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乡野秘事 > 第六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飞机穿过云层如同遨游在仙境,坐在机上的三人心事重重,各有各的想法。


很快,便降落在安南市川都机场,他们做了最近的一班车匆匆往家中赶去。


在这深秋的时日里,连阳光也变得无比沉稳。


从白花花的轻浮过渡成了成熟的金黄色,连带着那波纹一样的绿色树叶也沾上了金色的光,各种果实已从母体诞生出来并打算独立在江湖上行走,迫不及待,跃跃欲试。


相比起春天那处处粉嫩的景象来,这样的季节和数不清的果实更赋予生命最完美的意义。


一坐进班车里,就算没有一个熟悉面孔,光听听满车熟悉的家乡话就足以使一种亲切包裹在周身,并融入里面去。


家乡啊,就像包裹着婴儿的襁褓一样带给所有离家的游子一种踏实的安全感。


三个从大都市来的人,他们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海水的气息,但一经张口说话,便使他们身上那种海水的气息瞬间退却了,被拉回到了西北干爽的空气里。


村口的那条公路,承载了多少人的希望和离别的伤痛,现在依然蜿蜒向远处延伸出去,两边的绿植像是在迎接他们的到来,经微风一吹,徐徐点头。


没有什么言语,三人大踏步急匆匆的走在通往家的那条路上。


走了一段土路之后,远远就看到了大庄河依然静静地流淌,他们的正前方一条宽阔的桥威严的矗立着,指引着在外的游子回家的方向。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过了桥,就到了庄上,已依稀听得到那悲怆的哀乐声了。


从前熟识的人见了面和他们亲热的打着招呼,三人一一停下短暂的问候后,来到了自家门前。


在去世的林小河家门口,来来往往的有许多人,大多都是村上熟识的人,只有偶尔一两个生面孔,大概都是谁家的亲戚或是在他们离家这几年因为各种原因来到林家庄村生活的人。


耳朵里听着哀乐,脑海中一幕幕回放起和林伯伯在一起生活过的场景,花妮的鼻子一个劲发酸,但她强忍着泪水没有掉下来。


晓霞虽说这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自从母亲嫁到这个家以后,她便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并且想起小河伯伯一直都待他和小飞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因为他们姐弟两不是亲生的便搞特殊,另眼相待,一想起这些,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走进了院子,许多人都停下手里的活看着他们,晓霞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扔在了地上,跪在灵堂前大声的哭泣起来。


“爸……”他在世时她几乎没有如此称呼过他,现在,他走了,她如此深情的表达出了埋藏在心里平时却不好意思表达出来的情感,就是这声“爸!”


花妮没有在灵堂前停留,也不看院子里所有熟识的人,她直接进了停放林小河遗体的房间。


一跨进门槛,屋内也同样是人满满的,她谁也没看,只看到在一张木板床上,静静地躺着的林伯伯,他的脸上盖着一张黄纸,身上穿着一套崭新的西服套装,和新皮鞋。


谁也没有想到啊,距离他们上次见面,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她便和林伯伯阴阳两隔了。


消息来的如此急促,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想到从此以后林伯伯就要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她无法控制自己,大张着嘴泪水像一条瀑布一样喷涌而出。


“林伯伯啊,林伯伯……”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喊着他,用止不住的泪水宣泄着自己的情感。


看到这个场景,川娃早都已经受不了了,脸上泪流成河,他跪在花妮旁边,用自己的胳膊扶住他,另一只手不停地擦着眼泪。


屋子里哭声一片……


……


许久许久……


花妮哭累了,这才停下转过头看了看在旁边的川娃,川娃立马贴心的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坐在了炕沿上。


他们现在观察屋子里的人,看到原来一直跪在花妮另一边的人是东东,他身上披麻戴孝,跪在林伯伯旁边,头深深的低着,一直未曾抬起。


在她们对面跪着的依次是宁宁、小飞,连香婶子,几个人看来是哭了很久很久了,都披麻戴孝,头深深的低着,一个劲啜泣。


花妮赶忙走到连香婶子身边,从胳膊从背后环抱着她,想要将她扶在炕上休息一会,她怕哭的时间太久,她的身体吃不消倒下去的话,这个家更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了。


