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还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曾朵看着韩望获他们做好伪装,走出了房门,就收回了目光,一步步来到客厅窗户前,眺望外面。


“这有七八楼高啊……”她略感诧异地说道。


她这种遗迹猎人的经验是选二三楼临街,方便跳窗逃跑。


难得有机会给别人解释,龙悦红当即说道:


“这叫反其道而行之,这样一来,不会成为大规模排查的主要目标。”


“可既然是排查,他们迟早会上来。”曾朵还是有点不解。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察觉,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了,提前做好了准备。”龙悦红突然体会到了组长平时给自己讲解的心情。


带着一点自得,带着一点好玩,又带着一点期待,希望不用说得那么详细就让目标自行领悟。


曾朵微皱眉头:


“那要怎么逃?”


“有军用外骨骼装置,这个高度不算什么。”旁边的白晨简单说了一句。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尤其楼房外还有阳台、管道和各种凸出物,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人想从七八楼攀爬下去不要太轻松。


听到这个回答,曾朵感觉自己表现得像个土包子。


受前面休克的影响,她身体状态不是太好,指了指客厅单人沙发,礼貌问道:


“我可以坐下来吗?”


“你不需要太拘谨。”白晨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


她在借助建筑的高度,观察周围街区的情况。


这也是“旧调小组”选高楼层租住的原因,有狙击手的他们非常清楚制高点的重要性。


而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存在,让他们不用担心撤离路线。


听到白晨的回答,曾朵笑了笑:


“但也不能把自己当主人。”


活得还挺,挺通透的……龙悦红想了半天,总算从旧世界娱乐资料里想出了一个形容词。


白晨转过身来,望向缓慢坐下的曾朵:


“你就只有这些问题?”


不关心“旧调小组”的来历和目的?


曾朵想了几秒,自嘲一笑道:


“我活不了多久了,关心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能解救镇子内的大家,别的我都无所谓。”


白晨抿了下嘴唇,没再开口。


…………


缓慢启动的吉普车内。


开车的蒋白棉看了眼后视镜,笑着对韩望获道: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在找你?”


后排偏左位置的韩望获缓慢点了下头:


“对。”


“那为什么不联络我们?”副驾处的商见曜开口问道。


韩望获沉默了下去,未做回答。


蒋白棉笑了笑:


“没关系,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用那么见外。”


韩望获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格纳瓦,微皱眉头道: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


“关心你,观察你。”商见曜说着真的不能再真的话语。


至于对方怎么理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韩望获未做进一步的询问,抬手摸了下自己脸庞上的伤疤:


“我并不觉得我们非常熟悉,太过热切的态度只会让人警惕。


“你们也是灰土人,应该知道一句俗语: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蒋白棉笑了一声:


“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我们盗的?”


韩望获不说话了。


蒋白棉其实看得出来韩望获过去肯定因为自称朋友的人受过伤,脸上两道疤痕之一或者全部就是这么留下来的,所以他才这么警惕无缘无故的靠近。


而且,以他别扭的性格,应该也是不想自己脆弱的状态暴露在我们面前……蒋白棉念头转动间,商见曜跟着笑道:


“如果是奸,我觉得不管哪一个,都不算你吃亏,呃,小红可以再讨论一下。”


韩望获没去接这个话题,有感而发道:


“还有另外一些原因,比如,你们来历不清,我怕卷入更大的麻烦,嗯……你们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对,我比较担心。”


“只有他,谢谢。”蒋白棉迅速回了一句。


她可不想和有证的家伙分在一组。


商见曜则一脸疑惑:


“我们很正常啊,究竟什么地方让你产生了我们精神状态不太对的错觉?”


韩望获以为“我们”指“薛十月、钱白、顾知勇”等人,未深究此事,斟酌着问道:


“你们是真的想提供帮助?”


既然已经开始对话,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把事情问清楚。


在这方面,他没有顾忌太多,因为关系到他的生命。


“你希望是假的?”商见曜笑着反问。


韩望获沉默了下道:


“为什么?”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一,我们是朋友。”


朋友……韩望获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


“二,我们确实给你带来了麻烦,让你的安排被打乱,完成任务的希望变得渺茫。”商见曜继续说道。


这一点,韩望获虽然不敢说出口,但心里确实有这么想过。


商见曜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


“三,我们的理想是拯救全人类。


“初春镇那些人也是人类的一员,又没做过什么坏事。”


韩望获又一次确定对方的精神状态有问题。


这时,蒋白棉随口接道:


“再说,我们也得出城避风头,正好帮你的忙。”


