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 > 第347章 激烈辩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哟呵,倒打一耙?


不愧是副总,随机应变的可以啊?


林飞心里冷笑不止,却没有立刻反驳,而是想看看孟知微怎么说。


“为什么让林飞去送文件?”孟知微开口了,疑惑问道,“梁副总身边人不够用?”


“呃……”梁达窒了下,是没想到孟知微一开头就跟他杠。


“孟总裁,是我忙的一时走不开,正好看见林飞,建议副总让他帮送文件的。”贾伊靓插嘴道,“我们并没有强迫他,心里的想法也简单,同为公司做事,互帮互助总是有的。只是没想到,经过一个小时,林飞又把文件送回来了。”


林飞当下冷笑一声,目光盯住梁达道,“我倒是想完成任务啊,可要是有人一开始就不安好心,我又能怎么办呢?”


“什么意思?”梁达立刻拉下脸,“我叫你送个文件,还能是陷害你了?你把话说清楚。”


说话貌似客观,只是陈述事实,其实稍微品品,就了解她的意思了。为公司效劳应该,互帮互助应该,答应了没有完成,不应该!


孟知微和一众职员听到这里,不由得皱眉看向林飞,等他的解释。看林飞不爽的人,心里乐死了。


“你什么?”林飞眼角眉梢俱是冷意,当即把之前发生的事,当着大家的面说了个详细。


职员们你看我我看你,脸上的表情很莫名,和不可思议。梁副总怎么会这么对林飞呢?难道是林飞刚来就惹了不少事,心里不爽他,故意开整,搓他的威风?好像不太对啊,搓威风,当面找茬然后在公司人多的时候,打他脸,不是更好?


“陷害?Bingo!”林飞打了个响指,道,“用词很准确嘛。”


“你……”


“哈!”梁达很讽刺的大笑一声,然后对林飞说道,“编瞎话也要有个度,过了就假了!我梁达不才,在晨曦成立之前就在这里,算算快十年了,大小是个副总,会对你使阴谋诡计?”


梁达说到这里,顿了顿,轻蔑的问道,“林飞,你以为你是谁?”


把人锁起来,有点无厘头啊,或许有别的目的?


职员们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林飞说的有板有眼,也不像造假。


说话的人是工程管理部的人,也就是中午不待见林飞坐田甜那一桌的人之一。


“呵呵,就是个愣头青,刚到公司出了点风头,就当自己是盘菜了,可笑!”同部门的阮良玉立马紧随其后,发表意见,话说的更难听。


不得不说,梁达能做副总,思维逻辑能力,相当强大,立马找好最佳的反驳点,对林飞开战。


他这话落音,周围立刻有人附和道,“对,我在公司这么多年,没见梁副总针对谁。没道理林飞一来,梁副总要干这么不符合身份的事。”


“对,堂堂副总,闲得蛋疼,针对一个小保安啊,说出去谁信?”郑毛头连忙接过李发的话茬。


看梁达目光望过来,郑毛头赶紧赔笑道,“嘿嘿,我不是说副总蛋疼哈,就是个比方。”


孙大为每次下班,安排好值班人员,然后跑的比兔子还快,如果在场,那肯定比谁都捧梁达的场。不过,他不在也不影响,这里刚闹出事来,消息就在公司迅速流传开,保安部负责今天值班的李发,郑毛头,就麻溜赶过来了,他们可是孙大为最忠实的走狗呢。


“我……我相信梁副总,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李发刚从电梯口跑过来,气还没喘匀呢,就高声发表意见。


目光忽然转到林飞身上,很气愤的指责道,“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这样能得到什么好处?再在公司出风头吗?”


出尼玛的风头!林飞在心里大骂道。对这个跟梁达狼狈为奸的女人,真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自己就是个小保安,还把保安位份说的那么低,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典型。为了拍马屁,脸算什么?


听到这种声音,贾伊靓连忙表态,“我虽然在副总身边待的不长,可我能感受到副总对每个人的善意,包括对我们这些下属,从来不忘教导和提携,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林飞,你说话啊?没话好说了吗?”贾伊靓还来劲了,狐假虎威而不自知,“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是出头风有瘾,还是有人怂恿你这么做的?老实交待。”


“对!赶快交待!”


不等他答话,又有狗腿子响应梁达,一时间,梁达貌似在公司口碑极好的样子。


目睹这一切的孟知微没有发声,只是柳眉微皱。


然而,她这话出口,还真有大概率没人接。


在这里上班的,谁都不傻。让林飞说实话,然后向梁达道歉,这都没问题。说什么背后有人怂恿,就有点不合适了。毕竟林飞是孟知微身边的人,在孟知微态度明朗之前,这么说,不等于在暗暗把箭头往她身上指嘛。


“别丢我们保安部的脸!”


李发和郑毛头生怕贾伊靓的话头没人接,掉在地上似的。


贾伊靓顿时一脸惊讶道,“不会吧?”


