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龙城 > 第一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娜曾经对他说,你不要做杀手,想办法逃出去。


他问为什么,安娜说,你胆小心软。


安娜第二年就死了,死在一个光头手上。半个月后,他杀了光头。


人都死了,只剩下他还活着。


龙城坐在光甲的肩膀上,看着满地的尸体,手指夹着断了半截的烟,这是从老野身上找到的。他不会抽,也找不到火,学着老野把烟往嘴里塞。他手在抖,嘴唇哆嗦得厉害,塞了几次才塞进去。


他有点怕。


他记得安娜说的话,他要逃出去。


天阴沉沉,风里带着腥味。啪嗒,豆大雨滴落在他脸颊,下雨了?他忽然意识到不对,伸手抹了一把,手指染红。


他抬起头,鲜红的血点从天空倾盆而下。


血红的雨幕,轰隆之声在不断接近,一团巨大的阴影在缓缓逼近。


一架残破的黑色人形光甲穿过红色雨幕,它的左肩到腰部彻底撕裂,露出驾驶舱。驾驶舱也只剩下半截,裸露在空气中。一位脸色苍白的男子坐在上面,头发湿哒哒贴在脸上,鲜血蜿蜒流淌而下,他朝龙城笑。


龙城瞳孔收缩,教官!


地面的鲜血漫过光甲脚踝,如同血海。


龙城没有一丝犹豫,飞快钻进驾驶舱,闪电般戴上脑控仪,关上驾驶舱,启动光甲。


刚才他明明杀死了教官……


嘴里还咬着半截烟,嘴唇忽然不哆嗦了,脸色还是苍白,神情变冷,手很稳定。


他能杀得了一次,就能杀第二次。


“01,你是我教过最好的学生,是最好的杀手,最好的杀戮师士。”


轰隆轰隆,地面在震动。


一架架残破不缺的光甲穿过血色雨幕,这些光甲龙城很熟悉。


他觉得有点冷,气温下降了吗?


蓝色那架是疤脸的,疤脸打架很凶,就是嗜酒,龙城在他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扭断他的脖子。


拿盾的那架是琼,受伤退下来的杀手。他在训练营担任教员,脾气暴躁,受伤部位是颈椎第三根骨头,转头不灵活,操作光甲也受到影响。龙城驾驶光甲从背后掩杀,一击中的,没有让他发出警报。


“01,你以为杀光训练营所有人,就能逃出去吗?”


轰隆轰隆,光甲大军缓缓逼近,雨声很大,教官的声音回荡不休。


“回来吧,01,你属于这里。”


龙城抿着嘴,脸色很苍白,没有丝毫动摇。


没死?那就再杀一次。


忽然,他胸口剧痛,他低头看去,一只手掌穿透他的前胸,抓着一个血淋淋的心脏。新鲜的心脏在噗噗跳动,教官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01,你属于这里,你不需要它。”


啪,握着他心脏的手掌猛地一捏,心脏爆裂,血浆四溅。


难以言喻的剧痛,仿佛失去最重要的东西,龙城痛得无法呼吸,强烈窒息感笼罩他。


呼,龙城睁开双眼,猛地坐起,他喘着粗气,浑身被汗水浸透。


房间内没有开灯,借助舷窗外微微的星光,房间内一切在龙城眼中纤毫毕现。


是个梦。


他坐到舷窗前,凝视着窗外的浩瀚星空。


他不太明白其他人为什么抱怨院里抠门,说是最廉价的底舱票,可是又不用他们出钱。想想自己的100信用点完好无损,龙城就有点小开心。新年院里会给每个小孩五十的压岁钱,他在院里度过两次新年,存了一百。抱怨房间太小没有洗手间,可是楼道里有公共厕所,很干净。床也挺舒服,比训练营好得多,训练营里的床硬得像木板,还经常要睡野外,碰到下雨就惨了。抱怨隔音差噪音大,龙城觉得更是无稽之谈,飞船引擎的轰鸣比蛇兽虫鼠的叫声安全得多。


何况他的房间还有舷窗。


房间本来是大头的,他和大头说,他想住有窗的房间。大头脸色铁青瞪着他,他拿到房间。


大头块头很大,头也很大,所以被大家喊作大头。


龙城不喜欢大头。


不是因为大头喜欢欺负别人,也不是他的脑袋不灵光,是因为他是光头。


龙城会想起安娜,这么多年过去,他有的时候还会想起她。


前年,他十二岁,成功逃出训练营。经过三个月潜匿逃窜,“无意”被一家孤儿院发现后收留。他有了自己的名字,龙城。孤儿院每年都会收留很多孤儿,为了方便,他们一般用起名软件,软件每次会随机显示三个名字,最后由院长拍板。