但连香婶子仿佛麻木了一样,一动不动,她一个人扶不起来,川娃见状,和花妮一人一边,扶住她的胳膊,将连香婶子架了起来。


“我不,我不啊……”连香婶子看来是伤心过度的样子,眼睛一直闭着没有睁开,只是从眯着的眼缝里流出一串串的泪来。


“连香婶,你就休息休息吧,要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花妮在一旁劝慰着,费了好大劲和川娃将她抬到炕上躺下了。


又赶忙去扶东东。


自从知道了川娃和东东之间的恩怨后,虽然说东东最后选择原谅了川娃,她知道,这其中也有东东看她面子的原因,所以,在她的心里,一直都对他有着深深的歉意。更何况东东是这个家的长子,父亲走了可想而知他会有多么伤心,接下来葬礼的流程还需要他撑着,还得好好嘱咐他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花妮轻柔的拥了拥他的肩膀,东东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花妮忙招呼川娃过来,一起将他扶起来。


川娃的心中有些忌惮,他始终觉得欠了他,不敢面对,但看到花妮坚定的目光,他知道,他必须在这个时刻表现出自己的态度来。


他在东东身旁站了站,花妮又看了他一眼,他便弯下了腰,扶住了东东的腰,他们一起用力将他抱起,准备扶在炕边上,但东东根本没有要配合站起的意思,花妮这边一滑,川娃一个人支持不住,任凭东东又软软的跪在了地上,口中依然发出一阵阵的啜泣。


“来,必须将他扶起来休息一会!”花妮坚定着这个想法,对着川娃说道。


终于将东东扶到炕边上做了下来,花妮出了屋子,进到厨房里,厨房里七八个人忙活着,都是村里的大嫂大婶们,花妮看到林二婶,忙走到她跟前,要了一杯水,急匆匆端进了屋子里,喂东东喝了些。


东东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到川娃和花妮担心的看着他,他一时也没有说什么话,这时院子里喊着要长子出来,顶招魂幡了,花妮忙对着东东道:“快,东东,再喝口水吧,叫你出去了!”


东东这次听话的又喝了口水,整了整头上的孝帽,跨出了门槛到了院子里。


阴阳先生让他拿起招魂幡,这时所有的孝子都出来了,手里拿着点着的香,由阴阳先生带头,敲一阵锣鼓口中念念有词的说一阵,后面是长子东东,弯着腰弓着背,恭敬的跟着阴阳先生,再后面便是一众孝子孝孙,虔诚的随着诵经和锣鼓的声音走走停停。


花妮和川娃也披麻戴孝的跟在对伍里,她朝院子里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林奶奶的身影,便趁阴阳先生诵经,她们跪着的时候,悄悄问了问旁边的宁宁:“奶奶呢?”


宁宁已经长成了十几岁的大姑娘,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但许是这两天悲伤过度的原因,脸上黯淡无光,头发也杂乱无章,她用低沉的声音道:“奶奶,奶奶在我爸去世的那天就晕倒了,现在还在南边屋子里打吊瓶呢!”


“啊,唉,林奶奶肯定伤心的受不了了!”花妮叹息了一声说道。


一会,阴阳先生停止了念诵经文,示意结束了。


花妮走到川娃的身边,悄悄道:“我们去看看林奶奶,听说她伤心过度晕倒了,这会还在打吊瓶呢!”


“啊,她年纪那么大了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啊,那我们快去看看吧!”


