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都市狂尊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铜像全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碎叶盟和景祥会的人把位置让出来一些,人们立刻蜂拥而上,朝着石像冲去,看这架势,哪里像要停的样子,根本就是直奔石像跟前去的。


“不要再靠近了!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宽额男子厉声说道,一群中年男子个个神色冷厉,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不要怕他们,我们人多!”


“冲过去,这宝藏就是我们的,人人有机会成为七品高手!”


“滚开,挡路的都是狗!”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藏在人群里不断挑唆,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反正早晚这石像都要被探索,傻子才会等到以后再来,到时候汤都没的喝了。


有长老低声斥责道:“蠢货,我们好歹也是名门大派,能跟这些穷比一样恶狗扑食?这些臭鱼烂虾就算一拥而上又能抢到什么?何况你当景祥会、碎叶盟和镇气门是吃干饭的?”


“放肆!”宽额男子一声咆哮,额头上的黑气如同浓雾一样飞快朝着四周散开,这些雾气阻隔性极强,短短时间笼罩住方圆几十米的范围后,里面的人感觉自己就像陷入泥水中的鱼,行动变得困难起来,浓雾超过一两米就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一阵阵惊慌的叫骂从雾气中传来,十多个他带来的中年男子齐齐钻了进去,随着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一个个之前冲进去的人惨叫的被丢了出来,个个都受了不小的伤。


一些有规模有名气的门派势力倒还好,这也让宽额男子暗暗松口气,如果连这些人都乱来,那今天就太难收手了。


“妈的,好端端的消息到底怎么就传出去了,否则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足准备。”他的心中暗骂一声,眼前的场景即便是他都有些慌乱。


“我们为什么不趁机上去?”此时邢道门中有弟子悄悄问道。


“你们是觉得我们做的太过霸道了?”宽额男子冷冷一笑,四周的黑雾潮水一样被鲸吞而去,弥漫在他身体四周最后全部回归额头,渐渐隐没。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这么绝情吧,一下就打伤了三四十人,如果我们不在这里,他们会不会死在这里?你们跟魔教有什么区别?”有老者字字戳心的质问起来。


宽额男子嚣张大笑:“可笑!这衣冠冢是我们碎叶盟的,你们这群不请自来的还有什么脸说这些,让你们看一眼都是我们大度了。何况我们这里有三方势力,如果还是不满意,可以尽管上来试试,看你的嘴能不能说服我的拳头!”


“你们好狠的心,我们不就是想近距离围观一下这石像,招你们惹你们了?”有人愤恨的煽动起情绪,被打伤丢出来的或者围观的纷纷点头,感觉他们做的确实过分了。


“这黑色雾气已经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神通了,这宽额男子不简单。”萧石对这黑雾也有些忌惮,他的感应力竟然穿透不进去,隔着不到十米就被阻拦了,可想而知它在实战中的作用。


把他拉上云霄门,也可以作为第四代弟子进行培养了,如果能再年轻二十岁的话。


“你们的铜像呢?”一名背后背着一个琴盒的男子低声说,他代表碎叶盟负责石像的开启工作。


“铜像?”镇气门的人面面相觑,脸色不由自主变得难看起来。


宽额男子被气的一佛入世二佛生烟:“连铜像都被别人全部抢走了,一个都不剩?”


老者被气的满脸通红,反对质疑的声音也小了很多,这宽额男子倒是说的没错,人家光一个联盟的就有三方势力,欺负他们这些不守规矩的,那还不是简单轻松无比。


为了确认石像可以打开,碎叶盟配合镇气门的人也在忙碌,在石像底座有一个石门,打开以后是一组锁槽,锁槽是左右各十二个孔,对称分布,模样全部都是小号雕像的样子,如果萧石在这里,就可以发现自己收缴来的那些铜像,刚好可以放到这里面。


碎叶盟的人对此做足了准备,他们负责的十二个铜像此时已经被拿来,全部都在早些时候注满了精气,一个个被安放在锁槽里,现在还缺另一边的十二个。


一个冷气森森的声音传来,大群镇气门弟子蜂拥而来,将围聚在旁边的人群全部挤开,不怀好意盯着青雷等人。


小鼻子的矮个子老者似笑非笑,他也很难接受,噬气部竟然栽在这群叫花子一样的人手里,小门小派,要人才没有,要药材也没有,要什么都没有,是如何有胆量和底气来挑战他们的底线的?


镇气门也许不为人所知,但名气却还是有的,他就不信噬气部的人没有搬出他们的名头,这奔雷门的人真是该死,不过这也无所谓,他活的大半辈子里,找死的人见过不少,今天不过恰巧又遇到一批而已。


他的心中倒抽一口冷气,实在为镇气门这猪队友感觉不可思议,那么多人藏在昌盐一个小地方,千方百计弄到藏身的地方,结果被一个小门派干的干干净净。


原本他可以对这奔雷门视而不见,可现在不行了,没有铜像,石像的锁槽可就放不满,打不开!镇气门那边的铜像即便还没有储备满精气,却也比他们从头去制作要靠谱的多。


“奔雷门何在?”


他的目光落到何月身上,又扫到阿青,急忙在奔雷门众多的女弟子之间逡巡,表面上看做依旧皮笑肉不笑,实际上眼睛已经微微眯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找我们什么事?”青雷等人早就已经预料到有这么一天,三十多个镇气门的弟子啊,几乎一个都没逃掉,萧石收缴了他们十多个铜像,这仇可结大了,更别说还宰了几个。


奔雷门此行人不少,但论能力当然远远不能跟镇气门这样的大门派比,此时众弟子脸上都难免充满了慌张。


把这些乡巴佬的表情收在眼底,段广平心中又是冷笑又是得意:“得罪了我们镇气门还敢大摇大摆出现在我们的地盘,这年头怪事真是多,我真的想知道你们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哈哈哈。”他身后的弟子哈哈大笑,同样觉得很有趣,是不是太平日子过太久,连一些基本的生死常识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