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386章 就这么一堆辣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乎是瞬间,飞舟就被拍成了碎片。


六个绿油油的身影,朝地面栽下。


落地之后,六人顿时将地面砸出好几个大坑,掀起一阵冲天的灰尘。


而看到这一幕,后面追击的几十个武帝顿时瞪大了眼镜。


“这……”


“这这这……”


“那飞舟的速度,恐怕是仙级别的宝物,却被他们这样轻而易举的追上摧毁,那他们的实力……”


“最起码也是仙级别的高手!”


“这个城到底是什么城啊,怎么会有这么多这种层次的高手。”


“是啊,这种高手不应该都在仙界吗,怎么都聚在这里!”


后面跟来的这些武帝,大多数是撼天阙他们后来招来的工人,见到这一幕,同样是大吃了一惊。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之前他们在大厅的时候,就觉得那厅里就已经是超级阵容了,可是比起眼前这临空而立的三百多位,那算的了什么啊!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


这城里面除了这三百多位,会不会还隐藏着其他的高手?


嘶!


一想到此,众人忍不住牙根打颤。


这一次,他们算是真正的开眼界了。


“哎呀,打武帝可真不好打啊!”


这时,那三百多位中,其中一个老者忍不住感叹道:“稍不留神多用一点力量,可能就将他们给弄死了。”


“是啊,这力量可真不好控制啊!”一旁,一个系着围裙的大妈说道。


“还好,还好没手滑,哈哈。”


又一个男子笑道。


“行啦行啦,赶紧散啦散啦,我那一箩筐还没卖出去呢。”另一个老头挥挥手说道。


“说得对,赶紧散吧散吧,我家里的鸡也还没有喂呢,回家喂鸡了。”一个大妈嘀嘀咕咕的说着。


众人纷纷点头,在天空中化作一道道流光,随后归位到了平江城中。


平江城,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熙熙攘攘的,叫卖声,吆喝声络绎不绝,好似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而那几十名武帝在他们离开之后,也纷纷缓过神来,架起那六名绿衣人就朝酒楼里赶回。


“先生,抓回来了。”


“抓回来了先生。”


众人纷纷喊道。


“噢?”


易枫眼眸一亮,大声吩咐道:“你们先把他们身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我搜出来,我上个厕所去去就回。”


“是。”


在易枫走后,几十个武帝顿时围向了那六名绿衣人,不到片刻的时间,就将他们身上的所有宝贝都搜了出来,也包括储物袋里面的好东西。


见到这些好东西,在场不少人都流露出炙热的目光。


因为这六个人实在是太肥了。


各种帝品的宝物不说,还在其中发现了一两件仙级别的宝物。


“这六个家伙,到底哪来这么多好东西?”


“是啊,我堂堂九命武帝,这些好东西平时见都没有见到过。”


“对,刚才出现的飞舟就已经很蹊跷了,估计他们的来头不小啊。”


“来头不小又怎么样,难道还敢来平江城闹事不成?”


“那倒是。”


众人议论纷纷,等待着易枫。


尽管他们对这些宝贝都很垂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打小心思。


而上完厕所的易枫也终于赶回。


“先生,这是从六人身上搜出的东西,还请先生定夺。”众人纷纷躬身说道。


“好。”


易枫连忙走过去,检查起这六人的物品,亦是想要看看有什么值钱的。


众人则是在一旁安静的静静等待着。


在众人的注视中,易枫随手拿起了一颗珠子,观摩了起来。


“先生这个是……”


见状,一名九命武帝想要介绍,这是曾经有过记载的帝品宝物无水珠,相传有了它,能够逢水破水,视水如无物。


不过,一旁的撼天阙瞪了他一眼,沉声说道:“要你多嘴,先生能不知道么?”


闻言,那九命武帝连忙闭嘴。


而看完珠子的易枫,又拿起了一张看不懂的符纸,画的花里胡哨的,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出来是啥。


随后,他又将目光落到了一个木盒子之上,鼓捣了一阵,也没发现有什么作用。


终于在一样一样的检查之后,易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抬起脑袋问道:“搜这么半天,就搜出这么点垃圾玩意儿么?”


易枫这一句话,顿时将在场的人集体问懵了。


就这么点垃圾玩意儿?


大佬,这可是十几件帝品宝物,以及两件仙级别的宝物啊!


尽管不知道这六个人是怎么来的,但这些宝物每一样拿出去,都是可以引起轰动的存在,到了您的嘴里,却成为了垃圾玩意儿?


眼界要不要这么高啊?


其中一个砌墙的终于忍不住了,轻声说道:“先生,您是不是看走眼了,这可不是什么垃圾玩意啊?”


“闭嘴。”


“要你多什么嘴?”


见状,在场众人纷纷将目光瞪向了那个人,传出了叱喝的声音。


“行了。”


易枫摆了摆手,并没有怪罪他。


心中反而是叹了一口气。


穷苦人终究是穷苦人啊,看什么都像是宝贝,可是这些垃圾玩意能有什么用?


远没有几枚金币来的实用。


“人啊,眼界终究还是要稍微放高一点,心有多高,天便有多高,尤其是男人,当有大抱负!”


他明白,这些穷苦人的思想很难一下子掰正过来,但该说的,他还是要说一句。


似乎是为了告诫他们不要将眼界放在无用的东西上,也似乎是为了告诉他们这些东西真的是没卵用的垃圾,易枫几脚踩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