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极品透视眼 > 正文 第109章 男人间的交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人群中都在讨论王之我送凌天德礼物这一幕,早就忘了之前王之我的窘迫,不少人已经开口,开始夸起了王之我。


“王少真是有心了,看来对凌小姐是真心的。”


“确实,不然的话,怎么连凌月父亲的爱好都准备好了礼物。”


“这小伙子就差一点了,怎么当人家男朋友的。”


“还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怀疑那块血玉石就是凌月自己找的,然后找人演了一出戏。”


王之我冷冷的看了黎小明一眼,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得意,现在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能准备这么多东西,你能吗?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哪能想到这么多。


就在这时,人群中以及王之我被黎小明的话喊懵了。


“凌叔叔,等等!”黎小明把凌天德叫住,在凌天德疑问的目光中,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也拿出一个袋子。


他摸了摸鼻子,要不是早有准备,还真要被王之我那个人渣比下去了。


虽然他之前准备的是散会之后,单独和凌天德聊一聊,顺便把这个东西送出去。


但是现在看来,得先拿出来镇场子。


如果之前他还不知道凌天德会不会喜欢他的礼物,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凌天德拿到礼物会哭。


“凌叔叔,巧了,我这里刚好也有一方砚要送您,您先鉴赏一下。”黎小明高声道,吸引了在场的注意力。


听到他这么说,凌天德眉头一皱,倒不是厌恶黎小明,而是担心。


一方古砚是很难找的,特别是那些真正有价值的,现在黎小明说他准备了一方古砚,万一是极为普通的,那就被王之我的比下去了,黎小明脸上不好看,小月儿脸上也不好看。


“小明,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之后咱们再看吧。我们还有事要说呢!”凌天德婉拒道。


王石看到这一幕顿时笑呵呵的说道:“凌书记不要这么着急,都是孩子的一份心意,就算比不上我家之我送的,但是心意最重要。”


黎小明看了他一眼,自然明白话中的重点,那就是比不上。


呵呵,老东西,待会等着啪啪打脸吧。


黎小明从袋子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方砚。


“哈!”看到这一幕,王氏父子都快笑出声来了,这小子真的是来搞笑的吧,这分明是拿来了一块石头。


黎小明拿出的正是昨天的那块更像石头的砚,不过现在这块石头一半经过打磨,露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凌天德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僵,想到了他拿不出好东西,但没想到拿出个这,这分明是在开玩笑。


众人看到黎小明掏出的东西,顿时笑喷了,无他,与其说这是一方砚,不如说这是一块像砚的石头。


就算你不懂砚,你随便买一块,也比你捡块石头强啊。


“嗤。”王之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说道:“黎兄弟,如果你没钱买,可以和我说,我借给你,你也不用拿一块石头来吧。你这是对凌


叔叔的不尊重。”


“住口!”王石一脸严肃的喝道。


姜还是老的辣,王石一眼就看出来凌天德不对劲,情绪很激动,虽然面对的是一块儿平淡无奇的石头。


“这是...”凌天德神色一愣,突然抱起那块石头,盯着那一角,眼神中的激动快要喷出来了。


他的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上的石头,像是抱着一个稀世珍宝。


他一脸疑问的看着黎小明,眼神中充满期待,又带着一丝恐惧,怕得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老坑洮砚?”


黎小明淡淡的笑道:“凌叔叔好眼力,确实是老坑洮砚,还是之前被挖断了的那个坑中的。”


刚才听到凌天德的心声,就知道他的心愿是得一块这样的砚,这一下刚好搔到痒处,不仅解决了现在的局面,待会儿谈事情的时候,也更好谈。


“我去,老坑洮砚!假的吧!”


“怎么了?这有什么惊讶的,不就是一块破石头。”


“破石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


“这是赠送给各国元首的宝贝,你说它是破石头?”


