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心王神话 > 0369良何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米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且天色也已微微有些昏暗。


“啊,啊啊啊……别过来啊,你们别过来啊!啊啊啊……”


米勒是手舞足蹈、惊恐不已地醒过来的。


实际上,有白雷护着,再多的自爆狂鬼也伤不了他。


可一连串的密集爆炸,不免让狂鬼们散发着焦味和臭味的残肢漫天乱飞。


那恶心至极的腐臭血液直接糊了他一身。


他当即就两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此刻,米勒亦紧紧地抓着被子,紧紧地把自己缩在墙角,乱吼乱叫,直到白雷闻声凑过来,才能渐渐镇定下来。


后看着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换上的、也不知有没人穿过的廉价衣裤,曾极度有洁癖的他,此次竟是出奇地没生出任何厌恶。


常言道,重病就得用猛药。


他的极度洁癖,很可能已被治好了一大半。 记住网址m.biqu6.cc


再后来,米勒就赶紧骑上白雷,要立刻、马上、即刻,回顶区,一分一秒都不愿多呆。


在他想来,他对顾雷承诺,这样就可以算是完成了。


反正他绝不愿意再遇到类似的恐怖经历。


“顾雷,我不管,我就是已经完成了对你的承诺。你也必须要履行对我的承诺,否则我绝饶不了你!啊啊啊……”


而他刚惊魂未定地出门,就看到一个姿容普通、却气质干净的干瘦少女迎面走来。


少女先是被吓一跳,后就惊喜地快步上前,由衷地问候道:


“先生,太好了,您终于醒过来!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米勒这才不得不停下白雷,本能地挤出一个略显高傲的礼貌微笑,并在内心狂吼到:


不,我这该死的贵族风度!


米勒脸色苍白至极、眼角抽搐地点点头。


“我没事,我很好,谢谢你,我要走了!”


少女一愣,紧跟着脸色不由微微一黯然,当即露出一丝不舍的表情。


她是见识有限,没见过贵族。


何况米勒来时的卖相极差、极脏,又让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不可能是个大家都知道的、有洁癖的贵族。


可给米勒清洗完身体后,她就立马发现,米勒不单皮肤光滑无瑕、身体健康强壮,还有着一张英俊的脸,立马就犯了花痴,还给自己的脸上打了点平日不舍得用的遮瑕膏。


只她也知道自己和米勒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就故作平静地点点头。


“好,我马上带您去离岛的出口。”


米勒则嫌她走得慢,就要干脆谢绝。


这个离岛周围的城墙一看就非常粗糙和简陋,又不高,他骑白雷直接跳过去就好,才懒得找出口。


不想,看着少女努力强忍难过的表情,他那该死的贵族风度,当即就又犯了。


哦,不——


米勒一边在内心狂吼、一边眼角疯一般抽搐,微笑着,点头答应,表情异常怪异。


微微低着头的少女没注意,转身缓缓地走在前面。


米勒无奈地骑白雷缓缓跟随,内心愈发不耐,也愈发抓狂。


花痴少女只想尽可能多地和男神相处一段时间,哪怕仅仅是一起走一小段路。


她走得是真慢,却又心如小鹿乱撞,自以为时间过得还是太快,竟还越走越慢,让米勒内心越来越火急火燎,只想大吼大叫。


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随时可能被泼满脏水、溅满污血的可怕地方。


对他来说,这里已经和地狱无异!


偏偏,不单少女很有礼貌,他沿路遇见的每一个人也都很有礼貌。


人们就算不知道他是贵族,也能从他的机械战兽上看出他的不凡,都对他恭敬有礼,想和他结个善缘。


这把米勒那该死的贵族风度拿捏地死死的。


米勒只能用僵硬至极的笑容对每个人颔首回礼,做足高傲、高贵、高雅的贵族姿态。


没多久,米勒就双肩一垮,彻底认命,既耐心又机械地保持着自己那该死的贵族风度。


后他才慢慢完全镇定下来,总算有心情和少女多聊几句。


算了,就和她多聊几句吧!这样也好在回去后更好地糊弄……额,不,是,是满足顾雷无聊的报复心。


又不想,没聊几句,米勒就不由风度大失,惊呼道:


“不可能!你们不该有一大笔专项补贴吗?”


