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快穿之灾难直播间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全民回魂(二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家养了养脸上的伤,陶新辛开车前往自己购置的房子。位置很偏的一处小别墅,陶新辛进去,客厅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做饭的佣人,听到有人来,急急忙忙在围裙上擦着手走出来。


“陶先生。”


这年轻的厨娘下意识地就往2楼一个房间瞄。


“她这几天怎么样?”陶新辛也往那个房间看。


“何,何小姐她,一直没有下来吃饭,我敲门,她也不开,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厨娘很害怕,垂着头结结巴巴。


他回家里已经三天了……陶新辛猛然变了脸色,也顾不得去苛责佣人,大步上楼去掏出钥匙开门。


女孩十分瘦弱,又三天没吃没喝,早已人事不省。由着他怎么叫,也不可能得到一声回应。


像抱着一件易碎的珍宝,陶新辛将何小朵小心翼翼放到床上,立刻打电话叫了医生。自己在房间里急得转来转去,转两圈就到床边看一眼。见何小朵脸上冻得没有颜色,他将被子又掖高一些,心痛又恶狠狠地盯着这张毫无生气却纯美动人的脸,低声道。


“何小朵,你不许死,知道吗?你,你不是还要报复我的?现在才到哪里,你就这么没出息要寻死了?何小朵……”


房间里光线昏暗,陶新辛一双手在发抖。床上没有人,地上也没有。他去拉开窗帘,这才发现女孩缩在飘窗上一角,拿窗帘挡住了自己。


外头冷冷的天光照进来,女孩面色青白,身上只有一件被撕破的白裙子。她头靠在窗上,双眼紧闭,睫毛如死一样沉静,颤也不颤。 记住网址m.biqu6.cc


陶新辛心中一痛,立刻抱起她,声音轻颤着叫她:“何小朵!何小朵?”


那大夫说不下去,陶新辛也实在听不下去。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家里做了什么事,不是不知道何小朵一个娇娇的千金小姐一朝落魄是因为谁,但谁让他知道的太迟了呢?


他已经放不下了,他绝不可能放手!


絮絮叨叨到医生来了,陶新辛才让开。等大夫前前后后忙活了半个小时,跟他说没事,人只是饿昏了而已,陶新辛这才放心,坐在床边只是攥着何小朵的手不放。


“我说,辛,”那大夫年轻英俊,跟陶新辛也是相识,见他这副被鬼勾了魂魄的样子,不由劝道,“你别是真的动了心吧?”


“我听说,何小姐和她的姐姐从小父母早逝,何氏集团能开到那么大,可全都是她姐姐一个人打拼出来的。她们两个相依为命许多年,对何小姐来说,姐姐可不只是姐姐,还是爸妈。你们等于一下弄了三个,现在你还要……”


陶新辛不敢说什么,给她水她不要,端来稀粥她也不喝。眼看再这样下去,再次饿昏也不过就是几个小时后的事,陶新辛索性强行将她扶起来,强行让她吃了几口粥。


直闹得满床狼藉,他又不停地说“何小朵你还有没有点出息”,终于是把女孩激恼了,一口死咬在他的手臂上。


疼不疼的且先丢到一边去,陶新辛放下一颗心,由着她边哭边咬。鲜血顺着手臂流,他也没有说一个字。


她要是打定了主意想死,上了天堂也别想他放过她,他跟着去!


大夫叹了一声出去了,陶新辛也不吃不喝,一直在床边守到何小朵醒来。


不过她醒来和昏迷也没什么区别,她总归是不看陶新辛,眼睛里已经没有光。醒来也只是那样死尸一样地躺着,什么话也不说。


陶新辛还有公司的工作,不能一直在这边陪着她。过了两天,他必须要走了。


从这之后,家里厨娘的工作就又多了一项——每天定时给陶新辛报告何小朵的状况。幸好,被他用言语给激了一顿,何小朵之后到底再也没有绝食过。只是每次陶新辛去那儿过夜时,只要碰她,身上总是少不了要见点血。不过各花入各眼,时间越久,陶新辛越是觉得自己就喜欢这一款。


手里有了东西,陶心雅不慌了。


又是心疼,又是身疼,好容易伺候着这只小野猫睡下,陶新辛这才去处理伤口。


所幸这下是给他咬在了胳膊上,否则,他总不能说这伤是猫咬的。


听见陶新辛的脚步声出去了,床上的何小朵微微睁开眼,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讽刺的笑容。


四哥脸上那些抓痕……他们倒是玩得很大啊!