今天晚上的人感觉真的刺激,一会儿蹦出一个大消息,先是罕见的极品血玉石,之后又是稀世珍品老坑洮砚。


确实,这块砚看起来就是一块石头,但是今天的这块和昨天有些不同,经过黎小明的打磨,露出一点特别的地方。


正是这一点,让凌天德激动的像个孩子。老坑洮砚,四大名砚中产出量最少的一种,每一块都是千万年前的老古董,其中最老的老坑早在宋代挖断了。


如果这真的是那个坑里的石头作出的砚,那价值真的是,不能说。


“凌叔叔,你可别被骗了!你分明是一块石头。”王之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满,不顾父亲的种种暗示,直接问道。刚才我送的时候,你可没这么激动。现在不过是一块破石头。


这不得不让他感到,凌家人和那个小子配合一起在针对他。


凌天德此时根本顾不上王之我的质疑,他抱着那方砚,眼眶变得微微泛红。


“秀儿!终于,完成你的遗愿了!我这就把这方砚弄好,放到你身边。”


也是个痴情的人,黎小明看了凌天德一眼,他之前听凌月说过,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凌天德也就没有再娶,甚至凌月表示自己不在意,凌天德都无动于衷。


凌月奇怪的问道:“小明哥哥,你送的到底是什么啊?啊!我爸爸怎么哭了!”


凌月忍不住跑到凌天德身边,安慰道。


我送的是一份执念啊!黎小明喃喃道。


此时,王之我走到黎小明身前,露出怒容道:“你小子,搞得什么把戏!你骗得了别人你骗不了我!”


越想越生气,今晚自从看到这小子,就一直被打脸,脸都要肿了。


原本还看好王之我的雅丽姐此时一脸懵逼,情况变得这么快吗?我都没反应过来,王少就不行了?


黎小明意味深长的看


了王之我一眼说道:“王少,不是我骗人。是你自己不行,但是,药还是少吃点,对身体不好。”


什么?王之我一脸懵逼,我们说的是一件事情吗?


药?王之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但是脸色瞬间变化,两人此时受到许多人关注,他这以动作,刚好在印证黎小明说的话,人群中传来阵阵笑声。


如果现在有一把刀,王之我会毫不犹豫的捅死黎小明,今天晚上的脸可是丢大了。


“兔崽子!你还站那干嘛!还嫌丢的人不够吗!给我滚!”王石看凌天德没什么谈事情的意思了,于是借故告辞,但是看到自己小子又在那丢人现眼,忍不住内心的火气。


临走时,他深深的看了黎小明一眼,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


捣乱的走了,生日宴会也进行的差不多了。


雅丽姐更是灰溜溜的跟着王大少走了出去,今天晚上网上要和他深入交流。


最终,生日宴会在众人满肚子的新鲜事的情况下解散,憋着一股想要诉说的欲望,众人飞速的跑了。


“小明哥哥。”凌月一脸羞红的走到黎小明身边,不知道要说什么。真是羞死人了,爸爸为什么突然要和小明哥哥谈一谈?


“怎么了?叔叔要见我吗?”黎小明一脸胸有成竹的问道,他早就料到了,在收到老坑洮砚这么珍贵的东西后,凌天德如果不知道黎小明想要求他办事的话,那他这省委书记也白当了。


走进书房,只见一面墙上全是玻璃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是一方上好的古砚,而玻璃格子前,则是一个落地画框,不知道是一副什么画。


“小明来了啊!坐!”凌天德此时已经恢复了之前威严的样子,不过多了几分和蔼。


黎小明坐在椅子上,刚准备客气几句,就被凌天德打断了。


“小明,咱们也不是外人,有什么事你直说吧。但是事先说好,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不会帮你的。”凌天德一脸严肃道。


黎小明一笑,道:“凌叔叔说笑了,我今天要说的事情,不是违法乱纪,反而是要打击违法乱纪。”


之后,黎小明向凌天德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关于房价,关于如何获取信息,关于凌天德在这件事中所能提供的帮助,以及需要做的事情。


凌天德一脸复杂看着黎小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可行,我也可以帮你们,但必须实在掌握了证据的前提下,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不会动手的。”


“那是当然,我们都是守法公民,没证据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黎小明笑道。


事情谈完,黎小明就告辞了。


凌天德站到玻璃柜子旁那副画前,轻声说道:‘这小子你看到了吗?真是胆大啊,单枪匹马就敢挑战方家,不过方家最近也确实太跳,应该敲打敲打。’


说完,他顿了顿,苦涩的说道:“就是担心女儿,小月儿应该守不住这个男人!”


“唉!”


一声长叹,半生悲凉。我想你了,秀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