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 第六十二章 震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玄都骑着葫芦,慢慢的接近了这东海禁地的紫芝崖。


还没看到紫芝崖,迎面,无数巨浪涛涛打来。


玄都连忙按住葫芦。


跟在玄都身后的天蓬,也停了下来。


两人齐齐抬头,望向前方。


却见这东海流波之地,如今,已是浪涛滚滚。


一个又一个的浪头,接踵而来,延绵不绝。


远方的海域深处,却未见半片乌云。


反而……


有着无数庆云紫烟,从那远方的海域升腾而起。


玉辰精气,化作朵朵祥瑞之花,幻化出真龙之影,麒麟之足。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于那东海深处,演绎出无数奇景幻象,渲染的那海天一色,都变得缤纷起来。


玄都知道,此乃圣人道心与天地交感之景。


脚下的波涛,便是圣人此刻的心境的反应。


“通天师叔,果然还在嫉恨着当年万仙阵中,老师打他的那几下……”玄都在心中想着。


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三界之中,谁不知道,截教教主,上清圣人,灵宝天尊的脾气?


睚眦必报,护短成狂!


为了弟子门徒,甚至不惜与两位同门师兄撕破脸,在那万仙阵中做过一场,以一敌四,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


这位圣人,根本不似圣人!


反倒有些类似那人族的豪侠。


没有那么多算计,也没有那么多冷冰冰的因果计较。


但也正是因此,这位圣人才是三界之中最危险的圣人。


因为,他多半不会与你讲什么‘大局’、‘因果’。


脾气来了,性子一犟。


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像那些,如今真灵上了封神榜的许多截教弟子一样。


我脖子太僵,不懂低头。


我膝盖太硬,不知下跪。


头可断,魂魄可灭。


而我志不可夺!


这位圣人,就更进一步了。


宁肯自困碧游宫中一千年,也是不肯出来服个软,给个台阶。


一千年来,自困碧游宫的截教圣人,成为了三界最大的不安因素。


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位截教上清圣人在碧游宫中做什么?


一千年闭关,一千年磨剑,一千年自省。


现在,他破关而出。


无人知道,他那把磨了一千年的心中之剑,若拔将出来,将是何等的威势?


更没有人清楚,这位圣人在过去千年,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然而,所有人都看到了。


这位圣人,随手一剑,斩落西方的后果。


修炼百万载的长耳定光仙,灰飞烟灭。


而截教圣人,却不沾丝毫因果。


这意味着,只要他愿意。


圣人之下,生死性命,便不再操于自家之手。


他想杀就杀,想宰就宰。


管你西方佛陀,还是阐教金仙。


青萍剑下,十死无生!


诸位圣人,难道还能时时刻刻的护住自己的每一个弟子不成?


护得了这个,护得了那个吗?


今天杀一个,明天杀一双。


诸位圣人门下,要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了。


玄都此行,便是奉了自家老师法旨。


来这碧游宫中,面见截教圣人师叔,陈说厉害。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实则,玄都还另有使命。


可这碧游宫都还没看到呢!


当头就是一个下马威。


玄都也是无奈,只好硬着头皮,顶着巨浪滔天的恶海,向前走去。


他连葫芦也不敢再骑了,甚至连法力、神通也不敢动用,只能直挺挺的以肉身硬扛着这圣人师叔道心显化的巨浪。


面见圣人,须得心诚!


尤其是截教圣人!


想当年,就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


便领着天蓬,一路艰难的穿过这片恶海。


终于,到了那紫芝崖之前。


玄都艰难的站在一片浪头上,望着那紫芝崖上的风景。


不由得,这位人教大师兄咽了咽口水。


跟在玄都身后的天蓬,更是连腿肚子都在打颤了。


“咯……咯……咯……”牙关上上下下的响动着。


天蓬眼中的紫芝崖,如今已经变得无比恐怖!


只见那紫芝崖上。


道道庆云紫烟,缓缓起伏。


每一片庆云之中,都仿佛有着一双冰冷无情的天眼,正在扫视着天地,睥睨着三界。


一切众生,在这一双双天眼之下,仿佛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更恐怖的是,那一条条从庆云之中垂下来的紫烟。


紫烟萦绕着那紫芝崖上的云层。


将天空都渲染成紫色。


浩浩荡荡的紫色天幕,当空罩下。


隐隐约约,天地之间,似乎坐着一尊不可直视、不可窥探、不可揣度的混元无极圣人的身影。


这圣人身影,冰冷无情,不见丝毫温度,更没有半分情感。


浑身上下,都仿佛充盈着杀戮的意境。


那条条紫烟,便是他念头之中溢出来的杀机。


偏偏这些杀机所显化的紫烟,纯正无暇,晶莹剔透,不含任何杂念。


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甚至,远远望着,还能见到些慈悲的意念、神圣的念头,在杀意之中翻滚。


我杀汝,为天地杀之。


天地当谢我!


我杀汝,为众生杀之!


众生当谢我!


紫烟之下,一朵朵玉辰精气,幻化出无数怒放的花蕾。


雷霆于花蕾之中,缓缓流动。


那真龙之影,从中跃出,麒麟之足,自雷霆显化。


天蓬见着,只觉神魂都在颤抖,浑身上下的血肉之中,充满着无限恐惧。


连心脏,似乎都被眼前的一切所凝固了。


他忍不住的躲到了玄都身后。


“大仙尊……大仙尊……”他嘴唇糯糯的喊着,已是不知如何是好。


抬头一看,玄都也已是脸色发白,双手轻颤。


只听得这位人教大师兄道:“通天师叔,自困千年……杀伐之力,竟已晋进至斯!”


“难怪……一剑斩落西方净土,西方二圣,竟连报复也不敢!”


“如此杀伐之道……”


“冥河老祖的元屠、阿鼻二剑与之相比,怕是连提鞋的资格也欠奉了!”


玄都修为,比天蓬不知高了多少。


自然,在他眼中和神识所感知之中。


那紫芝崖上,怒放而出的圣人意境。


其实只是表象。


杀意之下,潜伏着的是,渊若深海一般的无限慈悲与对众生的无尽期待。


玄都远远感知着。


便已悟到了几分皮毛。


这份意境之中,杀人不是目的。


杀人,是为了教化。


所以,我为天地杀之,天地当谢我!


所以,我为众生杀之,众生当敬我!


即使天地不谢我。


纵然众生不理解我。


但我依然要杀之。


因为我道如此!


我心如此!


故……


尔等虫豸,还不乖乖受死?!


这还仅仅只是显露的一丝皮毛,透露的一点余波。


深渊之中,冰山之下。


还潜伏着更多、更可怕的东西。


玄都努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郑重的从怀中,取出了自家老师交给他的符诏。


轻轻催动符诏,恭恭敬敬的向着那紫芝崖之上,隐藏在天地之间,与禹余天之间相连的圣人道场——碧游宫传音。


“掌教师叔在上:弟子玄都,恭问师叔圣体无恙!”


圣人符诏,旋即悬浮而起,显化出一张太极图的虚影,将玄都的话,送向紫芝崖深处,隐匿在三界之外,跳脱于五行的圣人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