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今天先败一个亿 > 第1680章 千岁大人(3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准备了多久?”


殷慎声音闷闷的。


“什么?”


殷慎:“把我关在这里。”


初筝想了下,认真的回答:“从你软禁我的时候。”


殷慎:“……”


-


初筝准许殷慎联系外面的人,以免他的失踪,造成太大的麻烦。


“你不怕我联系人来救我?”


初筝靠在桌子边,手里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着,闻言,微微低头看他一眼:“他们能找到你吗?”


殷慎:“……”


殷慎不说话了,低头写字。


初筝看着他落在纸上的字,和他这个人一样赏心悦目。


殷慎写好信,问初筝:“我之前穿的衣服,你收哪里去了?”


殷慎身上的衣服是初筝后来拿过来的,他穿的那身早就被收走了。


初筝想了会儿,去拿了个盒子过来,里面装着一些小物件。


“干什么?”


“里面有信物,不然别人不信。”


殷慎压下那点情绪,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一同装进信里,递给初筝。


初筝也没检查,直接让锦枝进来。


从发冠到腰带,都在里面。


她都仔细的收着吗……


也不知道皇帝那边怎么处理的,总之整个朝堂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没有再生什么事端。


殷慎每天写写字,看看书,偶尔处理送回来的信件。


-


殷慎送了消息出去,外面到处搜查的人突然就消停下来。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会棋差一招,沦为她的阶下囚。


可是他喜欢她啊……


殷慎当初想将初筝关起来,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应该属于自己,从身到心,永远都属于自己。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初筝对他抱着同样的目的。


每次看见她,他就只想好好的看着她,不管她对自己做什么,他都可以接受。


殷慎偶尔也觉得自己疯了。


最初也确实是他先想这件事,所以他连责备她都做不到。


他也不忍心。


这里可以晒到阳光,整个屋子的采光极佳,可见屋子的主人选这里的时候,什么都考虑到了。


“想出来透气吗?”初筝的脑袋忽的出现在窗户边。


一个女人而已……


殷慎呼出一口气,放下手里的笔,走到窗户边,隔着铁栏杆往外面看。


殷慎并不掩饰自己的喜欢,眼底盛着他心尖上的人儿,眉目间都是笑意。


“你会让我出去吗?”


明眸皓齿的少女,身后仿佛有万丈光芒,被她吸引,为她沉沦,她是这世间唯一的颜色。


殷慎心跳微微加速。


初筝点头。


殷慎笑容加深:“真的?”


“当然,你的要求我都会满足。”反正跑了再抓回来就是,怕什么。


殷慎挑眉:“什么要求都会满足?”


他张口就是十几样食物名称,关键是根据初筝的记忆,这些东西都不在同一个方向,几乎遍布全城。


初筝冷静的握拳:“吃什么不一样?”


初筝继续点头,心底却有点谨慎,好人卡笑得她毛毛的。


很快初筝就把好人卡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个遍。


初筝忍着怒火:“行,你等着。”


殷慎继续提要求:“小初,我要你亲自买的。”


殷慎挺无辜的眨下眼:“小初,你不是说什么都会满足我的吗?我现在只想吃这些。”


“……”


看把你给能的!


殷慎见初筝不说话,很无辜的问:“小初,不可以吗?”


“……”


呵,你咋不让我亲自做呢?


-


两个时辰后。


殷慎那一脸‘你刚才说什么都能满足我,现在就要食言’的表情,看得初筝很想……打他。


初筝最后在心底默念几遍好人卡不能打,洗完脑后,咬牙:“等着。”


你不吃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灌也给你灌下去。


初筝气势汹汹的回来,将买的东西拍在殷慎面前。


吃!


“小初喂我。”


“没长手?”


殷慎眨下眼:“小初,你好凶。”


初筝瞪他一眼:“赶紧吃。”


你在外面可不是这样的,你千岁大人的面子不要了吗?


没长是吧!


殷慎将手缩进袖子里:“没长。”


初筝:“……”


初筝:“……”


太阴险了!


我给你砍掉!


【小姐姐,你冷静点,你要是砍掉了,你可得天天喂,你想想,恐怖不?】


身为系统它太难了。


这个小姐姐太难带。


那还是不砍了。


【……】呼,虽然觉得小姐姐可能只是说说,但保不准她突然抽风,突然就想干了呢!


殷慎:“……”


殷慎起身走到房间的镜子前,对着镜子调整面部表情,镜子里的男人仗着自己有张好看的脸,做出任何表情来,都有令人神魂颠倒的资本。


隔壁小姐姐多好带啊,积极向上,每天都在努力,哪儿像它这个,每天都要气得它吐血三升。


“你爱吃不吃。”初筝并不知道王者号在吐槽些什么,扔下殷慎气呼呼的出去了。


镜子里的人时而禁欲,时而魅惑,时而又无辜单纯。


殷慎最后叹口气,坐回桌子边。


小初喜欢什么样子的他呢?


殷慎在底层生活太久,变脸是生存下来的必备技能。


像她一样甜。


殷慎又吃了两块,他忽的发现包这些点心的最外层的纸好像不太对劲。


他打开初筝放在桌子上的纸包,都是他说的东西,殷慎随便挑了块点心放进嘴里。


真甜。


看名字,正好就是这家点心铺子的。


殷慎:“……”


殷慎将那层纸抽出来。


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的纸,分明是店铺的地契。


殷慎捏着那十几张地契,心情复杂。


初筝大概是被气到,晚上也没出现。


殷慎迅速打开其他的看一遍,确定都是同样的包装。


拿这样的东西来当包装纸,也只有她干得出来。


“小姐给钱啊。”


殷慎差点被这个答案呛到。


殷慎问过来送晚膳的锦枝,锦枝也表示不知道初筝去哪儿了,她没在府里看见人。


“你为什么要跟着她?”


锦枝望向殷慎:“千岁大人,小姐说了,不管你开价多少,她都会多开三倍的价,所以您别从我身上白费力气。”


“她给你多少钱?”


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殷慎:“……”


他就随便问问。


锦枝礼貌的笑一下:“您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