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寒黎篇四十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放心,没有危险。”木青黎知道要是不跟柳文炀说的清楚一些,他是肯定要坚持送自己回去的:“你看我样子也知道我嫁的人不是普通人了,他又怎么可能真的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呢。”


柳文炀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地里保护你?”


“你要是不信的话,现在可以对我挥手做出一副要伤害我的样子来试试。”木青黎说。


柳文炀犹豫着。


木青黎忍不住笑道,“快走吧,居然还真的考虑上了。”


柳文炀道,“有点好奇,想试试那些侍卫的武功怎么样。”


“明天见。”木青黎直接赶人了。


“行吧,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送了,明天见。”柳文炀又道,“要不要将我手里的灯笼也给你?”


“不用,一盏就够了。”木青黎抬了抬手里灯。


“走了。”


木青黎目送柳文炀离开,然后自己提着灯笼继续回府。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木青黎虽然不怕黑但若是以前在这么晚,走在没有路灯的路上也是不敢的,别说是一个灯笼了,就是抱着个车头大灯那也还是不敢。可是现在她的心里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平静如水。


这就是将死之人的心理吗?除了死以外,就真的什么也不怕了。


也不是……


木青黎看着暗处走过来的人,心道,还是有怕的,怕看见爱的人忍不住扑过去。


夜洛寒面无表情的走到木青黎面前,木青黎对着他露出一个略带讨好的笑,“你怎么来了?”


夜洛寒心中微动,满心的怒意跟担心都在这个笑中抚平。


明知道有侍卫在暗中跟着她人,在回府得知她一个人出府还没回府时,还是心急如焚的叫来侍卫寻问她的去处,得知地点又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接人。


木青黎见夜洛寒沉默不语,将手里的灯笼递到他的面前,“手有些冷,你来拿吧。”


夜洛寒接过她手里的灯笼,没有说话的转身回府。


木青黎提步跟上,走到夜洛寒的身边。


两人谁也没说话,木青黎低头看着两人的影子,心里突出玩意,抬脚去踩夜洛寒的影子。


刚踩上,夜洛寒的影子向前移走,木青黎立即又抬脚跟上。


就这样一脚一脚踩的不亦乐乎。


嘿!又一脚落下,脚下踩上一块鹅卵石,整个人立即失去了平衡,“啊啊啊。”


木青黎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人,抓住夜洛寒的手臂借用自己的力气将自己稳住,因为突然的用力过猛肩膀处传来一阵痛意。


夜洛寒被抓住的手臂的手里拿着灯笼,木青黎要摔倒的时候,他没能立即伸出手稳住她的身体。看到已经站稳的木青黎,另一只手捂着先前受伤的肩膀,他就知道刚才那一下肯定是扯到了伤处。


夜洛寒担心道,“很疼吗?”


木青黎揉了揉肩,“还好,扯到了一下。”


夜洛寒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疼,“踩影子就这么好玩?”


木青黎嘟囔着,“要不是你故意加快速度,我也不会扯到。”


夜洛寒被吐堵的说不出话来,他确实故意加快了速度,只是心里气不过,她宁愿跟自己的影子玩也不开口跟自己说话。


“现在还疼吗?回去让太医给你看看。”


“不怎么疼了,估计到府里就一点都不疼了,不用看太医。”木青黎说,“太医之前也说过,还不太能用力,刚才是我一下子用的太猛了而已,走吧。”


夜洛寒听她这么说,也没再坚持的说什么。如果是先前他肯定会坚持叫太医给她看一下,可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何,有些不敢坚持了。


“夜洛寒,我今天认识了个新朋友。”两人再次并肩而行,木青黎主动出声说。


夜洛寒应了声,在来时的路上,暗卫已经将今天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大抵都告诉了他。


