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209章 这个人真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哥,埋这里安全吗?”


平江城一个偏僻之地,一个穿着黑袍的骷颅手持铲子,正带着一条狗在挖坑。


“放心吧,这里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的。”黑袍人充满自信的说道。


“那现在,我们应该是富豪了吧?”


狗子双爪也在帮忙刨坑,一边朝黑袍人说道。


“那当然,我们已经是一顶一的富豪了,能够包了整个平江城的小姐姐哟!”黑袍人笑眯眯地说道。


“其实哥,一直有一个疑问!”狗子用爪子挠了挠头,问道。


“啥疑问?”


“呃……就是我在想,哥您去怡红院的时候,到底是咋解决的?”


“尾巴骨?”


“脚指头?” 记住网址m.biqu6.cc


黑袍忽然停住了手里的活儿。


“庆啊!”他喊道。


“啊?”


“你知道揭人短,生儿子可能会没屁y的吗?”黑袍人语重心长地教训道:“再说,你哥是那庸俗的人吗,你哥我要的是被妹子包围的感觉,那种感觉你懂吗?”


“呃,好像懂了一些。”


狗子挠着脑袋,似懂非懂的点头。


“赶紧挖坑吧,哥晚点还要去找感觉。”黑袍人说道。


“好的呢,哥!”


一骨一狗,继续挖坑。


“居然追不上了。”


半空中,彭仙儿和长剑空踏空而来,看着已经失去踪迹的江宇,顿时皱起了眉头。


毕竟江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加上他们刚开始耽搁了片刻,所以此刻是完全看不到踪影了。


“下面有个人,似乎是个修士,还带着一匹妖狼,要不要问问?”长剑空看着下方带着一头狼的黑袍人,朝彭仙儿问道。


“嗯!”


彭仙儿点了点头,两人降低而去,悬浮在三丈高度。


“喂,我问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什么动静?”长剑空居高临下地问道。


“哥,有人跟你说话呢。”狗子轻声说道。


“噢。”


黑袍人点点头,随后接着说道:“庆啊,我在想,我平时应该揣多少钱在身上呢?”


“这个,我觉得得看你的需求吧!”狗子说道。


“我需求还是蛮大的,但是我怕揣太多被主人发现。”黑袍人纠结地说道。


“那这个确实有点不太好办!”狗子一时间也犯了难。


看着这实力不怎么样的一人一狼居然还自顾自的聊天,完全无视了他,长剑空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声音加重喝道:“我在跟你们两个说话,没有听到吗?”


“不过哥我觉得你哈,你可以提前到怡红院付掉一个月的钱,这样每天直接去人就行,身上完全不用带钱。”狗子灵机一动,说道。


“哎呀,庆啊,不愧是你啊,真是聪明,好办法啊!”黑袍人顿时传出了赞赏的声音。


“这有什么,毕竟哥你这么优秀,而跟在你身边的我,难道这么点办法也想不到?”狗子笑嘿嘿地拍起了彩虹屁。


“说的是说的是,物以聚类嘛,优秀的人总是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的!”黑袍人颇为傲然地说道。


然而。


一旁的长剑空却满腔怒火。


这一人一狼,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吗,居然还在聊自己的天,完全无视他。


难道是他武尊没有威慑力了吗?


不由得,他身上气势一露,武尊修为散发而出,携带着淡淡杀意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出。


“你们两个,是想找死吗?”


“庆啊?”


“啊?”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有点烦?”黑袍人问道。


“是有点。”


狗子深表赞同的点头。


“算了,送他离开吧!”


黑袍人放下手中的铲子,拍了拍手,看向了长剑空。


长剑空脸上泛起了冷笑。


果然。


人是犯贱的。


你不拿出点东西,人家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现在他武尊气息一露,还不是要乖乖的听话了?


可然而,他刚要开口。


那黑袍之下,伸出了一只白色的拳头。


“屁话真多。”


声音落下,长剑空顿时被锤飞,砸出了平江城。


“你……”


见状,彭仙儿脸色大变,可她来不及恐惧,那黑袍人又对向了她。


“你也是。”


“滚!”


又是一拳,彭仙儿直接步了长剑空后尘……


“哥,你不是说这里不会来人吗,你看刚砸飞的两个不就是?”狗子说道:“那钱藏这里不安全啊!”


“对哦!”


黑袍人恍然大悟,“那怎么办?”


“我看到武馆挖个坑埋了吧?”狗子灵机一动,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啊!”


“真聪明,走!”


两人扛着钱袋,偷偷溜回了武馆。


武馆中,易枫和陆青山对向而坐,正在下着围棋。


“你输了。”


易枫白子落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先生果然厉害,我又输了。”陆青山满脸惭愧。


“不怪你,毕竟你也刚学。”


易枫笑了笑,因为知道想要把棋艺提升,就不能总是下同一种棋,这不,象棋之后他又整上了围棋。


不过和陆青山这个菜鸡下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躺在躺椅上,将旁边的一个半成品的小木雕拿了出来。


毕竟还有着其他任务,所以下棋的闲暇之余,易枫还会提升提升雕刻的技能。


这段时间以来,雕刻虽然还未圆满,但是等级也不低了。


“先生啊,您听说平江城外的事了吗?”


陆青山坐在一旁,轻声说道:“那个墓地真被您说准了,好东西都被人捷足先登了,而且这个墓地根本就是一个骗局,那江宇根本不是要找什么传承人,而是要找人夺舍,现在很多修炼者都被他困在那里呢!”


“这种事啊,你个破老头就不用太过担心了。”易枫淡淡笑道:“你要知道,邪不胜正,再凶恶的人,总会有人制裁他的,也许在今天,也许在明天。”


陆青山瞳孔一缩。


顿时感觉易枫话中大有深意。


难道。


是先生要出手了么?


他看了易枫一眼,后者正在专心的雕刻着。


不一会儿,前世的“沙漠之鹰”手枪被他一比一还原雕刻了出来,栩栩如生。


在手中转了一圈,颇感满意。


不过,下意识瞥到那桌子上那皱皱巴巴的纸上,他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张纸是因为没棋盘,在其上画下方格凑合着下棋的。


可几把下来,这纸就皱皱巴巴的了。


“老头啊,你平江城应该比我熟,若是碰到有那种好的方木桌啊,方石桌啊都行,给我弄一个来。”易枫看着对面的青山老祖笑道。


“先生是要?”


陆青山忙问道。


“噢,用来刻个围棋盘,老这么用纸代替也不是办法!”易枫无奈说道。


“围棋盘?”


陆青山心中微惊,同时脸上也有些犯难。


毕竟先生用的菜刀是圣品,锄头也是圣品,而更重要的围棋桌,恐怕最低也是圣品,甚至是比圣品更高级的东西吧?


这他陆青山,到哪里去弄?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先生,这东西恐怕不好弄啊!”


“不急,总会有的。”


易枫笑着说道。


“总会有的?”


陆青山挠了挠脑袋,总感觉易枫这句话,也同样大有深意,可愚昧的他,一时半会却不知道具体为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