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827章 如果我死了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吃完早餐一起出了别墅。


冯璐璐坚持不让洛小夕送她去医院,今天是上班日,而且医院离得也比较远,她不想洛小夕太忙碌。。


“你放心,我从医院出来,马上给你打电话。”冯璐璐一再保证。


洛小夕也不勉强,亲自送她上了网约车才放心。


洛小夕也准备开车离开,忽然从后视镜里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立即下车叫住那人:“高寒!”


高寒胡子拉碴,一身疲惫,站在角落里默默目送冯璐璐乘坐的车子远去。


直到看不到车影,他才转过头来看向洛小夕。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洛小夕问,“你知道璐璐一直等着你吗?”


“知道。”高寒回答。


洛小夕本想质问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现身,但看他风尘仆仆的模样,应该也是执行任务刚回来,嘴边的质问又咽了回去。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她问。


高寒苦笑:“我还能怎么办?”


是的。


其实洛小夕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这大半个月,璐璐过得很不好,”洛小夕告诉他,“她失眠,每天喝酒才能睡着,她怕我们担心,什么都不肯说,都是一个人扛着。”


“高寒,如果你们不能在一起,就别再伤害她了,我怕璐璐撑不下去。”


高寒何尝想伤害她。


这些天在外执行任务,他每次都冲在最前面,大家都说他不要命。


有时候他脑子里真会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就那样死了也好,他不会再痛苦,冯璐璐……也会得到真正的解脱。


“小夕,你说,如果我不在人世了,冯璐会不会生活的会不会好一点?”


高寒的声音,低沉沙哑。


闻言,洛小夕被吓住了,她紧忙开口,“高寒,你别胡思乱想!你和璐璐任何一个有事,剩下的那个下半辈子就废了!”


她的话像利箭插入高寒的心,撕裂般的痛意让他获得了些许清醒。


“我明白应该怎么做。”他转身往小区内走去。


洛小夕说得对,他和冯璐谁都不可以有事。


为了她,他会好好活下去。


为了让她好好活下去,他要更加绝情。


**


李维凯看着眼前这张憔悴的脸,眼底不禁浮现心疼。


琳达悄步走进,她本想要将手中的资料递给李维凯,也不由地愣住了。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李维凯,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却又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硬。


这些都是因为正躺在催眠床上熟睡的女人,冯璐璐。


她不知道他和冯璐璐有什么样的故事,但她很喜欢此刻的李维凯。


现在的他,才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病得很重吗?”琳达走到他身边,小声询问。


对催眠的病人来说,这样的音量是绝不会吵到的。


李维凯点了点头,“她伤得很重。”


“她的身体,”琳达仔细观察站冯璐璐,“没有任何外伤。”除了憔悴。


“有时候,心里的伤更能让人致命。”


其实你也是,对吧,琳达在心中说道。


“连你也没办法把她治好?”琳达问。


李维凯苦笑:“我真的很希望,我能治好她。”


他的无奈那么浓,连她都感觉到唇


位病人误会很快就能轮到自己。


“你好,我是医生李维凯,你有什么问题?”李维凯上前,刻意比琳达往前半步,下意识的护住了她。


琳达看了一眼他的侧脸,顿时心如小鹿乱撞,立即又将脸低下了。


真奇怪,她在这儿也三个月了,今天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她还不知道,心里有情了,怎么看都顺眼。


“你是医生是不是,你为什么只把时间给她一个人!”病人忿忿不平的指向门口。


冯璐璐正从里走出。


冯璐璐愣了一下,看着急躁的病人,她道,“不好意思。”


“冯小姐,你没必要道歉,”李维凯打断她,同时跨上前一步,将她挡在了自己身后,“病人的治疗时间是视具体情况而定的,每个病人都是如此,这位先生如果不适应,可以换一家医院。”


他看向琳达:“把这位先生的病历调出来给他。”


说完他转身就走。


病人瞪着李维凯的身影无可奈何,忽地将愤怒的目光转到冯璐璐身上,“我打死你这个祸害!”


音未落拳已至,眼看冯璐璐躲无可躲。


李维凯已往前走了几步,也来不及拉开冯璐璐了。


说时迟那时快,似乎从天而降一只大掌,紧紧握住了病人挥出的拳头。


时间在此刻静了一秒。


冯璐璐看清来人,眼里满溢惊喜:“高寒!”


病人的拳头打不出去又抽不回来,不由恼羞成怒,“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


高寒淡淡挑眉:“在医院闹事,简称什么,你知道吗?如果院方报警,不是调解那么简单。”


病人愣了愣,脸色明显怂下来:“那……那会怎么样?”


高寒凑近病人,小声说了几个字。


病人顿时面如土色,收了拳头快步离去了。


“你的病历……”琳达匆匆走来。


病人非但没有停步,溜得更快了,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


李维凯冲高寒挑眉:“你跟他说了什么?”


“一点普法知识而已。”高寒淡声道。


冯璐璐已将高寒上上下下的打量,确定他完好无缺没有受伤,她抑制不住开心的迎上来:“高寒,你是来接我的吗?”


高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复杂无法形容,然而,他却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


冯璐璐立即跟上了他。


李维凯看着两人的身影,不由黯然出神。


“李医生,他就是可以治疗冯小姐的药?”琳达忽然问。


李维凯回过神来,俊脸立即冷下:“他是冯小姐生病的原因,有他在,她的病永远也不会好。”


说完,他冷着脸回办公室了。


又丢来一句:“明天的预约全部取消。”


琳达眨眨眼,高寒是冯小姐的病,冯小姐是李维凯的病,现在李维凯又成了她的病……病病相害何时了。


冯璐璐跟着高寒到了停车场。


她渐渐察觉到不对劲,脸上高兴的神色已经荡然无存,连脚步也慢了下来。


她没靠近他的车,而是在几米开外默默看着。


只见高寒打开后备箱,拿下了一个行李箱。


这是她当初带到别墅里的行李箱。


“你的东西全都在里面了。”他说。


冯璐璐忍不住眼眶一红,“高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