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武道第一宗师 > 第170章 那世界,那时光,那青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


易枫轻点了点头。


反正都是喝了酒吹牛批,也没管他们信不信。


可他并不知道,他的这一句话让他们心神直颤抖,眼中的狂热和尊敬更是攀升到了极点。


和易枫认识这么久以来,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确认过易枫具体是什么修为,而易枫自己也从未透露过半点关于自己修为的信息。


再加上他们也不敢过问,便致使他们一直只能够靠易枫施展出的一些手段,来猜测易枫的修为。


而今天。


易枫是终于透露了一点点,关于他修为的线索!


仙!


仙无疑。


尽管以前猜测过,但也只不过是猜测,而这一次算是铁证了。 记住网址m.biqu6.cc


因为他们肯定,即便是仙江大陆最强的武帝,也绝对做不到横穿世界,恐怕也只有这种上界中,传说中的仙才能做得到。


不由得,他们对易枫更加的尊敬,心里面也倍感的自豪。


从心里升出一股浓浓的荣耀感。


而这种荣耀,也不仅仅是他们自个儿,甚至未来他们的后辈游历大陆的时候,也能够挺起胸膛说一句,遥想当年,我家老祖宗可是给仙干过活,一起吃过饭。


简直就是光宗耀祖!


“我说另外一个世界,你们激动什么?”


易枫白了他们一眼。


见状,众人脸色燥热的低下脑袋,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尽管跨越世界这种通天手段在前辈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听来,还是难以压住心中的震撼。


“先生,您继续说。”


“对对对,先生能否跟我们讲一讲,那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讲一讲那个世界的故事。”


接着,他们又满脸期盼的朝易枫问道。


易枫点点头,遥想起了前世的东西,心中不免动容,这么多年来,还是放不下啊!


也罢!


就当个故事给他们听吧,反正喝多了吹牛皮!


“那是另一个文明,那个世界的人也很聪明,也很强大,他们制造的东西真要拿出来,毁灭仙江大陆也轻而易举,甚至,可以让整个大陆的所有生命灭绝!”


“嗦!”


闻言,吴永鸿等人顿时打了个颤抖。


互相对视着目光,纷纷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撼。


这等手笔,堪称恐怖如斯。


仙江大陆这么大,也没谁听说过有什么人能够将整个大陆给毁掉,更别说让所有生命都灭绝。


“那先生在那个世界,处于怎么样的层次?”吴永鸿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啊?”


易枫笑了笑,道:“勉强算是个平均水平,当然在那种真正的大佬面前,只能算个底层!”


“啥?”


“底层?”


易枫这句话,差点没讲他们吓晕过去。


强如先生,谪仙一般的人物,居然在那个世界只能勉强算个平均水平?


那那个,世界的人到底有多强大?


莫非人人是仙!?


一想到此,他们倒抽着凉气,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若是他们这些人跑到那个世界,岂不是渣渣般的存在?


“那先生在那里,有什么其他自己的故事吗?”一番震撼后,陆青山又忍不住问道。


“七七八八的故事当然也有,比如那时年少轻狂,凭着自己有几分长相脚踏了几只船,同时和好几个千里之外的妹子聊天牵扯着。”易枫颇为自嘲地笑道。


“同时和好几个千里之外的妹子聊天牵扯?”


闻言,吴永鸿几人眼睛再度一瞪。


尽管千里对他们来说也不算太远,也就横穿个平江城而以,但是也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啊,可易枫同时和好几个相隔千里且不同地方的妹子……


这特么得什么手段?


扭转空间了么?


“同时和好几个妹子,这般手段,先生真是恐怖如斯啊!”几人忍不住的赞叹道。


“这有什么恐怖的,在那个世界只不过是基操罢了!”易枫白了他们一眼,无语的说道,不就是一部手机的事儿么。


只不过他也没有解释太多,不然废话起来又是没完没了。


可吴永鸿等人却震惊的不得了。


这种手段居然只是基操,那看来他们猜测那个世界人均是仙的事实,那看来是无疑了。


“说起来,我当时也算是个渣男吧!”


易枫端起了一杯酒,自嘲的笑了笑,眼神中尽是对那个世界的怀念。而为何要拿出这种当初的囧事来说,也算是对那逝去的十八岁,以及青春的怀念吧!


尤其是那抱着手机彻夜不眠等消息时,那盯着朋友圈揣测对方心思时,那到了课堂睡眼朦胧时……


渣是渣,可谁说又不是青春呢?


“渣男是?”


吴永鸿等人又忍不住问道。


易枫看了他们一眼,这群老头还真是十万个为什么,颇为嘲弄地说道:“你就姑且当个赞美之词吧!”


“原来如此,那先生的确是渣男无疑!”


吴永鸿几人新学了个名词,就忍不住拿出来赞叹着。


闻言,易枫一脸乌黑,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的抽了抽。


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


渐渐黑了。


酒。


继续喝着。


牛。


也继续吹着。


只是渐渐的……


有人不胜酒力了,吴永鸿和陆青山不知在什么时候瘫倒了桌子底下,一人抱着个腿桌子带起了呼噜。


而孙诸葛和楚狂狮则是交叉躺在地上,尤其是孙诸葛还抱着楚狂狮的脚丫子,一边蠕嘴的时候,还时不时的闻了闻。


“唉!”


轻轻叹了一口气,微醺的易枫抬头看着明月,独自饮下浊酒一壶。


抱起吉他,坐到了屋顶。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琴弦轻轻拨动,伴随着吉他声,悠扬的声音轻轻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