说完,花妮带着川娃进了南面的屋子。


里面凌乱不已的床上,林奶奶满头白发,身上盖了好几床被子,双眼紧紧的闭着,脸上还依稀能看见泪痕。


床的左上方挂着输液体的吊瓶,里面一滴一滴的往管子里传输着药液。


林奶奶时不时还发出轻微的一声“哎呦!”似乎是对身体的病痛发出的一种无力抗拒。


也或是一种无奈的宣泄。


关上了门,花妮将外面的哀乐与悲伤隔绝了,抓起被子的一角拽了拽,川娃坐在了床角的一张凳子上。


听见有人进来了,林奶奶微微的睁开了双眼。


“花妮?是花妮?”林奶奶将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下,随即又紧紧缩住了。


两行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你说说,你说说,一把年纪了还让我遭受这么大的痛苦,白发人送黑发人哪!”说着她似乎有点激动了起来,嗓子里传来一声咳嗽。


花妮看到眼前老态龙钟的林奶奶,从小心中对她的那点怨恨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


她握住了她冰冷的手,眼睛红红的,安慰她道:“人死不能复生啊,奶奶,你还是想开些,节哀吧!”


林奶奶双眼目光空洞无神,她也不看花妮,呆呆的望着天花板道:“我的小河啊,我可怜的小河,你怎么就走在妈前面了呢,这不该,这不该呀……”


说完面部肌肉整个的抽搐起来,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命,这就是我们娘俩的命啊!”


花妮道:“奶奶,你别多想了,自己把自己的身体保重好,要不然林伯伯就算走了也不会安心的。”


一阵沉默……


……


林奶奶转过头看了看花妮,像是想到了什么,道:“花妮,你从小在我们家长大,家里孩子多,我知道你也是有一些心酸的,但是你要理解啊,我们并不是一个富裕的家庭,而人,往往又会在一些事面前首先顾着自己的至亲,也许,你还不能理解,等到将来你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孙子,我相信你会理解的,你是个好孩子!”


说完便将脸转了过去。


花妮呆住了,没想到,没想到林奶奶竟然说出了这些话,她是在跟她道歉吗,她原来心中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


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从前所受的心酸、委屈、还有林伯伯在她心中的那点恩情,又在此刻,从花妮的眼中倾泻而出了。


川娃忙站了起来,扶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和后背,示以安慰。


看到花妮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川娃忙对林奶奶说了几句安慰的话语,并嘱咐她好好保重身体,便打开门将花妮扶了出去。


院子灵堂前,披麻戴孝的人们整整齐齐跪成了两排,正在一一对前来悼念的亲朋,乡亲们磕头还礼。


川娃和花妮找了一处位置拿了香火也跪了下去,一会主持葬礼的大东(司仪)传来话说要领羊了。


西北这边的传统,人去世了以后须抓一个合适的羊来代表亡人的灵魂。


所有的孝子贤孙跪在灵堂的周围,围成一个大圈,手里各执一根香火,这时由一个人将羊拉进众人面前,扒开脖子上一撮羊毛,倒入一碗清水,如果羊能顺利快速抖抖身体,就说明去世的亲人已经无牵无挂,了无遗憾的离开了,反之,则说明还有未了的心愿或牵挂的人,不愿离去。


今天的这个羊体态肥硕,是一只成年的公羊,只见林大牛抓着羊,将一碗清水倒在了它的脖子里,又松开了手,所有的人都紧紧盯着这只羊,因为它的动作代表着去世的亲人,人们都担心它会不会忽然张口说话或是做出别的什么疯狂举动,大家都凝神静气。


但它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跑出了这所有人跪拜它令它感觉到惶恐的包围圈,在大门旁边停了下来。


林大牛不满的将它又牵回了这个圈子,松开了手,这次它并没有跑,围着所有跪着的孝子贤孙转了一圈,有的人说道:“看吧,看吧,他对谁也不舍得啊!”


连香、宁宁、东东又在这安静的氛围中发出了轻微的啜泣声,看着那羊恨不得把所有对林小河的感情都倾注在它的身上。


羊又跑了。


照例被林大牛抓了回来,带进了这个圈子里。


这时大东(司仪)说道:“你就放心去吧,这孩子们都挺孝顺的,也没什么牵挂的!”说完示意林大牛再浇一碗水。


又是一碗水浇在了那羊的脖子上,这时,没有任何犹豫和插曲,羊像是灵魂附体一般的浑身不住的抖动起来。


“领了,领了!”大东大声的叫起来。


“啊……呜呜……”跪着的孝子贤孙们顿时扯开了嗓子使劲的哭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