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173章 谁能救皇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


十万大山之外,被卷轴传送出来的敖毕方等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个个都是心有余悸,同时伴随着难看。


谁能想到,曾经被他们看不起的敖庆,居然是逼的敖毕方将珍藏千年的传送卷轴给拿了出来。


这等宝物,在敖毕方看来,就是一条命啊。


居然在敖庆身上就这么用了。


而且他们来时浩浩荡荡的二十多个人,到了此时已经只剩下寥寥几个妖宗,妖皇更是一个都不剩了。


“啊!”


一想到这里,他满腔的愤怒就忍不住爆发出来,周围的无数岩石在这声咆哮下爆裂。


可眼下,他们只能够灰头土脸的朝部落赶回。


通过传送阵之后,他们很快就已经回到了红日一脉。 记住网址m.biqu6.cc


红日一脉驻守的部分人和一些后辈听到动静,更是急忙的迎了过去。


可然而,当看到敖毕方等人的时候,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怎么,就只剩下这么几人?


而且一个个的都还这么狼狈!


可即便看到这一幕,众人还是没有朝坏的那一方面去想,毕竟去的阵容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尤其是敖毕方亲自出马,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


至于狼狈和少了一些人,恐怕是分批次回来吧,不过说起来,敌人应该也确实不弱。


所以,众人依旧是热烈笑容迎了过去。


“拜见毕方大人,毕方大人出马,想必是将那武馆给拿下了!”一名后辈妖王连忙献媚的说道。


“是啊是啊!”


“毕方大人果真厉害。”


见状,其他后辈也连忙溜须拍马。


敖毕方被戳到痛点,脸色微微一变,却并未理会他们。


可这妖王却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又继续献媚的说道:“既然那武馆拿下了,想必敖庆也肯定被毕方大人给抓回来了?”


“你哪儿这么多逼话?”


又被戳到痛点,敖毕方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过去,那溜须拍马的妖王顿时被他拍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见状,人群一阵惊恐。


看着敖毕方等人那阴沉的脸色,众人心里才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恐怕,是真的出事了。


敖毕方没有理会他们,在首座上落下,阴沉着脸,许久许久没有说话。


大堂,陷入一片寂静。


在此刻,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来人,将破尊丹给我拿出来!”


终于,越想越不甘心的敖毕方传出命令的声音。


“您这是要?”


众人纷纷震撼目光看向了他。


“不错,已经等不了了。”敖毕方声音沙哑地说道:“敖庆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倾城……倾城这个希望也已经破灭,只能我自己动手了。”


“我服下破尊丹虽然无法成为真正的妖尊,但是足以让我成为半尊,半尊境界,足以击败噬天皇了。”


他的声音一落,场中的众人皆是一片震惊。


“毕方妖宗,你要知道,破尊丹我们红日部落就这么一枚,你若是服下了,那就没有了,未来即便有有天赋的后辈冒出,也无法让他破尊了。”


这时,其他几名妖宗传出担忧的声音。


要知道,妖宗和妖尊是一个绝对大坎,不知道卡了多少天赋出众的族人。


例如噬天皇,敖毕方都是妖宗大圆满,可是始终突破不了那一步。


当然,由于天赋的原因,他们这种人即便服下破尊丹,最多也只能破个半尊。


本来这颗破尊丹是留给敖倾城的,可是敖倾城完璧不在,已经不值得他们在付出什么了。


“我想清楚了!”


敖毕方咬牙说道:“这是他们逼的,若是敖庆归来,我们将再无机会,而只要拿下了噬天皇,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敖庆!”


众人权衡着利弊,终于是点了点头。


拿到破尊丹之后,敖毕方随之进入了闭关,而在破尊丹之下,他顺利进入了半尊境界。


而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发起了内战。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广阔的噬天妖狼领土,就分为了两块。


也在今日,敖毕方和噬天皇终于是爆发了一战。


而因为敖毕方是半尊境界,即便噬天皇因为皇族一脉有不菲的资源,可是还是落败,挨下敖毕方一掌,仓皇逃走。


夜晚。


脸色惨白的噬天妖皇和一名垂暮的老者坐在一起。


“金老,如今族内爆发内战,而那敖毕方又突破半尊之境,若是拖下去,势必会被那红日一脉得逞啊!”


噬天皇脸色难看地看着老者,轻声问道:“虽然你已闭关数百年,但您的占卜即便在上一辈中,也早有传闻,所以今日请你出关,便是想要你帮忙算一卦。”


“如今皇族之危,如何能解?”


“唉!”


老者轻轻一叹,手中升起了几道符文,随着微微波动在他身上泛起,他缓缓闭上了双眸。


噬天皇紧张的在一旁等待着。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老者这才张开了眼睛,本就垂暮的他,更是笼罩上了一层死气。


“金老辛苦。”


噬天皇连忙出声,随后将期盼地目光看向他。


“救你皇族一脉,如今只有一人!”老者疲累地说道。


“是谁?”


噬天皇眼眸一亮。


“你儿子。”


老者说道。


“我儿子?”


噬天皇不可思议,他这三个儿子似乎没有一个能够撑起这种事情的啊。


若说最好的……


“我的大儿子?”


老者摇了摇头。


“那是我二儿子?”


噬天皇皱了皱眉,既然不是大儿子,那肯定是二儿子,毕竟除了大儿子之外,最好的是二儿子了。


然而,老者又摇了摇头。


嘎!


噬天皇浑身一颤,站起来,瞪着眼睛问道:“敖庆?”


PS:继续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