院长说但使龙城飞将在,希望他能做个英雄。


龙城不想做英雄,他不敢告诉院长,他不是好人,他杀过人。


龙城喜欢孤儿院,虽然要干活,院长阿姨们的脾气不好,但是给他饭吃,不用杀人。


龙城以为美好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


半个月前,院长告诉龙城,他必须要离开孤儿院。院里收到了领养申请,他将被一位老太太收养。


龙城和院长说,他哪儿也不想去,只想留在孤儿院。


院长告诉他,这是法律规定,院里如果违背会被罚款甚至吊销资格。


龙城不想孤儿院被罚款和吊销资格,他答应了。


他要被送到一个叫做岄星的地方。


坐在舷窗前,看着窗外,龙城叹了口气。如果安娜在就好了,她的脑瓜子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像自己这么不知所措。


飞船每一次停靠,都会有一些孤儿下船,他们会被送到该地的领养家庭。


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少,龙城也越来越安静沉默。


大头倒数第二个下船,他提着行李和龙城告别,他的眼眶通红。龙城没说什么,上前拥抱大头一下,拍拍大头的后背。大头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在院长的催促下,他提着行李下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一边回头挥手。


隔着厚厚的落地玻璃窗,龙城安静地看着大头远去的身影,大头那么强壮敦厚的身板,在人潮中是如此渺小。


一起生活了两年,龙城和他们没有成为朋友。


也许大家以后再也见不到。


宇宙很大,他们很小。


大头的身影消失在人潮,心里空落落的龙城默默转身回房间。


连续二十二天的飞行,同行的院长看上去很疲惫,她笑着问龙城准备好新的生活了吗?


龙城说没有。


院长看了他一眼说看你这么平静以为你不紧张。


龙城没吭声。


院长安慰他说慢慢就会适应。


龙城嗯了一声。


下船时候,院长一直在絮絮叨叨叮嘱低着头的龙城,到了新家庭一定要好好听话,手脚勤快一点,乖巧懂事些,不要顶嘴要爱干净,如果遭到虐待给他们发邮件等等。


院长虽然不让他继续待在孤儿院,平时也会骂他们,但是个好人。


龙城说谢谢院长。


院长有些诧异,也有些感动,摸摸他的脑袋。


锈迹斑斑的货运飞车内,呼吸着烂菜叶的空气,龙城一动不动坐着,他觉得现在自己是不是像庙里的泥菩萨。他不太擅长面对陌生人,除了沉默,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在他对面坐着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头发雪白,对他微笑。


龙城忽然有些紧张。


老太太说龙城啊,不要害怕。


龙城没有吭声,他不害怕,他害怕的时候手脚会凉,因为老太太打不过他。


老太太笑着说以后喊她奶奶。


龙城犹豫了一下,说奶奶。


老太太笑得很开心,连声说乖孩子。


龙城没有吭声,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


驾车的男人是老太太的侄子,叫根叔,长得很壮实,比大头还要壮实。穿着军绿色的背心卡其色工装裤,叼着烟嘴咧嘴朝龙城笑,露出满嘴黄牙。


龙城觉得他笑得不好看。


车窗外高楼林立,金属大楼就向刺向天空的银剑,各种各样的飞行物汇集,就像卷上天空的浪潮。


注意到龙城的目光,老太太说我们住在乡下。


龙城松一口气,他不喜欢城市。


逃出训练营之后,他在很多城市流窜过。人们看他的目光很警惕,就像他看别人,他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进过训练营。城市灯很亮,但是冷冰冰的,人很多,也是冷冰冰,就连光甲引擎喷射的光芒,都是冷冰冰。


巍峨的城市被远远甩到身后,飞过连绵不断的山峰,五颜六色的大地闯入龙城的视野。


龙城瞪大眼睛,他觉得太漂亮。


注意到龙城的惊讶,老太太爽朗的笑了。她告诉龙城红色的是辣椒番茄园,绿色的菜苗,灰扑扑的是药材园,蓝色的紫甘芽菜。


龙城问为什么紫甘芽菜不是紫色而是蓝色?


老太太又笑了说因为它会结出紫色果实。


根叔笑得前俯后仰,龙城觉得根叔有点奇怪,这有什么好笑?而且还把飞车开得扭来扭去,要是在训练营肯定要挨教官鞭子罚三天不准吃饭。


飞车降落在一个农场,十二座低矮的木制房屋,刷涂一新。听到飞车的轰鸣,不断有人走出房屋,朝天空挥舞手臂。


龙城还看到很多造型奇怪的铁疙瘩,有着类似光甲的躯干,连接着铲斗,有的是带齿轮的滚轮,上面还有泥土。它们比一般光甲要粗壮敦厚,模样有点像根叔。它们被重新喷漆涂装,还戴着花环绑着红布,看上去有些滑稽,就像一排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根叔站在农场的入口。


第一架铁疙瘩胸口写着红色的大字“热”,龙城有点奇怪,机器也会热?


第二架铁疙瘩胸口也写着红字“烈”,龙城一架架看过去。字很丑,歪歪扭扭就像根叔开的飞车。


热烈欢迎龙城回家。


龙城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