呸呸!可能是吵架呢!她在想什么?


陶心雅微微红了脸,连忙把脑子里不健康的东西摒除掉。坐了会儿,想着二哥跟牧笛姐好日子近了,四哥又有了女朋友,她心里莫名地不好受起来。想到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女生,将她四哥的脸抓成那样,思来虑去,对她也没有了好印象。


她现在倒是特别盼望景行跟凉溪能有个什么结果,然后她再把那些视频拿出去。就看看凉溪能不能说服自己,跟一个为了别的女生,可以去偷拍完全能够毁掉她的视频的男人在一起。


凉溪这边现在还不着急,跟司夜约会回来后,陶心雅总是想起自己四哥脸上的伤。他说是被猫抓的,她才不信。


他前几个月每每回到家里,总是一脸温柔荡漾。任由她跟三哥调侃,绝不回嘴,甚至还很害羞。所以,虽然还没见过正主儿是谁,可他们都确信,他绝对在外面谈女朋友了。


《江畔枝》播出了之后,网友对她的演技再度大加赞赏。除此之外,她的那几首歌,几乎没有差评。凉溪没有签公司,没资本运作,什么榜单自然是没资格上。但是音乐这种东西,大家记住了,能留在心里,能在嘴上哼出来,不必上榜单,也已经是一个音乐人的成功了。


转眼又是盛夏,凉溪来这里眼看着也要奔两年了。前途一片大好,粉丝团也有了,屠版这种事情,想做还是能做了。比如那个本来就已经够惨,还被已经红了的凉溪的粉丝挖出来挂着骂的马妹妹。要不是凉溪吱了一声,她能在榜上挂半个月。


至于当初插足夜心的那件事,大家都默契地不提。但凡有谁提起或者偷偷影射,总是要被凉溪的脑残粉追在屁股后头骂上十天半个月。


要是四个哥哥都可以像大哥那样,不结婚就好了。他们有了女朋友或者结了婚,肯定就不会像从前一样全心全意地宠她了。


陶心雅无意识地掰着手指,对那个还没见面的小嫂子,心里又添了几分厌恶。当天晚上就忍不住给父母说了四哥脸上的伤,猜着笑了一阵子。


陶心雅顾不得管她,她几个哥哥也都有事或者是碍于朋友情面不好收拾她,凉溪突然觉得日子像是有什么神秘力量加持了一样,简直有奔头啊!


“那么大一坨的宝藏,只有苍蝇才看得到上面沾的一点点脏东西,所以才不想去了解。”


……


凉溪简直想给某些评论点赞,对对对,言辞再激烈一些,那就是她想要说的话。好容易按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凉溪装作没看到直播间里的这场硝烟,只是微笑着跟大家说。


“还能不能说点别的事了?”


“就除了这一件事,你有能耐再找一点我软绵绵女神的错!找出来我就服你!”


“私心里认为,夜心当初是分了手的呀!我女神人那么好,腿那么长,身材那么完美,我要是男的我也喜欢她。夜神那种顶尖级别的男神,我女神肯定也招架不住呀!当初那件事,夜神和陶女神肯定是受伤了,但他们只是伤在心灵,我们绵绵女神身体和心理上都受伤了,也算是受到惩罚了。之后又被追着骂了一年,就扯平了不行吗?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去?”


“唉……你们不要吵了,吵架会让心情不好。总之是我的错,你们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我先下播了,拜拜!”


不管是谁的错,最后反正都是我的错。凉溪乖乖的,什么都认下。网上都叫她软绵绵女神,凉溪也觉得自己慢慢变得没什么脾气,心里抓狂都渐渐少了。


给他们骂吧,反正现在情况比之前好多了,那些人只要别上街揍她就好!甚至揍她都可以,别直接要她的命就行!


