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我和美女上司 > 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 疯狂(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来自省委书记李兆正的制约,孟何川最近一段时间却一直都是有恃无恐的态度。


尤其是沈国平即将担任东岭省委书记的事情被确定,沈国平私下和自己打过招呼之后,孟何川也是变得更加自信了。


前锦川省委书记沈国平,虽然之前在接受相关调查时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可是孟何川的却非常清楚,这位前锦川省委书记只是看起来道貌岸然。


沈国平曾在中投公司担任重要职位,当初孟何川能任中投海外总经理,也是得到沈国平的提携的。


同样孟何川一度成为燕京的红人,除了自身在海外的投资收购工作做的非常出色之外,也是一直颇受沈国平的父亲沈从荣书记赏识。


孟何川能够靠近沈家,自然也是因为沈国平的原因,如此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实很不一般。当然这层关系,外人知晓的并不甚多。


中投公司不能说人才济济,可是论能力不在孟何川之下的也是大有人在,孟何川当初虽然被调任中投,但是想要脱颖而出也并非易事。


直到后来沈国平私下让孟何川通过中投海外,转移了一笔资金后,才逐渐得到沈国平信任,最后成为中投海外的总经理。


孟何川对于官场上的所谓清正廉明,一直都是嗤之以鼻的态度,原因就是见惯了太多被标以模范、榜样高官的真面目。


燕京沈从荣书记为人铁腕,不徇私情又怎样,他的两个儿子那么贪,他竟然毫不知情,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重拳出击大抓腐败贪污问题,在孟何川看来除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不然如沈国平这般的人为何还会相安无事?


其实很多人很难理解,类如沈国平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贪?其实原因很简单,主要还是沈国平的儿子,没有成功走上仕途之路罢了。


毕竟并不是谁都能走仕途这条路的,不然燕京也不会有那么多纨绔子弟。


类如沈家的子弟不从政自然是要从商的,然而沈国平的儿子沈方平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几次经商失败后为了东山再起,沈国平只能通过一些方法为儿子提供一些资金。


沈国平之前在中投公司的位置,让他可以很轻易地动用很多资金,如此一来二去,不知不觉就发现有些事情已经无法弥补,只能选择掩饰了。


沈方平虽然没有太多经商头脑,可是却乐衷于做一个商人,也许他是像学自己的三叔沈从虎吧,可惜相比沈从虎,沈方平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后来沈国平调任锦川,沈方平的房地产公司才有了起色,毕竟有父亲的资源提供,在锦川省的房地产开发上谁又能争的过沈方平这个衙内?


可是沈方平却不懂低调收敛,在锦川省强拆强建,不惜一切手段打压同行,而自己的项目又存在诸多豆腐渣工程。


这些事情虽然并没有人说,却都是默默看在眼里的。


终于在沈国平即将调任燕京前夕,燕京张家就沈国平父子在锦川的事情开始做文章了。


身为锦川省委书记的沈国平虽然也是极力想保儿子,可是太多太多的问题就摆在明面上,沈国平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以至于最后沈国平只能主动“大义灭亲”,亲手将儿子沈方平送进监狱,为此沈国平也受到一些牵连,最终只能平调东岭省。


当然东岭省也是个好地方,各方各面都充满发展机遇和潜力,这对沈国平的政绩帮助也是非常大的。


外人都知道沈方平已经被判入狱五年,可是事实上,这位应该待在监狱中服刑的沈大少,如今却改名换姓,安然无恙地坐在孟何川的临山市委书记办公室里。


如今的沈方平不仅改名换姓,连公司也都换了,方圆地产公司。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沈方平即便是改名换姓,也不便冒然来东岭省,毕竟还是有很多人认识他的。


沈方平之所以跑到了孟何川的办公室,对他自己而言也是有诸多苦衷的,如自己在锦川省经营多年的地产公司,已经破产倒闭了,个人资金账户被冻结等等。


可以说经过这一番麻烦之后,沈方平已经是一穷二白了。


当然对普通人而言,沈方平自然不是一穷二白,可是对于穷极奢华惯了的沈大少而言,手里没有大笔资金真的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沈方平这次冒险来到东岭省临山市,就是希望通过孟何川换取钱财的。至于他的方圆地产公司,不过是个皮包公司而已。


这个时候,沈方平想通过孟何川接权生财,对孟何川而言也算是禁忌的事情了,毕竟孟书记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孟何川竟然大手一挥,指着办公桌上临山市地图中心,对沈方平说:“小方总,这块地你看怎么样?”


“这……孟书记,这不是你市委附近吗?”沈方平看着孟何川所指的位置也是不由地惊讶。


沈方平此行虽然是想通过孟何川借权生财,可是却也没有想到,孟何川竟然将手指向寸土寸金的临山市中心。


“就是这里,如果我把市中心的改造项目给小方总,相信小方总肯定能很快翻身的。”


“这样是不是太高调了?”沈方平忍不住打量孟何川,这种事他之前还真没有想过,“其实城郊也可以的,没有必要这么高调。”


“小方总如今房地产业的形势,你应该也清楚的,你在城郊拿地我这边没有问题,就怕到时候赚不到钱呀。”


孟何川此言让沈方平不由点头,如今的确不比以前,房地产开发生意不好做了。当然黄金地段依旧倍受追捧。


“可是市中心这个地方要怎么拆?”沈方平忍不住又问,毕竟城市中心区的拆迁整改,那绝对不是孟何川一个人说了算的。


“这一点小方总不用担心,燕京方面之后会有相关指示的,关键是小方总想不想拿这个地方了。”


“确定不会有问题?说真的孟书记,我最近也是被整怕了的。”


“如果有问题,小方总觉得我这个临山市委书记跑的了吗?”


“那倒也是,既然这样,我就先等孟书记好消息,国内这段时间我不能常待,需要去国外躲一躲才行。”


“放心吧小方总,我怎么说也是被沈国平书记一手提拔的,临山这边事情,你无需过多操劳,我会尽量帮你办好都。”


“那我也祝愿孟书记前程似锦了。”沈方平此时眉开眼笑,也是觉得自己这次临山之行,那是真的没有白来的。


“多谢小方总吉言。”孟何川很是爽快地笑了起来,然而他的内心却是毫无波澜。


前程似锦?自己一手把燕京张家和沈家的人都牵到了临山市,恐怕以后已经毫无前程可言了,唯一的收获恐怕也只有金钱了。


孟何川近乎疯狂地把临山天桥区民营经济区,以及市中心的一片黄金地段拱手送人,这在以后肯定会爆发诸多严重问题的。


对于这些,孟何川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


至于孟何川为何会有如此疯狂之举,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他已经看到了自己仕途无望,趁机敛财罢了,至于后果什么的,完全与自己无关。


是谁让孟何川坦然撕去身上的伪装?其实就是凌正道!


凌正道这段时间在东岭省的表现,让孟何川意识到自己是斗不过凌正道的,对他而言,凌正道就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如果不是因为凌正道,已经怎么可能会受到李兆正的如此制约。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孟何川已经决定放弃仕途,当然不能如此白白地放弃,不趁机在大捞一笔的话,那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


果然贪污腐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贪污腐败背后还有孟何川这样的疯狂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