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苏奕苏玄钧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玉石俱焚!


九天阁掌教言道临,竟在此刻选择赴死而战。


哪怕是一道分身,可那种果断狠辣的做法,依旧令人胆寒。


魏山、孟长云等人皆色变,肝胆欲裂。


天穹下,言道临躯体都似乎在燃烧,弥散着暴烈滔天的毁灭威能。


他明显动用某种禁忌秘法,让他此刻所显露出的威能,超乎想象的恐怖。


那片天宇都似被焚烧,轰然扭曲。


而还不等接近苏奕,言道临五指虚扣,如神人捏印,横空朝苏奕砸去。



一道瑰丽若燃烧的拳印呼啸而起,似朝阳初升,光照万丈,无匹的光霞,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太恐怖!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远远望着,所有人神魂剧痛。


根本不用怀疑,这注定是石破天惊的一击,是言道临焚燃自身道行,穷尽一切的搏命之举!


天穹下,苏奕周身忽地映现出无尽道光,如若漩涡般,把附近区域的光雨一举吞没。


同一时间,他掌指如剑,当空一斩。


一抹剑气乍现,简单直接,且似从天而降的上苍之刃,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那一道拳印抵住。


砰!!!


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


拳印剧烈摇晃,而后四分五裂,爆碎成无尽光焰飘洒。


言道临躯体一颤,如遭雷击,而后唇角淌血,整个人似一下子苍老起来。


他眸泛惊疑之色,难以置信。


天下任何修士在刚破劫证道之事,本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可观主则不然,所掌握的道行比之前强大不知多少。


随手一剑,便将他那搏命的一击瓦解!


“挡住了!”


魏山、孟长云他们如释重负,皆激动得快要失控。


刚才那一刹,他们都差点怀疑,苏奕就将遭难。


“玉石俱焚,也应该是势均力敌才行,你言道临此举,应该称作蚍蜉撼树才对。”


哂笑声中,苏奕长长舒展了一下身躯。


轰隆!


在他体内,似有万道轰鸣,澎湃沸腾的大道力量在运转,让他肌体绚烂,周身萦绕如梦似幻的道光。


这一刹,他彻底筑就归一境道基。


不止是断掉的左臂得到重塑,身上的伤势都早已不见。


浑身弥漫出的威势,直似万古青霄般,足可摇动星汉,倾覆九天十地!


对转世重修的苏奕而言,修为突破一个大境界,那等蜕变远远超出同境人物太多!


就像此时,他衣衫虽然破损染血,可他的威势,则和之前已是判若两人。


“我可真没想到,你观主竟可以凭借渡劫来扭转乾坤。”


远处,言道临喟叹。


他躯体兀自在燃烧般,无疑,在动用了那玉石俱焚般的禁忌秘术后,他这具大道分身所剩下的时间已不多。


“那你现在觉得,今日此时,尚可开怀否?”


苏奕迈步行来。


言道临眼神复杂,道:“你看我还笑得出来吗?不过,我倒是想用余下的时间,试试你观主的归一境道行,又强大到何等地步。”


说到最后,他眉梢阴霾一扫而空,变得决然而平静。


苏奕仰天大笑。


他身影一晃,挥拳杀来。


拳势如剑,大开大合。


言道临同样挥拳,拳劲如山崩海啸。


他躯体精气神如燃烧,威能远胜之前。


可仅仅一瞬,言道临躯体被轰飞出去上百丈距离,虚空都被砸出一道狭长的裂痕。


他那一条右臂,都被震得粉碎,血肉飞溅。


“好强!”


孟长云神驰目眩,震撼失神。


此刻的观主大人,完全不一样了,如神般睥睨,如仙般超然,而其战力,则霸天绝地!


“这可比少爷当初最巅峰的时候更生猛了!”


魏山喃喃。


在当今世上,他是最熟悉观主的人之一,一眼就看出,此刻的苏奕,比之当初最巅峰时的观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掌教啊掌教,你之前还曾问我,观主的转世之身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而现在,你是否已明白?”


冥王心中呢喃。


“怎会……”


九天阁天祭祀卢云神色惨淡,目眦欲裂。


同一时间,言道临便是城府深沉如海,这一刹也不由倒吸凉气,脸色空前凝重。


“这一拳如何?”


苏奕问道。


言道临唇角一阵抽搐。


苏奕此刻的仪态和言辞,和之前他动用半步羽化境的力量打压苏奕时如出一辙。


“比之真正的羽化境,差远了。”


言道临没好气道。


他率先出击,以左臂挥拳,不曾退缩,反倒愈发强势了。


苏奕骈指如剑,横空一扫。


轰!


