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马过江河 > 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246.千里送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在齐雁的刻意约束之下、不急不缓地向东城门驶去;没过半刻钟的功夫,四名当值城门吏,便在齐雁的连声呼唤之下,匆忙关闭了城门。


“兄弟,还是回去找一间客栈投宿吧。你看这天都已经黑了,现在外面又兵荒马乱的,你车上又带着女眷,连夜出城也不大安全啊!”


一名年长的兵丁,拍着略显紧张的齐雁,看似随意的开口劝解道。而齐雁也没多言语,只是点头应是罢了。然而,在他转身牵马的同时、右手闪电般地一抖,那柄锋锐无比的指尖刀、便直奔对方的喉间抹去!


飞贼出身的齐雁,速度的确非比寻常;但他却并不擅长与人交手过招;再加上这一路舟车劳顿、如今又带着沈归等三人一头钻入了敌方的圈套之中,心中一慌,动作幅度一大,落在行家里手的眼中,就是最为致命的破绽了。


再加上这辆马车开进祁州城之后,车厢的帘子就再也没打开过;而那名开口劝解齐雁的城门卒,又是如何知道齐雁身后的车厢之中,载有女眷的呢?单单这一句话,他便把自己的老底漏了个干净;而这位及时出来“挡横”之人,也就提前有了防备心。


砰!


纵然齐雁的手法已然快如闪电,却仍然还是被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牢牢扣住了腕子!


“别动!”


右手被扣住的齐雁,刚想施以反力、自行拽脱肩关节;却忽然觉得腰间被尖锐物顶了一下;他的眼神一滞,脚下又被轻轻一勾、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便被对方重重摔在了地上。


仅仅差之毫厘、便足够分出胜负。


说话说捉贼拿赃,小绺门人这一辈子练得就是手活;最怕的事,也是被人攥住腕子! 记住网址m.biqu6.cc


“南飞雁是吧,别紧张,我们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根本不是来拿你的,可是你最好也别再动了。否则的话,我只能卸了你的琵琶骨,到时候你可别说兄弟不讲义气!”


其实,如果车厢里不是那三位的话,齐雁根本不会多想,卸了胳膊拔腿就跑,华禹大陆也根本没人能追的上他!


好一手保州快跤!


现如今、沈归的楚墨令已经传遍江湖;所以毫无疑问,这出手拿住齐雁之人、肯定不会是沈归的朋友、更不会是绿林人,齐雁就连“对盘”的功夫都可以省了。


“别费劲了,也不用瞎打听,咱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这男子口中回话、但手上却没停。他大腿一盘一绕、反抬齐雁的两条胳膊、弓起中指的指节、以“凤眼锤”的指法、连点对方背心三下、彻底破去了锁骨法的起势;在此之后,他顺手解下了藏在腰间的铁链、琢磨了好一会、却又系了回去。


如今被沈归等人拖累,齐雁也只能深深喘了几口气、试着施展锁骨法、反复拆卸自己的重要关节、意图保留战斗能力的同时、挣脱对方的控制;于此同时,他还不断出言与对方交流、一来遮蔽骨骼活动发出的声响;二来也可以麻痹对方的警惕性。


“合字的?报个号吧?”


其实这名男子,对齐雁来说也不算陌生,正是他方才以言语试探过的第二位“顶尖跤手”。


对方见齐雁“放弃”了抵抗、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算了,不挑琵琶筋、不砸琵琶骨的话、这玩意儿对你这种大贼,也没什么用处。南飞雁,我劝你最好还是聪明一些,别逼我出手废了你。”


经过一番“交流”之后,齐雁心知对方是个顶尖的行家,脑中便开始飞速旋转、思考着其他的可能性。好在车厢内的三人,早已经被李乐安改头换面,谅这位朝廷鹰犬眼力再毒,也看不破白衡改进的易容术。


“我劝你最好还是尽快收手!”


“呵,给脸不要是吧?若不是看在你师兄秦秋的份上,我用得着跟你这小蟊贼如此客气嘛?不识抬举……”


“别太紧张了,就你办的那几桩案子,真不值得我们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


一边说着宽心话,这男子作势便要去撩开马车的布帘,耳后却再次传来了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


一道似曾相识的闷响传来,这名男子粗壮的脖子、被一只布满老人斑的大手死死掐住。


“现在呢?够识抬举了吗?我把你举的这么高,配得上你金刀捕头的身份了吗?”


说完之后,这男子继续伸出手来;而坐在地上的齐雁、也摸出了另外一柄指尖刀、双眼死死盯着对方脚筋的位置……


砰!


