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藏娇记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尴尬(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藏娇记事正文卷第三百一十七章尴尬三皇子就坐在温玹对面,看着温玹那被青菜堆的老高,连白米饭都看不见一粒的碗,以及温玹那游走在愤怒边缘的强忍神情,三皇子的心情不要太好。


季清宁果然是他温玹的克星,克的死死的那种。


知道季清宁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温玹想欺负他怕是不容易,三皇子嘴角往上勾了勾。


正巧这一丝笑意被温玹看见了,温玹瞥了季清宁道,“既然是请三皇子吃饭,你如此偏袒我不好吧?”


偏袒?


她这能叫偏袒吗?


季清宁浑身无力,为了不偏袒,她只能把剩下小半盘青菜夹给三皇子了。


青菜落到三皇子碗里,温玹心里舒坦多了。


他是天生不爱吃青菜,三皇子则是身子病恹恹的,必须要吃,只是什么东西吃多了吃久了,都会腻味嫌弃,三皇子对青菜的接受程度恐怕还不及他。


两个男人两败俱伤,对着盖碗的青菜不想伸筷子,一旁坐着的某女则是郁闷。


他们不喜欢吃青菜,她喜欢啊。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那嫩绿的青菜,看着就色泽诱人,而且吃再多也不会长肉,她在吃肉之前都会先吃半盘子的,请温玹吃饭,自然要做他喜欢的菜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但总不能把人不喜欢吃的青菜端上桌,便准备晚上再吃。


小厨房倒是还有不少的菜,可多是荤菜,烧起来费时,她怕等久了,温玹和三皇子一言不合动手,只能炒两个素菜,然后叫两个现成的菜,再多的桌子也放不下去了。


季清宁夹红烧肉,催他们道,“吃啊,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温玹端起碗,把青菜夹了塞嘴里,大口的嚼着,三皇子是真不爱吃这道他吃了十几年,一天三顿,顿顿都有的菜,但他不能被温玹比下去了!


看着他们两吃青菜就跟吃砒霜一样的表情,季清宁也是够了。


有她在,这顿饭吃的还算和谐,虽然温玹和三皇子偶有言语冲击,但她一人给一记瞪眼,火苗没能燃起来。


一顿饭吃了小半个时辰,小丫鬟和陈杳、李信他们在外间用饭,吃的是鸿兴楼买的,五菜一汤。


吃完饭,三皇子邀请季清宁逛街,季清宁婉拒道,“今天没时间了,我还要调制药膏。”


三皇子一脸惋惜,他以为季清宁是帮温玹的二哥温珵调制药膏,当着温玹的面,哪还能劝季清宁吃饱了出去走走,人家是医术高超的大夫,懂的比他多的多。


三皇子和季清宁说了几句话,温玹直接就骑上了马背,夹马腹走之前来了一句,“晚上我来吃饭。”


嚣张霸道的不行。


季清宁瞪温玹的背影,然后送三皇子离开。


温玹骑马转了一圈,就回隔壁小院换了衣服,一边看书一边等季清宁来调制药膏。


结果一等再等,也没见季清宁人来,温玹蹙眉,“他人呢?”


陈杳抽了抽嘴角道,“午睡了。”


温玹,“……。”


这一午觉,季清宁睡的不要太香,睡了大半个时辰才醒。


醒来坐在床上,精神抖擞。


小丫鬟拿鞋子过来,季清宁从床上下来,洗了把脸,就去隔壁了。


虽然李玄鉴做事过分了些,但不得不承认,把墙打了,来往方便多了,地上的砖块被收拾的很干净,两边也劈的很齐整。


季清宁走过去,就碰到带着面具的陈杳,问道,“我药房在哪里?”


“在爷书房隔壁,”陈杳回道。


只要有药房就行,在哪里季清宁不介意,“劳烦带路。”


一点没去见见小院主人的觉悟,人家把她的屋子当成自己的,反客为主,她还和人客气,她脑子锈逗了还差不多。


陈杳推开门,季清宁迈步走进去,然后就看到李玄鉴给她准备的药房了,至少有九成和她画的图纸一样了,剩下的略做了改造,比她图纸上的还要好,比如那罗汉榻,她的图纸上就没有,对面的书桌也没有。


季清宁满意的不行,走过去看着,对暗卫道,“虽然你主子很可恶,但这部分改造的还不错,替我谢谢他。”


陈杳看着季清宁,默了默道,“季大少爷客气了,小榻和书桌是我家爷给他自己准备的。”


季清宁,“……。”


尴尬两个字不期然从脑门上飘过。


轻咳一声,季清宁朝自己那边走去,打开抽屉,里面都装满了药材,不得不夸赞一句办事效率高。


季清宁让小丫鬟端来笔墨纸砚,把药方子写下来,然后用镇纸压着,就回小院取药材,从温玹那里要来的稀罕药材,现在要用了。


书房内,温玹在看账册,本来他是想把季清宁的药房设在书房的,只是天问山庄的账册太容易暴露身份了,只得作罢。


季清宁不会擅闯他的书房,可以在书房看账册,去隔壁药房看书。


这样想,咚咚捣药声就传来了。


温玹,“……。”


声音有点吵,刚算了一半的账,一打岔,忘的很彻底。


默默把账册往回翻。


几次之后,陈杳都忍不住想笑了,爷还想去药房看书呢,隔着道墙都吵的看不进去,何况去隔壁了。


温玹把账册拿起来,出了书房,去季清宁住的屋子看账册了。


温玹的账册半个时辰就看完了,等他回来,药房的捣药声却是依旧。


温玹拿了本书去药房,歪在小榻翻着,季清宁知道他来了,但没管他,继续忙自己的。


这一忙,就是一下午。


小丫鬟看了看天色,提醒她道,“温三少爷走的时候说晚上来吃饭,再不回去烧菜,赶不及了。”


季清宁正忙着,哪顾的上温玹,“这药膏需要一气呵成,不然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她忙了一下午,眼看着要成功了,哪能因为温玹一顿饭就功亏一篑,他还没有傻到见不到她人就不自己吃东西的地步,要真这样,建议他饿个七八顿。


又过了半个时辰,季清宁才忙完,累的她直揉脖子。


男子走过来,看着一大碗晶莹剔透像豆腐脑一样的东西,道,“就这玩意让你忙了一下午?”


季清宁道,“什么叫这玩意啊,这是最好的祛疤药膏,你后背上不是有许多的伤疤吗,你要不要向我买点儿?”


“买?”男子蹙眉。


“以我们两的关系,我还要向你买?”


“……。”


这话听的陈杳都嘴角抽抽,爷真是盲目自信,以他对季大少爷的了解,绝对没好话回爷。


果不其然,季清宁开口了,“多亏你提醒我,我觉得以我们两的关系,我不仅得收你的钱,我还得收双倍的价钱才行。”


温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