木青黎道,“对了,我还认识了一对夫妻。他们开了家面馆,那里的面可好吃了,羊肉汤也好喝。我今天整整吃了两碗面跟一碗汤。柳文炀那个家伙还笑我能吃呢。哦,对了,柳文炀那家伙就是我今天新认识的朋友。”


“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也去吃一次吧。”反正有那些暗卫,他肯定能找到她说的那家面馆。当时她在吃到第一口面的时候就想,这么好吃的面,要是夜洛寒也能吃到多好。


“你不陪我一起去吃吗?”夜洛寒问。


木青黎心中微痛,喉处更是痛的连一个“好”字都说不出来。


问完问题的夜洛寒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回答,虽然心里失望却又已经习惯,这些天这样的问题早已经得不到回应了。


他没有跟女子一起过,除了娘跟天儿、笑笑以外身边也没有更亲近的女子了。他不知道木青黎这样是为了什么,如果在京城他至少可以去问问天儿,可现在在延林,他没办法问任何人。只能无力的接受着这一切,无力的看着她远离着自己。


他能感觉到她眼里对自己的爱,可是他想不出,爱一个人却又要推开一个人的原因。


“我明天约了新朋友见面,没空的。”


木青黎开口回答,夜洛寒宁愿她没开口。


“明天以后呢?”只要她愿意,时间有很多,然而她再一次沉默了。


夜洛寒叹了声气,真的太无力了,这种摸不清,弄不明白的情况。


“最多十天,我们就回京城了。”这些天,这里的事情也差不多都处理完了,天儿来信又一直催他们快回去,太医说她是双生胎是等不到足月就要生的。


木青黎轻“恩”了声。


夜洛寒现在也期待回去,回去或许天儿跟笑笑能他。


木青黎只期待这条路能再长点,能让她跟夜洛寒在一起的时间再长一些。


“今天看到的那对夫妻,觉得好羡慕。虽然他们店铺很小,客人也不多,他们有时候遇到下雪跟下雨时,基本没什么客人去。但是他们一点也不觉得沮丧,反而很开心的关了店铺。两个人,就在这里懒上一天。偶尔有累了不想开店了,他们也会关上店铺,买了干粮,去周围爬爬山,去庙里烧烧香。”


“他们没有孩子,卫姨年轻时有过身孕,但孩子在八个多月的时候没了,胎死腹中。卫姨伤心了很久很久,身子也坏了不能生了。可是卫叔没有嫌弃她也没有再找别的人,他对卫姨说,这辈子只要有卫姨就够了。”


“不管去哪里,不管做什么,开面店也好,爬山也行,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行。”


“好羡慕他们。”木青黎向往道,“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不过我不会做饭是开不了面店的。我可以开个其他的店铺,开心的时候开着门做主意,不开心想偷懒了就关了门偷懒。”


木青黎话说完,两人就已经走到了府外,看着门口的两个府卫,木青黎心中微叹,果然还是来不及说出最重要的。


夜洛寒上前将手里的灯笼给了 外面守着的府卫。


院中,夜洛寒停下脚步:“你自己回院子吧,今天在外一天了回去泡个热水澡,吃点东西早些休息。”


木青黎抬头看着夜洛寒:“你,这段时间泡脚了吗?”


夜洛寒沉默半晌,摇头。


“这里比京城还要冷,你还是坚持泡脚的好。”木青黎说。


“你……”


“我先回去了。”木青黎立即打断夜洛寒的话,她不知道夜洛寒要说什么,只知道拒绝他,对他说的每一句不违心的话都让她难过的喘不过气来。


看着跑开的木青黎,夜洛寒除了无力叹气什么办法也没有。他不想强迫她做任何事,也不想逼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给她时间, 等她自己想通了,愿意相信他,愿意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也给自己时间,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完全的相信自己,相信他可以让她信任,依靠。


&


第二天一早,木青黎难得的没有睡懒觉的早起,吃了早饭就带着繁星去了常府。


这还是木青黎第一次来常府,常府看起来虽比不皇宫富丽堂皇的,却也不普通人家能比的。


“木木。”出来迎接的常灵看到木青黎还在惊讶,“你怎么突然来了?”