接过纸条一看,露出“还真是”的表情,立马解释道,“是我失误了。鹏程公司之前确实在十六栋,是后来搬去的十九栋。我抄地址的时候,没有注意。对不起了!”


这时候,梁达见造势造的差不多,于是让林飞把写着地址的纸条拿出来,林飞已经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不过,自己胸有成竹,交给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梁达拿着纸条,左右扫了两眼,顿时拧眉,对贾伊靓说道,“小贾,怎么回事啊你?十六栋写成十九栋了?”


“林飞啊,地址不对,让你送错地方,是我们的失误。希望你见谅。”梁达转而对林飞说道,“不过,你说什么进到一家有设备没有人在的公司,还被人锁起来,我是真不明白怎么回事啊!会不会锁门的不知道里面有人,或者你……得罪了谁,人家故意恶作剧整你?”


高!实在是高!


哦,原来如此啊,地址抄错,还说的过去。


职员们一下子接受了这个说法。


一时间,周围再次响起议论声。不过,这次没有谁给谁站台,大多在窃窃私语,不时向林飞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说他表面看着精神,实际上是傻乎乎的愣头青,不会做人,只会得罪人,心里还没点数。


“林飞,你没话说吗?”这时候,孟知微忽然开口,议论声顿时消停下来。


林飞忍不住在心里给梁达竖大拇指了。做事滴水不漏,失败方案准备的也十分妥当呢。


一番话,把事情定性不说,还带了节奏,说林飞自己得罪人,导致被耍。结合林飞这两天得罪的人,这是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可能嘛。


林飞目光如电的扫过梁达和贾伊靓,“我就算有仇家,他们想付出行动,也不可能准备的这么充足!除非,你们把消息透露出去,这样说来,依旧是脱不了干系!因为,准确掌握时间点的只有你们!”


这番话逻辑严密,加上林飞说话时候强大的感染力,由不得人不信服。


“呵呵。”林飞冷笑两声,对贾伊靓说道,“鹏程公司从十六栋搬到十九栋,因为什么,你不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整个南江都知道好么?做助理的心细如尘,正常情况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更不要说,十六栋跟十九栋,不单是数字的误差,你哪来的理由写错?!”


林飞空出几秒思考时间,继续说道,“更巧合的是,我进去的时候,门开着,前台的电脑开着,走到里面,才发现不对劲。这时候往回跑,已经来不及了,前后两分钟左右。这说明有人早埋伏好,就等我进门,然后才能实施计划。”


事实确实如此。贾伊靓来公司前,方芳才是副总助理,办事牢靠,很受梁达器重。后来,贾伊靓进公司,直接对梁达展开*,有了肉体关系,从此什么事都压方芳一头,方芳气不过,又没处申冤,只好请求调岗,不知道是梁达不爽,还是贾伊靓挑唆的,方芳愣是被调到后勤部,虽然级别待遇没变,但一下子从核心地带到了边缘,落差太大,谁受得了呢?这不就恨上了嘛。


眼下这种情况,必须踩一脚啊,不踩是傻逼。


“我觉得林飞说的很有道理。新都那边的十六栋发生特大火灾,也就去年的事情,当时那么轰动,现在提到都心有余悸呢,没道理搞错的。”后勤部的方芳开口说道。


林飞看她一眼,见她看贾伊靓的眼神很冷漠,就猜到此女跟贾伊靓不对付,眼下对着干完全没有负担。


“对,我赞同方茹的说法。”


“我也是!”


“老实说,我也觉得时间掌握的太好了,必须提前做准备才能做到。”前台的方茹这时候也开口说道。


林飞看过去,她也看过来,有些抱歉的笑笑,似乎是觉得自己发声的太晚。林飞当然不会怪她,毕竟梁达是副总,谁也不好得罪他,她现在能这么说,已经很给力了。


“呵呵,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有支持就有反对,这不,阮良玉见方茹挺林飞,心里不是滋味,立马出头说道,“说到现在,难道就没人怀疑林飞是在作假吗?或许根本没这回事呢?想验证的话,现在派人去新都看看不就知道了?”


方茹知道他冲自己来的,马上反驳,“背后下绊子的人,知道使坏不成,如果够谨慎,现在肯定已经清理好现场了,还等你派人去参观?”


“还有我!”


前台三位美女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方茹打头,其他两位当然是要力挺的。让林飞意外的是,孟知微最得力的助理陆露,也站出来表态。


“唔,也对。”阮良玉看着方茹,幸灾乐祸道,“这样的话,林飞更没办法证明,自己没有撒谎了,是不?”


“你……”


“我劝方小姐擦亮眼睛看人,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才认识林飞几天呢?”阮良玉不无讽刺的说道。


方茹气的够呛,可一时间真没有好话反驳。毕竟这家伙说话虽然逆耳,但还是有道理的。不能林飞说什么就是什么,还得有证据才行。可是,林飞有吗?


“先别高兴的那么早!”林飞对着正在得瑟的阮良玉说道,“如果我有办法证明自己所说,你要不要直播吃屎啊?来嘛,玩就玩一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