“我又接了一部戏……”她嘟嘟嘴,“我发现我现在真的是一点时间都没有了。在剧组里,时间零零碎碎的,导演随叫就要随到,不能静下心来学琴、读书。所以我想,这部戏拍完之后,暂时就先不接戏了。嗯……有人给我推荐了一个音乐学院,今年冬天考试,我想准备一下去参加。大家说怎么样啊?”


大家有支持的,有哀嚎的,在这些支持声和哀嚎声中,之前的架还没有吵完。


凉溪现在有脑残粉了,陶心雅和司夜的加起来自然更多。在如今网上各种吹凉溪的文章下面,总是出没着一些夜心的脑残粉。他们口中飚着粗鄙之语,不管凉溪做什么,他们看到就骂。


宣牧凡没想到的时候便罢,一被提醒,立刻就去找自己二姐。


“不要闹!”宣牧筝一口回绝,“你三姐跟三姐夫的婚事马上就到了,这种时候怎么能签郝绵绵?再说,她不是在跟景行交往,怎么不签到华耀去?”


“她怎么好意思?”宣牧凡也才想起来要给陶家面子,便歇了要让凉溪进璀璨的念头。


大家渐渐对凉溪不再抱那样严重的偏见时,她戏拍一部红一部,演技好人品佳,还会唱歌,人自律又上进,最主要身材好,腰细腿长……这所有一切优点,都凸显出来了。


不少人在陶家和景家当中做个选择,选择了景家的,便打算签凉溪进公司。在凉溪这里谈不妥,他们又不肯放弃的找到宣牧凡。


“二姐,我觉得,其实绵绵签到咱们璀璨挺好的!”


本来以为网络上的那些视频就足够过分了,谁知道私底下还有更甜的呢!


“当然是真的了!”


没办法将凉溪签到璀璨,虽然舍不得把这么一个宝藏女孩推给别人,但既然答应了下来,至少跑是要跑一趟的。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小凡,你跟景行走得近,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不是他继母撺掇的?”


宣牧凡摇摇头:“我看不像。阿行还给绵绵找了贝兰学院的人呢,他那张宝贝的不得了的古琴,也送给绵绵了,说当她的入学礼。”


“真的?”宣牧筝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表情一言难尽。


“我昨天才来的。剧组打算把我当一个惊喜,估计到播出都不会有新闻了。我拍的刘迪恩导演的武侠大剧,之前在剧里合作过的曹大明星推荐我过来的。”


“刘导那部戏不是定了女主角吗?不是皇冠的高晨前辈吗?”


“我又不是去演女主的。”女主的人设在她而言实在不讨好,完全就是大侠的蠢女友,剧情不靠她低智商的闯祸都继续不下去。


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在占线中。宣牧凡换了一个方式,通过社交软件联系到了凉溪,问她现在在哪里。


“我在剧组呢!”凉溪刚刚吊过威压,在半空中仙气飘飘飞了一回。


“你什么时候又接戏了?我怎么没看到新闻?什么戏呀?”


一个只有在面对男主的时候会间接性抽风加犯二的女二号,凉溪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心里实在是爱的不行。虽然是个女二号,但说真的,这个角色她最喜欢。


在她《江畔枝》最后一集中的那个眼神被吹爆了之后,凉溪就开始忍不住地默默规劝人了。


兄弟姐妹们,咱们在电视上看点儿正常人,给正常人一点活路吧!


不过,这种只需要甜美和犯蠢就够了的角色,在这个世界的无数女生心中,最是讨喜了。所以,逼得个皇冠女当家,那么冷艳逼人的女子,居然也来装傻白甜。把个潇潇洒洒,心中有正道,眼中有远方和梦想,人物个性十分复杂,很有挑战,很有可塑性的好角色漏给了凉溪。


“刘导那部剧,除了女主角,好像没什么出彩的女角色吧?”


“谁说的?我觉得女二很不错呀!”


“那个女二号……”


肩负教化世人高尚职责,凉溪马上开始措辞,打算先劝宣牧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