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女神归来:七个宝宝超厉害 > 第942章 这一局,他们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此刻,面具女人嘴角微微抽动,呼吸都急促了许多,叶苒苒说的分毫不差,甚至,她专业的播音腔,甚至连一些古音都注意到了。


“呵呵……你确实是有点儿能力,我之前真是小看你了。”女人说这话的时候,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在里面。


叶苒苒抱着胳膊,点头笑道:“所以,这第一关你怎么算?我过了吗?”


女人冷哼一声,“这才给你一个热身题,你就想说过了?开什么玩笑……当我来这儿扶贫,陪你玩儿啊。”


“喵的,你敢说是热身题!你这个女人也太阴险了吧?苒苒小姐,你别跟她再玩下去了,我觉得就算你最后赢了,她也不会履行诺言的!”灵溪怒气冲头地大喊着。


她见过太多阴险的女人,完全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女人,会那么恶心,能够做出那种事。


叶苒苒眯着眼睛,灵溪的提醒不无道理,但是现在已经在这个游戏里,她就不能随便退出。


因为,他们是被动的那个。


她抿了抿唇,若有所思地盯着对面的女人。


此刻,心中多少有了决断。


“灵溪,你保持心平气和,我们大家中的毒是不能随便动怒的。”叶苒苒说着。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可是……”灵溪呼吸略微的急促,她想说她控制不住自己啊。


叶苒苒对着她认真地点点头,“别担心我。”


对方想算计她,那也要看看她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让她算计。


想罢,叶苒苒手放在腰间。


她……也有毒针。


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靠近这个女人,她能够放出去,那么这个女人在她这儿也占不到便宜。


“接下来要怎么玩,你继续说。”叶苒苒转身,看着那个面具女人。


“啧啧……你的手下都这么提醒你了,你还要这样跟我玩儿……叶苒苒,你很有意思啊。”女人这话带着浓浓的讽刺。


意思是嘲讽叶苒苒的蠢。


她想,换成是她,手下都这么提醒了,绝对不会再继续下去,一定会动怒,然后诱发毒素冲入心脉,最终死亡。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你不敢跟我继续玩下去,是怕我了吗?”叶苒苒故意用着激将法。


对方会,她也一样会。


“呵呵呵……我会怕你?叶苒苒,你要记住,现在你是被我算计的,你等着死好了。”女人唇角向上扬起,满目是玩味的神色。


她是这里的主宰,无论叶苒苒怎么玩儿,她都不怕。


因为……这场游戏,从开始就注定了她一定会赢!


那边,萧司琛也快控制不住情绪,要发怒了。


看到他额头上隐忍的汗珠,叶苒苒走过去,轻轻擦拭着他的额头,温柔地说:“阿琛,别动怒,我有办法对付她,一定要相信我!”


“哈哈哈……叶苒苒,我突然想知道,你看清楚一些事的时候,还会对他那么好吗?”面具女冷笑着。


萧司琛拳头紧握,很想立刻发火,但是目前这种形势之下,叶苒苒却不允许他发火。


不然他的毒真的发作了,就会成为叶苒苒的负担。


叶苒苒又亲了亲萧司琛,安抚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情话,萧司琛的脸色瞬间变了。


紧接着,就看到叶苒苒一脸平淡,似乎没有任何恐惧,更没有被算计的不爽,目光落在那些拓片上。


“还是要我继续认拓片吗?”她问。


女人走过来,将箱子下面,最为古老的拓片给拿了出来,递给叶苒苒,唇角挂着莫名的笑意,棕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叶苒苒。


“这张拓片你要是能够认出来,我就算你赢。”女人冷声道。


叶苒苒接过拓片,淡淡的出声,“这样古老的拓片,你都可以拿到,果然不是一般家族的人。”


“呵呵,那是当然。”女人点头,眸底全是骄傲。


但是她并不知道,叶苒苒刚才那句话是在试探,要看她是哪个家族出来的。


因为在全球,对金石拓片有深入研究的家族屈指可数。


而能够弄到这样年代久远拓片的,就更是好找了。


叶苒苒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只是现在还不想立刻质问她。


毕竟,她的毒还没有下,解药他们也没有得到。


现在……她还可以陪她玩玩。


“说真的,我确实没有见过这个拓片。”叶苒苒抬起眼眸,看着面具女。


听闻此言,面具女满眼的得意,她就知道叶苒苒即便能够认出一点儿,也不可能看得懂她拿出来的这种。


哼!


什么叶苒苒博学,都尼玛是骗人的!


“哈哈哈,现在……你可以去死了!”说着,面具女抬手,让身后一个手下出来。


那男人取下面具,如同野兽一般朝着叶苒苒扑了过来。


砰!


正当女人以为叶苒苒一定会死的时候,那个男人胸口被叶苒苒的格洛克给打穿了。


然后他口吐鲜血,跪得极快。


“你……竟然敢对我的人动手?”女人满脸的怒意,声音拔高了许多,“你已经输了!”


她是胜者,叶苒苒必须跟她道歉!


然而,叶苒苒却摇了摇头,“不要着急说我输,你还没有听我念拓片上的内容。”


“呵呵,你还能念这上面的内容?你都没有见过它!”女人有些不理解,同时更加的愤怒。


“虽然我没有见过这种拓片,但不代表我不认识上面的文字,这是希伯来语,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语种。


可是……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会希伯来语,更懂古希伯来语!”说着,叶苒苒将拓片放在女人面前。


脚尖点着开头那句,不紧不慢地说:“我亲爱的朋友……当你看到这块拓片的时候,我已经与世长辞。


人生究竟是什么意义,我并不明白,但我清楚……死或许就是解脱,才尼尔。”


念完之后,叶苒苒转身,对着众人说:“这是古希伯来族的智者才尼尔的墓志铭。”


“你……你懂古希伯来语?”女人大喊。


此刻,不只是她,连萧司琛跟林夕他们都是一愣。


谁也没想到叶苒苒的学问竟然这样的渊博。


尤其,连古希伯来族的文字也会懂。


所以,这一局,他们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