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一步一道 > 第二百八十六章掀翻阎罗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钟馗风一般的飞掠而来,兴奋的说道:“林骁,你这里无边无际,实在太神奇了,你可要给俺老钟留一块地盘,我将来若是厌倦了外面的纷纷扰扰,到时候就在你这……什么界来着?”


林骁笑道:“战界!”


“对,一定要给我在战界留一席之地养老。”


林骁当然没有问题,当即将父母师父嘱托给刘婷婷和蔡霄云,要她们照看好长辈,然后大手一挥,其余人退出了战界,依旧是在钟馗的判官府。


最终,林骁没有吝啬自己的灵气,施法将判官府里的许多生活用度,甚至几间小屋一并送了进去。钟馗在一旁大呼,“哈哈哈,林小子,还能有这样的操作啊?你赶紧的,把我这判官府一并收了进去吧,老钟我就在里面安家了。”


林骁耐心的给钟馗解释了隔空搬物的难处,并承诺以后会给他办好这事儿的,钟馗也不恼,笑道:“行,我等得,我等得。”


林骁脸色一沉,转头安排道:“师兄,委随,我们走,今天,少不得到阎罗殿前讨个公道。”


雾凇子摩拳擦掌,回答的干干脆脆,“好咧!”


钟馗和玄阳子一惊,“你们要干什么?”


林骁怒道:“哼,如此折磨我的家人,说是不共戴天的死仇也不为过,天师,这些年辛苦你了,你身上的阎王烙印,我也会想办法给你一并解决了。”


钟馗彻底被震惊了,“你要弑阎君?”说完,自己都不可思议的捂住了嘴,生怕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会带来天大的灾祸。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林骁豪气万千,“鬼无道,便杀鬼,神无道,便弑神。”


委随默默抽出竹笛捏在手心,以前跟随鬼帝征战沙场时都未曾和地府的阎王对阵,想不到如今双方休战,自己反而还准备去和阎罗王拼命。


雾凇子双手合什,浑身金光大作,周身佛音缭绕,一股滔天佛气从身上荡漾开来,他微闭双眼,说道:“我佛慈悲度众生,金刚一怒荡邪魔。”


林骁转身带着委随和雾凇子朝着阎罗殿的方向临空踏步而去。


玄阳子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感慨道:“英雄出少年,了不得啊,了不得!”


钟馗欣慰道:“我这把老骨头也想跟他们一起去拼一场啊!”


片刻之后,阎罗殿上空,临空站立着灵气环绕的林骁,阴气翻滚的委随,以及佛光大作的雾凇子。


林骁运气喝道:“林骁有请阎罗王出殿一见!”


雾凇子宣了一声佛号,“雾凇子有请阎罗王出殿一见!”


阎罗殿是重兵把守之地,此刻见头顶三人来势汹汹,再没有眼力的人也该知道这是找麻烦来了。于是,戒备的戒备,通报的通报。城墙之上,弓箭手早已对准了林骁三人,只要守城的阴帅一声令下,便会将来人射成马蜂窝。


弓箭上符文流转,每个鬼兵都已经将弦拉满,少顷,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扰乱阎罗殿,杀!”


随着“杀”字一出,满城射出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一片阴云,瞬间将空中的三人笼罩。


然而空中之人动也没动,所有箭矢全在身前一丈开外的地方纷纷碰壁,接着掉落。


黑白无常出来,当看清来人后,吓得一个激灵,这尊杀神不是说被鬼帝绞杀了吗?为何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白无常赶紧上前,说道:“原来是林兄弟……”


林骁没有心情听他废话,伸手隔空一抓,白无常便像被人掐住了脖子提起来,双腿不断的在空中乱踢。


黑无常二话不说,单手一甩,锁魂铁链打着旋朝林骁飞来,然后祭出哭丧棒,人随棒走,飞身过去要和林骁拼命。


林骁倒有些欣赏黑无常的性格了,既然知道来搞事,就该废话不说,直接开打。但林骁还是隔空把黑无常捏住了,转头对雾凇子说:“师兄,度化这二人。”


雾凇子佛号一宣,双眼射出两道金色光芒,金光立即包裹了黑白无常。黑白无常起先在金光里不断挣扎,但渐渐没有了力气,相继坐了下来,雾凇子双唇快速翻动,佛经直传他二人脑海。


黑白无常浑身黑气升腾,转眼间所有阴邪之气已除的干干净净,待他兄弟二人落地时,俱已成为两个满目祥和的普通鬼魂。


林骁淡然道:“念你二人阳间行事还算公正,留你们一命,去吧。”


黑白无常双双行礼,继而头也不回的朝城外走去。


城墙上的鬼兵们都是地府大军中千挑万选而来的,并没有因为两个阴帅的离去而群龙无首,在各自将领的带领下,立即发动后续攻击。


林骁身前浮现雷神鞭,“我有一鞭,可逆江河,疾!”