原来,这个叫“芳草”的离岛的居民,曾都是某个电子厂的工人或工人家属,且工人们正是因人工智能的普及,而集体下岗的。


不过,工人们因人工智能而集体下岗一事并不出米勒意料。


他的父母可亦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现代人工智能之父母”。


出他意料的是,工人们竟都没拿到那该得的专项补贴。


在赞巴鲁克大范围普及人工智能、进行全产业升级前,地方国会是推出过专项法规的。


该法规规定:


所有因人工智能而效率大增的企业,都必须更多地回馈社会,将因此所增加利润的70%,上缴地方政府,以做安置、培训下岗职工之用,帮助下岗职工再就业。


而看着少女茫然的面容,米勒竟是问都不敢再问一句。


他一下就联想到阿尼西娅曾留给他的、那个戏虐不已的锋利笑容,内心感到止不住地颤抖。


且跟着,他发颤的眼神终于注意到,不止是身前的少女,在这个离岛里,不管男女老少,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皆干瘦得吓人。


再发现少女用再厚的遮瑕膏都遮不住的、眼角的鱼尾纹,他不由内心大颤地扪心自问到:


她,她不是和我才一般大吗?龙人和猿人的差距有那么大?不,这就是底区吗?这,这些人,这样活着的人,还能算是人嘛!


于是,剩下的短短两三分钟时间,真就让米勒感到比之前恐惧焦急的十几分钟还要可怕,还要度日如年,只让他倍感煎熬。


直到少女依依不舍地回身走进徐徐合上的大铁门,米勒才表情异常僵硬地慢慢转过身,却连指挥白雷回去的力气都凝聚不起来。


再直到一阵冷风吹过,米勒才浑身一凉,发现自己头发和衣服,都早被虚汗浸湿、浸透。


再过好一阵,看了看黑暗的天色,又看了看通天电梯的位置,米勒终究是启程离开,却非前往通天电梯的位置。


“走,白雷……去老城区!”


“是,主人!”


米勒终究是心有不忍,或者说依旧心存侥幸,想去别的地方看一看,依旧期待人工智能能给赞巴鲁克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喜人变化。


他不知道,对他来说,真正难熬的地狱之旅,才刚要开始!


另一边,数小时后,顾雷等人也遇到了问题。


这回,是真有一个居住着大量普通民众的小离岛正遭到几十万自爆狂鬼的攻击,情况岌岌可危。


但和前回截然相反的是,这回攻守双方,皆让顾雷等人感到下不了手。


只要来底区久了,只要对底区了解深了,包括伊曼、纳斯塔西娅、吴雪镜和吴雪莲这四个贵族少女在内,大家都能深刻地理解到:


在自爆狂鬼们腐烂的外表之下,到底有着何等的无奈和悲哀!


只不过,不管多艰难,他们又终究不得不去做出抉择。


伊曼木着脸命令道:


“全激光武器启动,马上对狂鬼身上的炸药进行一轮精准的、均匀的、低密度的覆盖攻击。”


“是!”……


下一秒,黑夜中,不死鸟号就像要驱散黑暗一般地徐徐飞临狂鬼群上方,并一边绕狂鬼群盘旋,一边射下道道激光。


随着不断的爆炸像巨大的火蛇一样绕离岛游走一圈,天地一片明亮。


离岛中当即爆发出激动难耐的震天欢呼声。


“哦哦哦……”


“啊啊啊,得救啦!”


“哇啊啊,我们得救啦!”


“得救啦!国会万岁!”


“国会万岁!”


