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镇魂碑 > 第140章:张无心的来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借助左宗棠的威名震慑无头厉鬼,一把火烧的程林东焦头烂额,狼狈不堪。情急之下哪里还敢跟我捉对叫板?仗着鬼墓之中黑雾阵阵,竟然撒腿就跑。


事到如今,我已经跟程林东结下死仇,哪里能轻易放他离开?当下我把佛灯在地下一掷,厉声喝道:“佛灯熄灭之前,谁敢离开鬼墓半步,就是跟我阴阳店铺过不去!”


佛灯光芒四射,震慑的周围邪祟不敢乱动。趁着这个时候,我却三步并作两步,顷刻间就追了出去。


鬼墓里面空间狭窄,这家伙根本就不敢在其中逗留,身子一窜,已经顺着缝隙钻到了外面。我追过去的时候,只能看见一个冒着火苗的影子疯狂逃窜,沿途惊动了很多孤魂野鬼,但是看见我拎着镇邪短棍满脸凶相,谁也不敢靠近。


程林东正跑的起劲,猛然间却听到头顶上鬼叫连连,刚一抬头,就看见一道绳索从天而降,直接从他双肋钻了过去。


那根绳索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被太阳真火烧的劈啪作响,却愣是没有烧断,反而陡然收缩,硬生生的把程林东给吊在了树上。


这一下变起仓促,程林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犹如一根腊肠一样吊在了树上。


我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树杈上几根绳子飘飘荡荡,然后几个鬼影飞快的钻进了林子深处,然后消失不见。


耳边隐约间有人喊道:“感谢大师动手抓住无头厉鬼!些许小忙,不足挂齿!”


我听出来了,这是被程林东驱逐出去的吊死鬼。


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人不疼,鬼不爱的。我这个驱魔人追的他上天入地,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吊死鬼给算计了一下。


我的目标就是程林东,既然他被抓住了,也懒得去找吊死鬼的麻烦。反正鬼林子的厉鬼从来不离开鬼墓附近,倒也算得上是守规矩。


所以我站在树下,眼睁睁的看着太阳真火把程林东烧的奄奄一息,才灭掉火焰,斩断白绫绳索,放他下来。


之前还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程林东,现在的身体都逐渐变得透明起来,眼看就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


我从包里摸出一张聚阴黄符,贴在周围的胡杨树上,等到阴气聚敛起来后,这家伙才总算是缓了一口气。


之所以帮他,并不是可怜他。而是想要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消息。


尸之祖为什么要让外面的邪祟凶人杀我?老张和老何,为什么又要让我加入这场赌局?我总觉得这件事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眼看程林东的三魂七魄逐渐稳固,我就蹲在他面前,用镇邪短棍在他的脖子处比划了一下,说:“哥们儿,别装死了。”


程林东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气急败坏的说:“张无心!你想怎样?”


我顿时笑了,说:“老程,你看,咱们无冤无仇的,你千里迢迢的从伊犁跑来,非得要找我麻烦,我招谁惹谁了是不是?”


程林东怒道:“老子瞎了眼,才接了你这个活!”


我慢悠悠的说:“现在后悔也晚了,你作恶多端,跟我也结下深仇大恨,想让我放了你想都别想。但是我这人厚道,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听?”


一般厉鬼落到驱魔人手里,基本上没有好下场的。所以程林东听我说愿意给他个机会,身子立刻就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迟疑了一下,说:“你想怎样?”


“很简单,要你杀我的人是谁?关于我的消息,你又知道些什么?都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若是老子高兴了,或许还会送你去广济寺镇妖塔听几年经,也好洗脱罪孽。”


“当然了,你若是不配合,不想说,那也无所谓。听说北京密云水库下面的厉鬼大狱正好空了很多,我想监狱长很喜欢你这样的邪祟进去入住。”


广济寺的镇妖塔和厉鬼大狱虽然都是超脱厉鬼的,但这并不说明这两个地方的职能是一样的。


事实上,厉鬼进了广济寺镇妖塔,虽然被囚禁不得外出,可是每天都有高僧念诵佛经,久而久之,总会逐渐洗脱身上的罪孽,最后得以解脱。


而进了厉鬼大狱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当成研究材料送去北京第一研究院。或者囚禁在里面一直到天荒地老。


想要在厉鬼大狱里面解脱自己,基本上就是痴心妄想。


程林东是二百多年的老油条了,在圈子里混的久了,自然也知道厉鬼大狱和镇妖塔的区别。所以我这么一说,他立刻心中一动,低声说:“此话当真?”


我冷笑道:“老子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就没有反悔的时候!”


程林东迟疑了一下,说:“好!”


这三年来,万魔坑因为尸气散逸,又是藏污纳垢之地,所以聚集了整个西北地区无数的妖魔鬼怪。


这些妖魔鬼怪,有些是万魔坑土生土长的,有些则是循着尸气而来的外来户。程林东这个死了二百多年的无头将鬼就是其中之一。


凡是在万魔坑附近混的,大家都听尸之祖的命令。其实尸之祖到底是什么来头,是圆是扁,大家谁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笼罩在万魔坑周围的无尽尸气,就是尸之祖弄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尸之祖到底是什么来头,可大家仰人鼻息,谈起尸之祖的时候总算也带着一点恭敬,再加上尸之祖手下有一些极其厉害的邪祟时常出入万魔坑,所以大家也都算服气。


后来尸之祖和阴阳店铺的赌约弄的人尽皆知,万魔坑里才传来一个消息,谁若是杀掉了阴阳店铺的张无心,谁就能得到一颗尸心。


尸心这东西很少见,僵尸若是有了尸心,就能产生灵智,有机会修成尸仙。厉鬼若是有了尸心,就能以此为凭借,重铸自己的鬼心,从此以后不再是飘飘荡荡的孤魂野鬼。


而那些邪派的驱魔人若是有了一颗尸心,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即便是寿终正寝之后,也能凭借这一颗尸心,转换生命形态成为一个活死人。


虽说身体死了,但思想却还在,也算是另类的长生了。


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万魔坑的邪祟不能动手,这才便宜了那些外来者。


除了无头将鬼程林东和邪人曲牧戈之外,其实还有无数邪祟想要我的命。只不过阴阳店铺威名太大,没有几分本事,谁敢接这个棘手的活?


我听了程林东的话,皱着眉头说:“为什么要杀我?”


“大家都说,阴阳店铺的于不仁和尸之祖是死对头,老祖宗是恨屋及乌,所以才想弄死你……”


我不耐烦的说:“说点有用的!”


程林东稍稍迟疑了一下,说:“明面上的原因就是这样,但我接这个活的时候,偶然间听到黑面佛和死神的对话,大概意思是说,张无心好像是代表了某种大气运,这个气运会对尸之祖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


我心中没来由的紧张起来,我代表了某种大气运?甚至有可能对尸之祖产生影响?


尸之祖到底知道些什么?张无忍和何中华又知道些什么?他们所说的气运,到底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我来历比较特殊?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忽然间想起了自己进入阴阳店铺的第一天,张无忍曾经对我说的话。


他说:“你无父无母,来历不明,但是你年幼时期遇厉鬼而得活,遭天灾而不伤,一生之中无病无灾,不管有什么灾难都会逢凶化吉,甚至还会庇护你的同伴,乃是有大气运之人。”


“你若是愿意加入我阴阳店铺,我会给你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人生。只不过你若是答应,党爱国这个孤儿院名字就不能再用了。”


“从此以后,你就姓张,名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