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475章 是个好办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是别的事情,慕琳绝对不会责怪妈妈,但这件事情,性质不同,慕琳也很生气。


兰若娜从小就是把女儿当儿子来培养,把儿子当女儿来宠溺,所以,现在公司大权落在女儿肩膀上,兰若娜就一心一意的让儿子过轻松的生活了。


“小琳,你那么凶干什么?我让你回来是劝劝你弟弟的,不是让你来指责我的,赶紧上去看看他!”兰若娜也拿出母亲的威仪来发话。


慕琳快步的上楼,一进卧室的门,立即皱眉:“时夜,你怎么搞的?不要命了?”


慕时夜听到姐姐的声音,赶紧拿被子将自己蒙住,还想拿手将耳朵捂上。


慕琳知道弟弟的性格,他烦燥的时候,是不想听任何人说话的。


“如果你真的还想把安欣追回来,你就不该躺在这里无动于忠,你要想想橙橙,今晚我会去看看她,你要一起吗?”慕琳知道他在听,于是自顾自的说道。


“我没脸见女儿…”听到女儿,慕时夜这才把被子掀开,自嘲的说。


“什么叫没脸,你不能因为妈妈反对,就做缩头乌龟,拿出你男人的气魄…”


“安欣已经对我失望了,我连追求她的勇气都没有了。”慕时夜这才愿意和姐姐交流,因为姐姐比妈妈通情达理多了。


“安欣人不错,你们现在又有了个女儿,你又那么爱她,你们这辈子必须结婚在一起,不然,你们就算老了,死了,也都会遗撼的。”慕琳说话向来大胆直接,也不安慰,直接说重点。


听到遗撼两个字,慕时夜猛的从床上撑坐起来,经过一夜的颓废,俊雅下巴处,也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再加上一身凌乱的衬衫,完全没有男神的形象了。


“你说的对,我要死一死!”慕时夜坐起来说的第一句话,让慕琳一脸惊恐。


她赶紧伸手摸他的额头:“你没发烧吧?死什么?不就是因为没有追求到你心爱的女人吗?你就要死?你还算不算男人?”


慕时夜侧过头来看着姐姐:“我是假装要死,骗过妈再说!”


慕琳一听就明白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狡猾的一转:“哦,这个办法不错,值得一试,那你赶紧死吧!”


“你说,我是跳楼好还是割腕好!”


“跳楼吧,跳楼至少不痛,因为你根本不会跳下来吧,割腕可不好玩,很痛!”慕琳赶紧给他支招儿。


慕时夜想了一下,觉的姐姐的话有道理:“那我就选择跳楼吧,姐,你要帮我…”


“放心,我绝对帮你,我一定会站在楼底朝你大声喊,让你赶紧跳下来…”


慕时夜皱眉:“你不是我亲姐!”


“我是增加妈妈的心理压力,免得她经常拿你的感情问题来烦我。”慕琳笑起来,弟弟竟然还有精力想自杀这一招,可见他应该还没有彻底的崩溃和放弃,还能抢救一下。


慕时夜伸手扶额,痛苦道:“醉酒真不好玩,我头痛了一晚上,现在还晕晕沉沉的,浑身像被人打了一顿。”


“那是当然!”慕琳站了起来:“好了,你赶紧想想,你要在哪里跳楼比较好!”


“就我们家楼顶,我现在就上去!”慕时夜说完,鞋子都不穿,直接赤着脚,然后又将自己的发型弄的更乱,就往门外走去。


慕琳看着他这一副颓废之极的样子,直接被他逗笑。


慕琳下楼了,兰若娜一把抓住她的手问:“小琳,你弟弟怎么样了?你劝他了吗?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不理我,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说!”慕琳双手环在胸前,一副无法可施的样子。


兰若娜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起来,她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动,嘴里叨叨道:“这可怎么办?你弟弟性子倔,难道我这一次真的做错了吗?”


“妈,三年前你就做错了,你瞒着他去找安欣,拿钱叫人家离开,你真以为有钱了不起吧,人家安欣是离开了,但她不是一分钱没拿吗?人家是带着自尊心离开的。”慕琳气呼呼的说道。兰若娜现在也心烦气乱,面对女儿的指责,她也愤愤不甘:“你少在这里责怪我的不是,我自认为我没有做错什么,哦,对了,小琳,我问你,你弟弟昨天喝醉了酒,好像念了一个叫橙橙的名子,你知道这


个橙橙是谁吗?他们是什么关系?”


慕琳一听,弟弟竟然喊了小侄女儿名子,可见他内心有多自责。


“我不知道啊,这个,你得问弟弟!”慕琳很聪明的摇头,拒绝回答。


兰若娜立即生气道:“你天天就只知道工作,也不关心一下你弟弟!”


“妈,我要不工作,怎么能给你各种买买买呢?”慕琳摊手,觉的妈妈对她要求太过严苛了,她可是一个女人。


兰若娜立即眼泪泛滥:“你这是在怪我把你爸爸给气走了吗?我跟你说,这不能怪我,你爸爸是自己离开这个家的。”


“妈,我听说你前不久去找过我爸了,怎么?你去找他复合吗?”慕琳立即嘲笑的问。


兰若娜一听,就像被打了脸似的,气恨的咬牙:“我才不跟他复合呢,他爱搞他的科研,就跟他的工作过吧!”


慕琳的父亲,在四十岁那年,就投身到了对海洋深物研究领域去了,自己成立了简科研所,自力更生,还是各大学的客座教授,也算是一个名人了,但兰若娜却一直对他放弃这个家庭感到愤愤不平。


母女聊天的时候,门外的佣人一声尖叫:“啊…大少爷,你跑楼顶上站着干什么啊?危险啊!”


兰若娜一听佣人尖叫,立即飞快的跑了出来,就看到儿子神情恍惚的站在三楼的楼顶上面。


她的心脏瞬间就停跳了,有一种心脏病要犯的节奏。


“时夜…你在上面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别做傻事。”兰若娜彻底的崩溃了。


慕琳却仰着头,看着弟弟站在楼顶上,张开了双手,淡淡道:“妈,他要跳楼!”“我当然知道他要跳楼,小琳,快想想办法,劝他下来,他死了,我可怎么活?”兰若娜立即猛的摇着女儿的手臂,要她赶紧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