……


然而,包括停止攻击的一分团和下方离岛中的民众在内,所有人都没高兴太久。


尽管狂鬼们的伤亡已超过百分之十,但在愈发沉默的同时,他们竟又表现得愈发疯狂。


他们原就是濒死的极限之人,和贪生的极贪之人,这二者的诡异结合体,一直不择手段地死死抓紧死亡之门的门框,坚决不肯离开人世,过着痛苦至极、又偏执至极的可悲生活。


而今,他们既知混沌将至,所有人都将无差别地被强行掰开手掌,完全被打入地狱,就自是彻底绝望,也彻底疯狂起来。


爆炸的火光未熄,一股悲哀、绝望和疯狂的气息,就自狂鬼群中冲天腾起,迅速传染每一狂鬼,愈演愈烈。


很快,每个狂鬼都咬着牙、闷着头、含着泪,不管不顾地朝中间的离岛狂冲过去。


只透过那看似可怜的泪水,他们浑浊的双眼中放射出,却又是骇人的疯狂红光。


他们说什么也要在临死前饱餐一顿。


哪怕用同类的血肉充饥,他们也一定要做个饱死鬼!


那恐怖的偏执让一分团众人内心都不由心出些许寒意,更不用说是离岛内的普通民众了。


机枪扫射的声音立刻又从离岛中“哒哒”响起,道道火线亦疯狂地射入更疯狂的狂鬼群中。


然就连之前雪怀城的高级轻机枪都无法阻挡狂鬼们的狂攻,凭那小离岛落后稀少的武器,又怎能阻挡?


离岛中的市民们纷纷祈求似地、不解地仰望天空,仰望那艘刚刚还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圣洁白鸟”,不明白它为什么又默不作声。


难道,神明这次真是要彻底抛弃他们了吗?


同样地,一股越来越浓郁的悲哀绝望气息,也从下方的小离岛中冲天腾起。


一分团众人感受到,内心皆愈发沉重。


根据战术预测,需击杀80%的狂鬼,即杀死而上十万的狂鬼,才有可能击退鬼潮。


不过,还是一样地,还是不管多艰难,他们都不得不做出选择。


至少,不管怎么说,离岛内的居民们都没有无故就率先对狂鬼潮开火。


眼见鬼潮已快逼近到下方离岛那低矮的城墙下,乃至已隐隐有守卫者受狂鬼们的爆炸波及,又看了一眼眉头深锁、花容惨淡的伊曼,顾雷不再犹豫,就要抢着下令,履行他身为一个军人和一个家臣的义务。


可伊曼瞬间察觉,挥手制止他,说道:


“不,顾雷,谢谢你,但那是我的权力,也是我的责任!”


而看着伊曼惨白冒汗却执着明亮的表情,顾雷点头闭上了嘴。


后伊曼就深吸一口气,大声命令道:


“全激光武器启动,注意,这次是对狂鬼们身上的炸药进行精准的,高密度的,覆盖打击,轮数为……不,轮数不限,直至鬼潮退却——”


“是!”……


刹那间,激光如雨,连续的轰然爆炸声当即绵绵不断地再次响起,冲天的火光将天地都映成一片炙热的白色,恍若末日火山喷发。


火光和爆炸声将飞船内的每一个人都震得内心一片空白。


众人皆不知自己的战舰到底攻击了多久,反正直到鬼潮退去,直到震天的欢呼声再次从离岛中响起,他们才停止了攻击。


下方,离岛内,几十万民众都在欢呼雀跃。


“得救啦!我们有救啦!”


“有救那!有救啦!”


“国会万岁!”


“骑士团万岁!”


“卡缪拉万岁!”


“我们有救啦——”


……


而离岛外,则是满地焦黑的弹坑和残骸,以及哀嚎着逃走的剩余狂鬼们。


且不管是满地焦黑的尸体,还是迟来的喜悦和欢呼,都在深深地刺痛并提醒一分团的众人:


国家已经迟到了,国家不能再迟到了!他们,也绝不能再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