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218章 你会错失良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他人,在外面等待着。


许久。


不见动静。


“啊!”


忽然,一道打破寒夜寂静的杀猪般叫声传出,随后一道白袍身影破窗而出,砸在他们的脚下。


“这是?”


众人看着脚下不成人样的白袍人,传出疑惑的声音。


“啊,是我啊,哎哟,好痛!”


白袍人正是第五长空,嘴中传出哭丧的声音,抱着不成人样的脸蛋嘴中倒嗦着凉气。


见状,众人顿时朝第五长空投去怜悯的目光。


这到底是遭遇了什么啊! 记住网址m.biqu6.cc


“那,还继续吗?”


这时,云仙阙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去?”


“要去你们去,反正我是不去了,呜呜……”


第五长空抱着脸蛋哭丧道:“这破卖面的比刚才那杀猪的还恐怖,这他妈都什么人啊,还专打脸……”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顾无言。


乘着夜色,灰溜溜的离开了平江城。


……


“师尊,相信我!”


平江城的某一处,书琴画拿着传音玉简,正与魔音宗宗主雪沁竹联系着。


“徒儿,平江城的事情我收到消息了,此人能够一击杀死江宇,的确可以说明他是一个武圣,甚至是武帝高手,可你因此就许诺出天蟾丝,是不是太过唐突了一些?”雪沁竹声音略带责备的问道。


“师尊,不是这样的,这位先生绝对不止武帝这么简单!”


书琴画焦急地解释道:“他随手创造的东西就蕴含强大的武意和意境,这根本就不是武帝能够做到的,而且他的手笔大到通天!”


“大到通天?”


雪沁竹疑问道:“怎么个大到通天?”


书琴画咬了咬红唇,回忆着武馆见到的一幕,这才郑重说道:“他宣纸上作出的字画堪比帝品宝物,可就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却拿来当手纸。”


“手纸?”


雪沁竹皱了皱眉,没反应过来。


“呃,说通俗点,就是,就是用来擦,擦……屁股。”书琴画有些难以启齿,这种词汇恐怕也是第一回出自她之口。


“哈哈。”


然而,雪沁竹却笑了起来。


“徒儿啊,我明白你要极力交好这位高手的心情,也的的确确是为我魔音宗着想,但是天蟾丝非同小可,而且对我魔音宗意义重大,我看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吧!”


显然。


雪沁竹并不相信书琴画所言。


闻言,书琴画脸色变得焦急,及其郑重地解释道:“师尊,我真的没有说谎,而且也已经答应了那位前辈,那位前辈也已经许诺,只需要我给他送去天蟾丝,他便能够应我们要求制作一幅画,相信我师尊!”


“徒儿,非是你师尊不通情达理,但是你说的手段是实在是太过于虚幻了一些,为师没有亲眼所见,实在是无法相信,更无法直接拿出我魔音宗的镇宗之宝天蟾丝。”雪沁竹拒绝道。


“师尊!”


“这可是天赐良机,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你会悔恨万分的!”书琴画焦急地说道。


闻言。


坐于山巅之上的美少妇雪沁竹沉默了。


尽管这事情虚幻的让她很不可置信,但是她也明白他这个徒儿的个性,也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也从未如此对她说过这种话。


想到此,她叹了一口气,改变注意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等过段时间,我忙完手里的事情,带上天蟾丝到平江城走一趟吧,到时候看看是否真如你所说,在做打算吧!”


“师尊,若是过段时间的话,什么都晚了,相信我师尊,这一次你真的要相信我,机会不等人啊。”


书琴画在这一刻急的都快要哭了出来,嘴中迫切地说道:“尽管我所说的很让人不可置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师尊您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一趟便知道了。”


“唉,罢了,明日我就启程吧!”


雪沁竹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没办法。


闻言,书琴画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便在平江城找地方住了下来,同时等待着雪沁竹的到来。


尽管南沙距离平江城距离很远,但是以雪沁竹的修为还是可以很快赶到的。


两日后。


当书琴画真正见到这个以一己之力将魔音宗带上辉煌的奇女子,书琴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见过师尊!”书琴画恭敬道。


“江宇那个老混蛋给你带来的伤害,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见到书琴画这个爱徒,雪沁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谢师尊牵挂,徒儿的伤当天在那位前辈那里就痊愈了。”书琴画说道。


“你啊你,把这个人说的如此神奇,我倒是要好好看看,究竟是不是如你所说。”雪沁竹看着自己的爱徒,没好气地说道。


书琴画低了低头,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师尊,您天蟾丝带了吧?”


“唉徒儿啊,天蟾丝乃我宗中重宝,我怎能随意带出呢?”雪沁竹摇摇头说道:“先带我去见见这位所谓的高手,若是他真有你说的这么神奇,到时候再将天蟾丝给他不就是?”


“什么?”


“师尊你?”


书琴画脸色猛的一变,满脸责备地说道:“我可是答应了那位前辈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天蟾丝带给他的,您却没有将天蟾丝带来?”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而且真想要我魔音宗的天蟾丝,哪这么容易,总得让我看看他的真本事吧?”雪沁竹毫无所谓的说道。


可书琴画却脸色苍白。


沉默了好久好久,抬起头满脸郑重地说道:“师尊,这件事情你大错特错了,搞不好,我们魔音宗会失去一个天大的机缘!”


“你这孩子,怎么跟为师说话?”


“真不给他天蟾丝,难道他还灭了我魔音宗不成?再者说回来,天蟾丝可是无限接近帝品的至宝,什么样的机缘又比得上天蟾丝本身的价值?”


雪沁竹丝毫不以为然。


尽管她明白书琴画所说的这一位可能是武圣甚至是武帝高手,也明白结交这种人的好处。


但是。


她并不认为,结交了这种高手,带来的好处能够超越天蟾丝本身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