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夙命劫:不复卿颜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计划失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切准备就续,准备离开时,熏衣却出声道,“小姐,奴婢想要跟着小姐一起去,保护小姐。”


“不用,你需要做的,便是乖乖的在这儿等着我回来,帮我挡住外面想要见我的人就好了。”顾卿颜知道小丫头的玩心很大,可是她更清楚,自己这一次出去,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险,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会带上熏衣?


见她执意要自己出去,熏衣也只好不依不舍的松开了手,看着她顺溜的踩着树干,随后毫无压力的从墙上翻了出去,不由得叹气,“小姐可这翻墙的功夫倒还是像以前那般干脆利落。”


顾卿颜离开了钰王府,只觉得外面的空气新鲜了不少,她没有刻意的将自己打扮成公子哥,只是显得轻快了不少,晃着手中的钱袋,来到了皇城中最繁华的街道,左瞧瞧,右望望,像是一个看什么东西都新鲜的孩童。


漫无目的的走着,可随着她的步伐,她来到了一个相比起方才的繁华,不知道要荒僻了多少的地方,她依旧是晃悠着手中的钱袋,淡笑着看着虚空之处,四下打量了一番,除了地上的碎石头和天空中偶尔划过的鸟儿,别无其他。


她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后将钱袋打开,可里面装的,却不是银两,而是一颗又一颗的小石子,她从中拿了一颗出来,向后轻轻一抛,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到了一个不知明的物体上。


顾卿颜勾了勾唇,笑道,“有意思。”


“还不出来?”


话落下,却没有任何的人影出现,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后又从沉甸甸的钱袋中摸了摸石头。


很快,她的指缝之间卡满了石头,她扬了扬石头,也不说话,像是杂乱无章一样,她将石头轻轻挥出,每一颗石子的方向都不一样,只有一颗石子是直接落在了地上。


她心下已经有数,便也不再催促着藏着的人出来,而是哼着小调,静静地等待着。


终于,藏着的人终于藏不住了,得到了命令后,几人从方才顾卿颜扔了石头的地方出现。


她看着几人全副武装的模样,倒也没有去问是谁派来的这些话,反而是更加慵懒的向一旁靠了靠,笑着看向黑衣人,“你们是盯上了我,还是盯上了东皇钰?若是盯上了东皇钰,想要拿我去威胁他的话,大可以放弃,因为东皇钰从来都不受任何的人威胁。可……你们若是盯上了我,我奉劝你们,早点滚。”


黑衣人相互看了看,眼中一片冰凉,并没有因为她的这一番话而有了什么不一样,相反,他们更加的坚定了要抓住她的念头。


本以为顾卿颜身为顾家大小姐,自是不会武,可真正的等他们和她交手之后,几人才反应过来,她并不是只是单纯的一个大家闺秀。


她右腿虽然瘸了,也没什么内力,但她身手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敏捷。


而且她的招式有些高深莫测,即使她没有内力,单凭招式,黑衣人一下也拿她没办法。


顾卿颜警惕极高,虽然在刑部大牢被穿琵琶骨,武功被废,但那些招式并没有忘记。


她利用招式的巧妙莫测躲避着黑衣人的攻击,这样一来,黑衣人近不了她身,但想一下制服她也不容易。就在双方你来我往,僵持不下的情况,对方的援兵却出来了。


若是放在以前,她只要挥挥手就能完全吊打眼前几人,可到了现在,她已经武功被废了,随着黑衣人的增加,没有内力的她靠招式坚持不是长久之计。


慢慢的,她的气息有些跟不上来,闪躲也有些吃力了,被黑衣人逼得节节后退。


躲在暗处的易凉终究有些看不下去了,冲躲在暗处的乞丐打了一个手势以后,自己作为第一人,先一步冲了出去,他挡在了顾卿颜的面前,替她接下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击,而其余的人则是去攻击其他的黑衣人。


顾卿颜这边突然有了帮手,而且来得帮手虽是乞丐打扮,但个个武功高强,黑衣人渐渐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起来。


黑衣人知道情不妙便匆匆的撤退,顾卿颜突然冒出来的易凉和众天下楼的成员,说道,“我不是让你们不出来吗,你们这样一出来就扰乱了我的计划了。”


易凉有些微窘的挠了挠自己的鼻头,他方才太过担心她的安危,才不顾她的交待忍不住带人冲了出来。


她这次出来最主要想引出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搞清楚他们对自己的目的。


但易凉的过早出现将整个计划都打乱了,她便没在街上多做停留,于是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凝心阁。


一进来,果真见熏衣果然乖巧的守在房间外,甚是满意的点头,“累了吧,进来歇息下吧。”


“小姐,你回来了!”熏衣见顾卿颜回来了,放下心来,看见顾卿颜身上的衣服有些脏,本还有些担心,但见她没事的样子,便也没有多问。


刚回来换上衣服的顾卿颜,躺在榻上,正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时,便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怜心今日穿的是一身鹅黄色的衣裳,姣好的身形在衣裳的勾勒之下显得更加的玲珑有致。


像是没有和顾卿颜撕破脸一般,她先是让黛眉给顾卿颜送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糕点,随后又关心道,“许久没有见王妃了,不知王妃近日来过的怎么样?”


顾卿颜轻轻抬眸,看了一眼苏怜心,见她的模样如同当初骗她时一样的单纯善良,心中划过了一丝讥诮,她面上不显,也配合着苏怜心上演姐妹情深的大戏,“自是没有你过得精彩。”


有意无意的话,却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一样,苏怜心心中一恼,却强迫自己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和嫉妒。


她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王妃这说的是哪里话?看王妃这般模样,一定是过得非常舒心了,哪儿像我呀,近日来总是失眠,觉得心窝子里面有什么压抑着一般的难受。”


“哦?”顾卿颜顺着苏怜心的话,接道,“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说来让听听。也让我和熏衣乐一乐。”


熏衣站在一旁听着自家小姐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差点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在顾卿颜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来时,她才强忍住笑意,没笑出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