木青黎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上次我不是送你本琴谱吗?我昨天认识个朋友,他的朋友也喜欢琴谱,所以我想着把那本琴谱誊抄一份送给他。”


“那先进府吧,月牙,去沏壶茶,再准备点糕点送到我房间来。”常灵吩咐。


木青黎道,“灵儿,我约了人午饭后见面送给他的,现在就誊抄可以吗?”


“自然可以,琴谱在我房间,让人准备笔墨纸砚送去就可以抄了。”常灵领着人向房间走去,“不过你刚才说朋友昨天刚认识?”


木青黎点头,“认识的时间是短了些,但那人也是真有趣。只是可惜刚认识就没机会再见了。”


“没机会再见?”常灵疑惑道。


木青黎顿了下说,“我们过几天就要回京城了嘛,回了京城进了皇宫就不是想出来就出来的了。”


原来是指这个,常灵淡道,“皇上那么宠你,你想出宫玩他不会拦着你的。”


木青黎没有应这句话,常灵微皱了下眉。


到了常灵的房中,月牙已经送来了茶跟糕点,“去准备些笔墨纸砚来。”


等月牙出去后,常灵才道,“木木,你还没想通吗?我以为,上次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木青黎淡笑着摇头:“没有,我知道你跟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喜欢他,我也不会再乱点鸳鸯了。”


“那你为什么……”见木青黎看向自己,常灵道,“如果你跟皇上很好的话,你不会是这样的。”


木青黎不解的问,“区别很大吗?”


“区别大不大,你自己不知道吗?”常灵反问。


木青黎转移了话题:“那琴谱那天我看了下,不厚但是也不算薄,你说我一个上午的时间能抄完吗?”


“你识琴谱吗?”看她的样子倒看不出一点对古琴的兴趣。


木青黎摇头,“不识。”


“那一个上午肯定不行。”常灵道,“不过,我可以。”


木青黎听了,脸上立即露出讨好的笑来:“好灵儿,要不你帮我抄一下?”


常灵没有立即答应。


木青黎又忙道,“灵儿姐姐,你帮我抄抄吧,我下午给你买礼物。”


“买什么礼物?”常灵随意问着。


“你什么也不缺,我带你去吃面吧。”木青黎道,“昨天我认识的朋友带我去一间很好吃的面馆,我改天带你去。”


常灵听她这么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淡笑道,“你们怎么都喜欢带人去吃面?”


木青黎闻言问:“恩?还有谁?”


常灵摇头,“没什么。”


木青黎却觉得常灵表情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八卦着凑到她的面前:“谁啊?我怎么觉得你刚才好像笑了呢。”


常灵看着她,“我笑了吗?”


“笑了,我看见了。”木青黎说。


“那是你看错了,我没笑。”常灵说完见木青黎又要说话,立即道,“还想不想我给你抄琴谱了?”


木青黎听了更肯定道,“看来你刚才说的那个人肯定不一般,算了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问了。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带你去吃的面肯定没有我要带你去吃的好吃。”


这时月牙刚好将纸墨笔砚送进来,常灵对月牙说了句:“放到书桌上吧。”一边向书桌走去一边对木青黎明说,“你这样一说,改天有空了可一定要带我去吃吃。”


木青黎走到书桌边,“行,一定带你去,我来帮你研墨吧,我还没研过墨呢,想玩一玩。”


常灵微好奇的看着木青黎,“其实我一直好奇你以前是什么人,识字但不会研墨,就算是我们不必自己研墨但幼时也是会学的。”


“对你们来说,算是个奇人吧。”木青黎半真半假的说着。


常灵很无奈的叹了声气,“确实是奇人。”


“不重要不重要,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快点帮我抄琴谱吧。”木青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