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规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正文卷第六百一十八章规矩!陈牧羽没有说话。


别说飘字辈这两个元神境的了,就算是姚剑南自己亲自上,也不见得能让陈牧羽使出斩龙剑法来。


一场比武,就这么草草的散场了,对姚家这些人,打击还是挺大的。


回到正殿,陈牧羽又问起了陈家先祖遗物的事。


姚剑南乐呵呵一笑,“贤侄,其实不光你们陈家,我们姚家建族以来,数百年时间,有让我们帮忙看管传承遗物的前辈高人多不胜数,为此,我们祖上甚至还专门建了一座传承阁。”


姚剑南把那镯子拿了出来,屈指一弹,飞回到陈牧羽的手上。


“这些前辈高人,或者他们的后人,拿着我们姚家的信物来,便可取走遗物!”


“但是……”


说着说着,姚剑南话风一转,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贤侄你也应该知道,这保管遗物,尤其还是这么多年,也是不能白看管的,所以,祖上有规矩,贤侄你要是想拿走遗物,多少还是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陈牧羽眉头微皱,感觉有点不爽,但却又从这话里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人家帮你看管东西,收你一点手续费,合情合理。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姚家主想要什么?”


姚剑南双手放在腿上,微微一笑,“简单,别的我不要,我就要你!”


陈牧羽脸皮抖了一下,这句话说的,让他不由自主的缩了缩后门。


“姚家主还是把话说清楚一些!”


姚剑南一脸欣赏的看着陈牧羽,“你也知道,我们姚家避世后,龟缩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导致后辈的婚姻大事成了问题,祖上也有过先例,谁来取宝就留他做婿,我看贤侄你一表人才,我也还有一女愁嫁,刚刚好……”


陈牧羽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黑线,说了这么多,结果居然跟我玩这一出。


这姚家倒是打的好主意,谁来取宝就招他做婿,人成了你们姚家的人,那宝不也顺理成章赘入你们姚家了?


人财两得,简直想得太美。


“这个么……”陈牧羽摇了摇头,“多谢姚家主看得起,可惜我已经成家……”


“成家也可以再娶呀!”姚剑南并不在意,“就像我,四个老婆,我还觉得少了呢!”


陈牧羽恶寒。


“我这女儿,不说天香国色,那也是绝对的极品,贤侄不妨先见一见再说?”姚剑南自信满满。


“这就不必了吧?”车模头摆了摆手。


姚剑南脸色一正,“那如果是这样的话,贤侄想要取宝,那就只有按照规矩来了!”


“敢问什么规矩?”


姚剑南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我领你去藏宝阁,你自己进阁去取东西!”


“哦?”


陈牧羽挑了挑眉,“没这么简单吧?”


“简单!你手里的信物,可以打开对应的房间,里面的东西,你直接带走就是,只不过……”


果然,还有转折。


“只不过,藏宝阁不是那么容易上的,里面有先祖留下的结界,每一层都有一位阁主守护,没有我的带领,想上藏宝阁,只有一路打上去,但我看贤侄你神功盖世,完全可以尝试尝试……”


听姚剑南说到这儿,陈牧羽深吸了一口气,“姚家主莫不是有意为难?”


“非也,非也!”


姚剑南摇头,“这些规矩,历来就有,现在都还刻在藏宝阁第一层的大殿里,贤侄若是不信,大可以去看看再说,姚某并非为难,实在是族中的规矩不可破……”


陈牧羽早就听古筝说过姚家有个藏宝库,老早心中都痒痒得不得了了,现在姚剑南这么说,他当然想进去看看。


但是,陈牧羽不傻,姚剑南既然肯这么随意的让他进去,那里面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尤其,他从姚剑南那坦然的眸光深处,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狡黠。


“贤侄,好好考虑考虑吧,不用急着给我答复!”姚剑南说道。


陈牧羽却是一摆手,“考虑倒是不必了,刚刚姚家主说,取宝之人如果选择招婿,姚家就会将遗宝奉上?”


“不错,完婚之后,自然双手奉上!”姚剑南点头。


陈牧羽起身,对着姚剑南拱了拱手,“其实,这次来取宝的,并不是我!”


“嗯?”姚剑南眉头微皱。


陈牧羽道,“姚家主有所不知,我们陈家有个规矩,世代都是幺房守传承,这镯子传到现在,其实是我三叔之物……”


旁边,陈建礼正在喝茶,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


我去,怎么扯我这儿来了?


姚剑南的目光落在了陈建礼的身上,明显没有那么柔和了。


“姚家有规矩,我们陈家同样也有规矩,规矩不可坏,镯子是我三叔之物,姚家主如果想招婿,那也只能招我三叔了!”


“我三叔现年也才四十几岁,正是事业有成,年富力强的时候,而且,他也尚未成婚,妥妥的优质男一枚……”


……


马三通在旁边听得冒汗,他是万万没想到陈牧羽会来这一出,这是要把姚剑南给激怒了啊!


“咳咳!”


姚剑南轻咳了一声,脸上表情变化得十分精彩,“贤侄,我跟你说正事,你可别编瞎话来搪塞我!”


“我指天发誓!”


陈牧羽嗓门儿大了好多,“我要是有半点假话,任由姚家主千刀万剐……”


得,特么还发毒誓了。


姚剑南的脸那叫一个绿啊,目光落在陈建礼的身上,这人一点修为都没有,年纪又大,皮肤还黑,哪里能和陈牧羽比。


捏了捏脑门,有点下不来台。


“呃呵呵!”


马三通打起了圆场,“婚姻大事,也不能儿戏,我看,不如大家都再考虑考虑?”


姚剑南看向陈牧羽,“也罢,你们先回去,下午我让小女和你们见一见,之后再议!”


……


从正殿出来,陈牧羽额头有点冒汗,差点名节不保。


这个姚剑南,究竟想怎么玩?


“小子,你可以呀,连你叔都卖?”回到住处,陈建礼开始问罪。


刚刚在大殿里,他不敢说话,这会儿开始泄火了。


“三叔!”陈牧羽笑嘻嘻,“这不是好事么,反正你也是单身,人家姚家家大业大的,尤其家主的女儿,这不比你那女网红好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