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219章 渣男髅本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呜呜……”


“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阴暗的台阶下,一条蜈蚣心中哀嚎着。


这段时间。


他真的是怀疑人生了。


这武馆带给他的惊骇和恐惧,简直就是一次次刷新着他的上限,这样下去,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无法逃出这个台阶缝了。


“呜呜……”


哭丧中,他猛的一个激灵,便看到有一只白花花的大手朝他抓来。


危机中,夜风蜈蚣下意识咬去。


“咔!”


然而,却像是咬在一块钢铁上,后者屁事没有不说,自己那对咬人的尖钳却嘎嘣断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啊!”


“我的钳子!”


夜风蜈蚣内心咆哮,可下一刻他就被这只手掌给抓了出去。


骷髅坐在台阶上,把玩着手中的蜈蚣,将之吊在空中的同时,手指头还不忘在它那肚皮下弹了弹。


“庆啊,你说蜈蚣分公母不?”


骷髅忍不住朝一旁的狗子问道,问话的同时手指头又忍不住的弹了弹。


“应该分的吧!”


敖庆不确定地说道。


“唉,你说我髅本伟多厉害的一骨,女人玩不了,沦落到玩蜈蚣了,真是一分钱难倒骷髅骨啊!”骷髅摇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哥,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看着大哥这般生无可恋,狗子敖庆顿时传出悔恨的声音。


“害,还说这些干嘛,都是命!”


骷髅长叹着气。


“哥,不要灰心,您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宇宙无敌,天仙下凡,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两小无猜,坐井观天,青山绿水,而且还是除主人之外,全天下第一渣男,以后总会有钱的!”敖庆加油打气道。


“庆啊,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这夸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还是跟你说话舒服啊!”


骷髅将手掌落在敖庆的肩头上,想起什么又问道:“不过你前面说的,我知道大概知道是夸我的,可你倒是跟哥好好说说,那最后的渣男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也不知道出自何处,倒是听地里干活的那几位经常说主人是渣男,应该是一个赞美词吧,就像美男差不多的意思。”狗子挠了挠脑袋,大概这么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个名字我喜欢。”骷髅满意地说道:“我打算了,以后我就叫渣男髅本伟了!”


“恭喜哥贺喜哥。”


狗子安慰道:“所以哥,咱资本在,不愁没钱对不,大不了我们重新找个地方搞钱?”


“好!”


“说的好。”


骷髅一拍大腿,站起来说道:“庆啊,你的话让我重拾了信心,我们重新去搞钱。”


“对,继续去搞钱,奥利给!”


狗子举起爪子,加油打气。


一时间,一骨一狗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一拍即合拿着一个金币就出门了。


而那条蜈蚣,髅本伟也下意识带了出去。


看着这两货出了武馆,躺在躺椅上的易枫瞟了他们一眼,也没管。


乐得清闲。


“先生,请问您在吗?”


就在这时,店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易枫起身朝外走去,微微笑道:“原来是你啊,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今天是特意来拜访先生的。”来者正是云仙阙,于此同时她手中还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客气了,进来坐。”


易枫笑着招呼,将云仙阙请了进来。


即便是第二次来这座武馆,但里面处处是宝的一幕,已经还是让云仙阙忍不住惊叹。


坐下一阵闲聊之后,云仙阙这才恭敬的起身说道:“先生,上次听您说琴弦断了,所以我回去找到了这根鸿途丝,这根鸿途丝或许比不上书琴画小姐所说的天蟾丝,甚至我也不知道先生看不看得上,但这是我的一番心意,还望先生能够收下。”


说着,她恭敬将手中盒子递了出去。


不过,她心中很是忐忑。


生怕易枫看不上这鸿途丝,所以此番举动,她完全是闷着头皮。


因为鸿途丝尽管不错,但也只是宗品而以,宗品的东西以这一位的底蕴来说,恐怕连破烂都比不上。


但是即便如此,这也是她在短时间内,能找到的最好能当琴弦的东西了。


即便是这样,也动用了风云谷的大资源。


但是在云仙阙看来也值。


甚至不求在易枫这里得到什么大机缘,但凡能让易枫对她们有些好感,都是大值特值!


“噢?”


易枫微微吃惊。


亦是没有想到这个妹子居然这么到位,不仅将他上次说的话放在心上,还亲自送了过来。


所以易枫大为感动,所以冯管这丝好不好,人家都这番诚意了,易枫也没有拒绝之理。


“云小姐实在是太客气了,你的心意我收下了。”易枫也没有客套,接过了云仙阙递来的盒子。


“啊真的先生?”


“先生不嫌弃真是太好了。”


见到易枫并没有嫌弃她的东西,云仙阙受宠若惊,顿时惊喜出声,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姑娘……


莫不是看上我了?


因为这模样让他想起了前世的某个舍友舔狗,送的东西被女神接受了,也是这样一般无二。


不由得,他偏头看了看不远处镜子里的倒影。


嗯!


是有点帅。


“谢谢先生,我就先告退了。”云仙阙面色红润,开心之下便朝易枫告退,就要蹦蹦跳跳的离去。


“诶等等。”


看着这妹子的模样,易枫总感觉有些压力。


“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云仙阙忍不住问道。


“上次见你过来,似乎你也挺喜欢字画的,我这里有一副不错的字画,送给你了吧!”


说着,易枫回身从房间里拿出一幅画。


毕竟在易枫看来,不管这妹子是不是喜欢自己,礼尚往来总归是没错的。


看着易枫手中的画,云仙阙双手捂住了红唇,瞪着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她此番前来,可根本没有想易枫能够给她什么机缘,却没有想到易枫如此大义。


她明白,易枫的这幅画代表什么。


顶天的机缘!


“谢谢先生。”


一时间,云仙阙激动的眼泪都流下来,朝易枫鞠了一躬,双手郑重的接过字画,这才告退。


送走云仙阙之后,易枫打开了盒子,观察着那鸿途丝。


出乎易枫的易枫,这玩意当琴弦真不错。


于是易枫连忙将吉他拿了出来,便自己动手将琴弦换了。


也在这时。


武馆门口又出现了两道人影。


正是魔音宗宗主雪沁竹,和满脸复杂的书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