开:花费五百个成就点开启离开万界的通道。


眼下既然事情已经忙完暂告一段落,苏安然自然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个秘境世界里。


事实上,如果是一般轮回者有机会重新进入这类已经冒险过,却又没有开启新的世界探索点,那么他们肯定会深度挖掘整个世界,甚至恨不得将整个世界的所有奇珍异宝都搬空才算是不虚此行。


但苏安然不同。


一般轮回者进入万界是可以获得类似于贡献点一样的奖励,毕竟这些世界可不是制造出来就被扔在一边吃灰的,所以轮回者哪怕是进入这些没有明确目标的任务,但是他们一样可以通过完成不同的支线任务,甚至是挖掘更多的贡献点,所以外来修士如果进入这里,可定会兴奋得发疯,然后开始不断搜刮各种财务了。


可苏安然不是啊!


他是万界的偷渡者,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贡献点送给他。


为此,苏安然在这些世界里的晃荡,基本也是以找一些奇珍异物来当作奖励。


眼下既然懒得继续在这个世界折腾,苏安然也就没有了停留的理由。


他宁愿回去找三师姐请教关于剑术武技的问题,让自己能够在五个月后的天元试练里斩获好名次,所以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花费了五百成就点,离开这个世界。


难得有一位来自五万年后,横压那个时代上下一甲子天才的狠人,苏安然觉得还是找三师姐教导要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