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220章 没有半点夸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尊,我们又没有带天蟾丝,就这样贸然造访真的不好。”


门口,书琴画脸色担忧地说道:“万一引起这位前辈的不快,那就严重了。”


“你这孩子,我们又不是上门来闹事,又怎么会得罪?”雪沁竹颇带教训地说道:“再说回来,为师若是不先去拜访一下,又怎么决定要不要将天蟾丝给他呢?”


“唉,师尊,您应该信我,直接将天蟾丝带来的。”


书琴画摇着脑袋,俏脸难看地说道。


雪沁竹依旧不以为然。


尽管她看着头顶牌匾上的武意也能判断的出,这里的主人的的确确是一位高手。


但也并不能因为对面是高手,就直接将自家的镇山之宝给拿出去。


而且,对方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她作为魔音宗宗主,万里迢迢亲自来拜访,也足以体现她的诚意了。


所以哪怕是高手,也总得卖她几分薄面吧!


“走吧,我们进去吧!”雪沁竹说道。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书琴画摇了摇头,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闷着头皮上前。


“书琴画,拜访先生,请问先生在吗?”


正在后院刚忙活完的易枫,听到声音害来不及洗手,就朝大门走去。


终于,易枫走到了门口。


便是见到温柔婉约的书琴画,和一名气质不凡的美妇。


同时间。


雪沁竹也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易枫。


看向了这位,她弟子口中“手笔通天”的绝世高人!


可是。


她有些失望。


因为这位除了气质不凡,温和儒雅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出彩之处,甚至还年轻的不像样子。


“见过先生。”


书琴画恭敬打招呼,同时她连忙朝雪沁竹使了个眼色。


“见过先生。”


碍于书琴画,雪沁竹也抱拳打招呼,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恭敬。


书琴画脸色有些尴尬,连忙介绍道:“先生,这位是我的姨娘,她这次随我一起来拜访您。”


显然此刻的她并没有忘记,当初陆青山在门口的告诫。


一切,以凡人的姿态。


“你们好。”


“外面冷,进来坐。”


易枫笑了笑,便背负着双手回头朝武馆走去。


“师尊您,在这位先生的面前,态度怎的如此不恭敬?”书琴画略带责备地说道。


“徒儿,你确定你没有搞错人?”


可雪沁竹却反问道:“这位可真不像什么高手啊,若非这个武馆的牌匾确实有些不凡,恐怕我都转身离去了。”


“师尊,您看不清这位先生的深浅,是因为他修为实在是太高了!”书琴画连忙解释道。


雪沁竹摇了摇头。


显然,她并不认同书琴画的话。


看着易枫的背影,她跟着提上了脚步。


也罢。


就进去看看此人的深浅。


“师尊,进门务必要调整心境,压制好修为,不然的话……”书琴画跟上,同时连忙提醒。


“你不必多说,我心里自有数。”


雪沁竹摆手打断了书琴画的话,提步不以为意的踏进了武馆。


可走进的那一刻,刚还闲庭信步的她,脸色瞬间大变。


墙壁两旁,十八幅神兵图画散发出庞大威压,朝她侵袭而来,顿时将她压制的不能动弹。


于此同时,她胸口一闷。


一口甘甜涌上来,被她强行咽了下去,脚步也闪电般的退了回来。


此刻的她,脸色完全变了一副模样,急忙地看着书琴画问道:“徒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尊,我跟您说过了,进门一定要调整心态,压制好修为。”书琴画脸色难看地解释道:“因为上次来我就感受到了其中利害,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怎么样,你伤势怎么样?”


“我没事。”


雪沁竹心不在焉地说道,因为比起伤势,她意识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眼前这个青年,恐怕真的像她徒儿所说的那般恐怖!


这一次。


很可能是她坐井观天了。


“徒儿,快随我进去。”


比起刚才,雪沁竹完全换了一副模样,急忙朝武馆走去。


不过这一次。


她将修为压的死死的,心境也调整到了最为平和的状态。


果然再进去,并未有刚才的威压。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敢多看这十八幅画。


可然而,她没看这十八幅图画,却看到前堂挂着的那一面镇妖镜。


尽管她不是妖,却在这面镜子之下也感觉头皮发麻,宛如身上的所有秘密都显露了出来。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可刚刚穿过前堂,心中未曾平复的她,却又连连遭受震撼。


那挂在一旁的雨伞……


桌子上的抹布……


角落里的镰刀……


槐树下的石桌……


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物品……从皇品到帝品应有尽有,无一不是震撼着她的眼球。


“请坐。”


此刻的易枫才来得及洗个手,一边招呼两人的同时,从旁边抽出了一张宣纸擦手。


见到这张宣纸上的山水画,雪沁竹直感觉窒息。


尤其是这样一张价值连城的山水画被易枫擦手毁掉之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丢在装垃圾的桶里的模样,直让雪沁竹心中泛起巨浪。


她到此时此刻,才明白过来,书琴画对她说的没有半点夸张。


而她也深刻领会到了,“手笔通天”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看着雪沁竹这幅模样,书琴画脸色复杂。


其实早在进来之前,她便预料到了雪沁竹进来之后,会是这般模样。


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谁还能够保持的住平静。


而反应过来的雪沁竹也猛然后悔,自己没有听书琴画的话,更后悔没有将天蟾丝带来。


于是她想要补救。


目光看向书琴画,急忙传音道:“徒儿,快跟这位高人说,说这次我们来的仓促,没有带天蟾丝,但是我会叫宗中长老以最快的速度送过来,并且他若是还有其他需要的,只要我魔音宗有的,都可以一并送过来。”


书琴画点头,稳了稳心境,将紧张地目光看向了易枫,微微张开了红唇。


“先生,本来这次来是要将天蟾丝带给您的,但是抱歉出了点意外没有带来,不过您放心,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天蟾丝送来,先生您看……”


说罢,书琴画和雪沁竹将忐忑的目光看向了易枫。


秋-君羊:衣漆一一凌武思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