言道临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飞出去,躯体都被劈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裂痕。


“真正的羽化境有多厉害,我不清楚,但有朝一日,你的本尊若能踏足其上,我必将其踩在脚下!”


苏奕眼眸深邃,话语随意,却自有睥睨诸天之意。


“呵,现在先别吹嘘,你才归一境而已,注定不可能在我之前踏足羽化境。”


言道临伤势很严重,已快要支撑不住,但他却谈笑自若,似浑不在意那一身的创伤。


“而可以预见的是,这世间很快就会有踏足羽化境之人陆续出世,到那时,你观主只能自求多福了。”


言道临语气平静如初。


“这样的世道才有意思,若还和以前一样,我无须重修,也可剑压天下。”


苏奕笑了笑,“说实话,我很期待你的本尊可以活着踏足羽化境。这番话,我也曾对邓左那老牛鼻子说过。”


言道临沉默,眼神复杂,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钦佩。


半响,他说道:“论气魄,我的确逊色你观主一筹,我也很好奇,当踏足羽化之路后,你观主是否能将我踩在脚下!”


声音还在回荡,言道临再度出击。


那坚狠果断,淡看生死的姿态,让所有人都动容,心绪翻腾。


这就是九天阁掌教,能够成为星空深处最顶尖的巨头之一,绝非侥幸。


“好走不送。”


苏奕袖袍鼓荡,当空一振。


砰!!


一股无匹的剑意如神虹扫八荒,当撞在言道临身上时,后者本就残破不堪的道躯,轰然崩碎。


彻底形神俱灭!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混乱动荡的天地,兀自有硝烟弥漫。


附近山河,凋零残破,满地疮痍。


而天穹上,一缕天光大放,倾泻苏奕那一道峻拔的身上,让其成为天地间唯一的焦点。


赢了!


这一场对决,无论是苏奕,还是言道临,皆不曾借用外物。


在身陷绝境时,苏奕选择了渡劫破境。


言道临选择了赴死而战。


自始至终,两者皆不曾毁约,去动用威能恐怖的宝物或者底牌。


这才是真正的大道争锋!


以各自在道途上的造诣,决一个高低胜负,分一个你死我活!


纵使魏山、孟长云等人,都很难去诋毁言道临。


纵使是天祭祀卢云,都不能指摘苏奕!


“这一战若传出,注定引发天下轰动,正如我之前所言,可名垂青史,为后世万万代所流传。”


魏山感叹,眉飞色舞。


“前辈所言极是。”


孟长云深以为然。


冥王呆呆地看着那立足在天穹下的峻拔身影,心绪却五味杂陈。


曾经的同辈之人,却变成了观主,还成了自己的长辈……


这感觉,着实太难以言说。


“观主……难道真的是不可战胜的?”


卢云神色黯然。


他比谁都清楚,掌教为了这一天来临,曾隐忍太久,付出不知多少心血去筹谋。


可到头来,终究还是输了……


忽地,卢云猛地一个激灵,发现苏奕靠近过来,不由心惊肉跳,道:“胜负已分,观主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苏奕摊开一只手,道:“战利品。”


卢云如梦初醒,连忙取出一块玉简,双手呈上,“还请大人收好。”


玉简是言道临所留,在开战之前,他曾说过,苏奕想要得知的答案,都记载于这块玉简内。


苏奕收起玉简,转身就走。


“小魏子、老孟,我们走。”


他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


魏山、孟长云和冥王皆跟随其后。


直至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开,九天阁天祭祀卢云这才如释重负般长松一口气。


他心中喃喃:“果然如掌教所言,观主不屑于将这一场仇怨波及到九天阁其他人身上。”


而在九天阁山门内,凡是目睹这一战的强者,皆神色黯然,垂头丧气。


同一时间


苏奕乘坐于一艘扁舟上,惬意地躺在了船尾处,拎出一壶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起来。


他现在什么都不愿再想,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巩固一下才刚刚破境的道行。


孟长云在驾驭扁舟。


魏山和冥王父女则在低声交谈。


飞仙禁区。


一片幽暗荒芜的灰色天地中。


偶尔会有一道仙光划过天宇,比流星都璀璨和耀眼。


大地上,一片骨骸堆积的丘陵旁边,言道临正在打坐,修复身上的伤势。


之前,他曾历经一场恶战,和一群疑似生前是羽化境存在的逝灵激烈厮杀,以至于遭受重创。


“快了,用不了多久,我便可真正踏入羽化之路!”


言道临心中轻语。


忽地,他眉头一皱,猛地咳出一口血来,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


他神色明灭不定,怔怔许久,最终一声苦笑,“没想到,穷尽漫长岁月的付出和隐忍,在界王境中,终究还是输给了转世归来的观主……”


ps:这几天原来是双倍月票……算了,没脸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