雷神鞭所指之处,鬼兵们成排、成群、成片的倒下,眨眼间,阎罗殿前的防守便被彻底瓦解。


林骁再次大喝:“林骁有请阎罗王出殿一叙。”等了片刻依旧没有动静,他高举雷神鞭,“我有一鞭,可镇山岳。”


雷神鞭化作千丈山峰,狠狠朝阎罗殿落下。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雷神鞭轰击在了阎罗殿的护殿大阵之上,地底跟着摇晃不已,四周的建筑坍塌一片,但唯独阎罗殿处之泰然,丝毫不受影响。


林骁自语道:“哼,想做缩头乌龟么?我看你能躲多久?”


雷神鞭再次高高飞起,千丈鞭身不但没有缩小,每拔高一层,反而增长一分,接着,又是狠狠落下。


护殿大阵这次闪烁的光芒更甚,对抗更为激烈,地面裂开无数条深不见底的沟壑,但好在还是顶住了巨大的攻击,阎罗殿保全了下来。


林骁也不变换招数,继续操控着雷神鞭一次又一次的轰击,似乎只有这样不讲技巧,大开大合的攻击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


阎罗殿的大阵渐渐开始顶不住了,每一次的击打,都让阵壁闪烁的光芒减弱几分,直到雷神鞭最后把整座大殿砸进了地底,林骁才止住了攻击。


“阎罗王,再有一击,你这护殿大阵就会粉身碎骨了,你确定要和你这大殿共存亡吗?”


林骁刚说完话,阎罗殿里忽然腾起无数身影,打头的正是阎罗王,身边还有另外几殿阎王,身后是判官、阴帅以及众鬼兵鬼将。


阎罗王沉着脸,“林骁,别太过分了,你当真以为我等拿你没有办法了吗?诚然,因为一些误会导致你家人入狱受苦,但刚才你的唐突行为实乃大逆不道,你可别忘了,你是我地府的威德判官!罢了,你的行为我可以不予追究,就算是对你受到委屈的补偿了。”


林骁怒极,“好一句误会,好一个不予追究,反倒是我林骁欠你们的人情了?”


阎罗王喝道:“你要怎样?”


林骁清晰的说道:“十殿阎王也去遭受一遍我家人受过的同样刑罚,此事就可揭过。”


“混账!”其余阎罗纷纷指着林骁破口大骂,尤其是平等王,更是用发颤的食指指着林骁,“你,你你,岂可将我们与你家人相提并论?”


林骁道:“平等王提醒的对,是我糊涂了,怎么能将你们和我家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呢?你们可都是些高高在上的大神啊!不过,你们在我眼中,却狗屁不是!”


对方愤恨不已,不过阎罗王没有下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秦广王和楚江王也出来,对林骁呵斥道:“当日就因为你的莽撞冒失,害死了牛头马面,你现在倒喊起冤枉来,照我说,仅此一条,就该让你全家永世不得轮回,永受无边炼狱之苦。”


雾凇子说道:“当日我在战场,亲眼所见牛头乃是被北方鬼帝的鬼帝印砸死,二位阎君为何不去找鬼帝报仇,反而是揪住林骁不放?”


委随不屑道:“哼,尽是些欺软怕硬之辈,怎敢去找堂堂鬼帝复仇?”


秦广王怒道:“妖女,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林骁接过话来,“所以各位阎王,是觉得我林骁就可以任由你们拿捏吗?好,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那个你们拿捏的动的人。”


“我有一鞭,破千军。”


雷神鞭分裂无数,铺天盖地的朝着对方打去。


对面的鬼神们哪里料得到林骁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个个手忙脚乱的祭出兵器准备抵挡。


阎罗王身前最前,双手托顶,“罗天大印。”


一方刻着“永镇地狱”的大印从阎罗王身后升起,继而迅速变幻成山岳般大小,顶在所有人头顶,挡住了林骁发出的第一击。


林骁忽然向前大踏一步,雷神鞭打击的力道更为猛烈,每鞭下去,都早已超越了之前的万钧之力。林骁又踏一步,攻势更为凌厉,随着林骁一步步的逼近,阎罗王却是在步步后退。


秦广王和楚江王这时各自祭出法宝,一个是一颗金色的铜树,一个是一个古朴的玉碗。


铜树迅速生长,上面的枝丫居然变得柔软无比,像无数的触手伸向林骁,想要将他缠绕。而玉碗飞到空中,从里面倾泄出黑色瀑布,正要浇到林骁头顶。


雾凇子上前一步,“佛说,万法不侵。”瞬间撑起一片光幕,挡住了所有攻击。


平等王从身后摸出一个口袋,将袋口朝周围一撒,狂暴的风沙肆虐,接着变为团团黑雾,把林骁和地府众人隔绝开来。


突然,黑雾中猛然窜出一只黑色独角巨蛟,蛟身竟已生出了四肢五爪,其离化龙只剩最后一步了。


蛟龙翻滚朝林骁攻来,大口一张,大量幽冥鬼火喷将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