“咯……咯……”


这男子的喉咙被死死锢住、手脚毫无规律的抽动、只能尽力挤出一些气声;那一张刀条脸涨的紫红、额头也青筋毕露,口水也顺着嘴角不住流淌……


一道干哑至极的声音,从车厢之中传了出来;随即,一名身材高大、体态消瘦的老者,右手死死掐着此人的脖子,缓缓走出了车厢以外……


其实,站在祁州城东门的四位城门吏,仅有那名险些被齐雁割喉的老卒,才是祁州城的在籍兵丁;而另外两名旁观者,则都是紫金宫中的大内侍卫;至于被沈归掐住脖子的这名年轻人,也的确是一名大内金刀捕快。


沈归抬起头来、随着这道声音望去;只见旁边一间酒馆的二楼,走出了一名身穿员外服的老爷子。沈归大手一松,将那个已然翻起了白眼的金刀捕头扔在地上;之后又上前扶起了眉头紧锁的齐雁、回身掀开了车厢外的那道布帘:


“没事了,出来填饱肚子,再找个地方过夜吧。”


看样子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人就算是彻底交代了……


“这位朋友,能不能先把我的这位下人放了?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慢慢谈?”


“恩……脚麻了。”


沈归点了点头,便伸出一条胳膊、拦腰夹住了颜书卿、迈步走入了这间小酒馆中。


有沈归这句话,做男子打扮的李乐安、搀扶着“丑姑娘”颜书卿,才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沈归看着颜书卿一瘸一拐的步子,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们的确不是冲着咱们来的,不用装了。”


“好利落了,回头再说。”


嘱咐完了之后,沈归又顺手摸了摸李乐安的脸蛋,随即迈步走上了酒馆二楼。


“大雁,想喜欢吃什么随便开口,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想吃活人也行。另外,如果还有旁人迈进门槛一步、你就喊一嗓子,我在上面也听得见。”


“哎,哥,你的身子……”


居中而坐的那名老者,闻声抬头看着缓缓走上二楼的沈归,伸手一让、说了句说了句客套话。


“没好利落,但收拾这两个老东西,也完全足够了。”


这间酒馆并不算体面,通往二次的木质楼梯,也是年久失修;双脚刚一踩上去、便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令人无法放下心来。在二楼正厅,一共摆着八张桌子,有两位老者、一名中年人分为两桌落座;除此三人以外,还有一个仆人模样的老头子,正垂着一双胳膊、站在望台的门口,不错眼珠的看着同样是老头打扮的沈归。


“伤都养好了?”


然而,就在天佑帝与王放相视一笑、准备开口对沈归调笑几句之时;那名独坐在角落的中年人,竟忽然开口斥道:


“你这条老狗、好生不懂规矩!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原来,坐在这名老者下垂手之人,竟然是北燕王朝的左丞相王放!而站在望台边上的老仆人,则是紫金宫中的四品内廷总管大太监,唐福全!


那么毫无疑问,开口询问沈归伤情之人,必然是即将被赶下龙椅的天佑皇帝,周元庆。


他下意识的扭回头去,只见自己身后的墙壁之上、漏出了一截漆黑的剑柄……


“你你你你你……”


话音未落、这中年人只觉眼前刮过一阵冷风,同时耳边传来一道极轻的声响……


咚!


“手下留情,他不知其中利害、也不知你的身份…”


“你说,他的这条命,值得了一个东海关吗?”


“睡了太长时间、手有些生了……”


沈归一边甩着自己略带麻木的右手、一边玩味地看着那名中年男子。还未等对方说出个所以然来、天佑帝的声音,便已然从身后传来……


沈归说完之后,周元庆回头与王放对了个眼神;只见王左丞思索了一会之后,便微微点了点头。


“可以,但贵方不能在永平铸城。坐下吧,我们来谈些正事。”


“值,但东海关分明已然建成了两北互市……”


“互市的地点、可以推到蓟州永平府。”


至于那名不明就里的中年人,则是主管北燕军中药材采供事宜的户部监察使,也就是当朝太子爷,周长永。


天子出行,万民退避,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其实,今日天佑帝微服出行到此,还真的不是来寻沈归的晦气。他也是刚刚巡视过北燕王朝的最后依仗——石门城,正在赶回燕京城的路上罢了。


然而就因为他的一句话,便被沈归抓住了由头、生生割了一座东海关去,这份不得不交出去的见面礼,也实在是过于贵重了。


不过沈归也展现出了一如既往的鸡贼性格,他将永平府以北的土地生生割走,也算是给天佑帝开出了一个“噎脖子价”:


吐出来难受、咽下去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