韩望获的目光在这一男一女身上来回转移了几次,最终放弃了追问。


“要听歌吗?”商见曜热情地询问起来。


他已经把小音箱从战术背包内拿了出来。


“不用。”韩望获谨慎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商见曜失望地叹了口气,转而对格纳瓦道:


“老格,不要装了,大家都是朋友。”


扮演着普通机器人,一直没有插话的格纳瓦活动了下金属关节,眼中红光闪烁地说道:


“如果有相应的教程和仪器,我可以尝试做器官移植手术。”


韩望获猛然侧身,望向这机器人。


“它,它是医疗领域的智能机器人?”韩望获惊疑不定地询问起薛十月和张去病。


这种功能化、生活化的机器人只存在于大势力中,对小型队伍来说,太奢侈了,能力太单一了。


“不,我是真正的智能机器人,拥有和人类一样的学习能力,以及更高的效率。”格纳瓦向韩望获伸出了银黑色的金属手掌,“认识一下,格纳瓦,曾经的塔尔南镇长,‘地下方舟’管理委员会的第一任会长。


韩望获听得一愣一愣,好半天才有所明悟:


“你是‘机械天堂’的?”


作为红石集治安官和镇卫队队长,他对“机械天堂”和塔尔南还是有足够了解的,刚才只是没想到薛十月团队竟然拐带了一名真正的智能机器人。


他看着格纳瓦始终没有收回去的金属手掌,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对方握了握。


“对。”格纳瓦模拟人类,发出了一声叹息。


韩望获正待再问,突然发现车辆行驶的路线有点问题:


“这不是去安坦那街?”


安坦那街在偏西北方向,接近工厂区,吉普现在则是往东北方开。虽然这依旧会抵达青橄榄区,但已经有点南辕北辙了。


“先去别的地方办点事。”蒋白棉笑着回答道。


许久之后,吉普停在了乌戈旅馆外面。


“一起进去吧,老格守车。”蒋白棉对韩望获点了下头。


看到他们进来,乌戈什么都没说,拿出了一个陈旧的蓝色小包。


“你们要的。”他将略显鼓胀的小包推给了蒋白棉。


这里面装的是福卡斯将军承诺的六千奥雷。


商见曜接过小包,拉开拉练,随便扫了一眼,未做点数就把它丢进了战术背包内。


金额不小……韩望获只是用眼角余光瞄到拉练处的钞票,就有了这样的判断。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乌戈仿佛在替福卡斯将军询问,“我看你们最近有点麻烦。”


蒋白棉笑了笑:


“暂时没有,但之后可能得请你们帮忙,让我们安全出城。”


她先点这么一句,方便福卡斯将军那边做些准备。


“好。”乌戈平静回答道。


蒋白棉没再多说,转身走向了外面。


她、商见曜和韩望获虽然都做过伪装,但也不方便长久停留在随时可能有人来往的旅馆大厅。


完成这件事情后,他们依旧未去安坦那街,而是来到了红巨狼区斯特恩街,拜访“黑衫党”二老板特伦斯。


这一次,韩望获和格纳瓦一起留在了车上。


蒋白棉和商见曜是从后门进入的,只有一名“商见曜兄弟会”的兄弟看见他们,帮他们开门和引路。


“这是最后的六千奥雷。”蒋白棉拿出刚收到的那些现金,推给了特伦斯。


她没用那个蓝色小包。


特伦斯并没有第一时间收钱,目光又有点呆愣又有点惊讶地来回审视起薛十月和张去病。


他已经知道好朋友在被“秩序之手”全力追捕,还以为他们再也不敢露面,欠的钱就这么没有下文了。


谁知道,身处险境的他们竟然没忘记还钱,冒险来还钱!


这是什么精神!


蒋白棉笑着提醒道:


“我们的机械手臂。”


特伦斯回过神来,不无遗憾地说道:


“你们可以等局势平稳下来再还的……”


最好永远不还,那样一来,略等于他用六千奥雷买到了一只T1型多功能机械手臂。


这简直赚翻!


“不行,做人要守信用。”商见曜义正辞严地做出了回应。


“好吧。”特伦斯点数了一遍钞票,恋恋不舍地去楼上保险柜里拿出了“旧调小组”那只机械手臂。


这件物品被带回车上后,看得韩望获眼睛都有点发直。


“我们能弄到新型号的机械手臂,就有能力拿到机械心脏。”蒋白棉笑着说道,“哎,就是怕时间来不及。”


不等韩望获回应,她对轮换开车的商见曜道:


“现在可以去安坦那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