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剑道第一仙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击,轻易抹杀冥狱魔女!!


崔长安心中一颤。


他早知道冥河龙君很强大,却没想到会抢到到这等地步。


苏奕却并不奇怪。


这老爬虫是天生异种,由孽龙血魂所化,当初诸多顶级道统的大能者一起出手,才将老爬虫镇压。


崔龙象都曾直言,若非当初老爬虫被镇压,完全有机会去冲击皇极境!


这样一个恐怖生灵,哪怕被天鼎山镇压了九万年,可那等凶威,也远不是寻常的皇者可对抗。


城外。


儒袍男子、天玑妖皇、费崆峒也被惊到,一个个撤离,把战场留给了枯瘦老人。


古怪的是,孽魔鬼僧和罪业魔童似也察觉到枯瘦老人的厉害,皆停顿下来,远远退去。


与此同时,远处天摇地动,足有千丈高的黑狱邪王杀来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轰!!!


黑狱邪王手中战矛挥动,简单直接地朝枯瘦老人刺来,虚空炸开,出现一道狭长裂缝。


枯瘦老人淡金色的瞳泛起一抹杀机。


他蓦地探手。


一只覆盖着血色鳞片的龙爪掠出,倏尔间化作百丈范围,一掌之下,直接将刺来的战矛震开。


而后,枯瘦老人身影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下一刻——


那片天地骤然哀鸣,虚空塌陷。


一条足有千丈长的血色蛟龙横空而出,那庞大的躯体直似绵延的山岭般,浑身覆盖着血色鳞片。


轰隆!


血色蛟龙甫一出现,无匹的凶威压迫得十方皆颤。


而随着它挥爪,仅仅一击,就拍得黑狱邪王那高大如山岳的身影一个踉跄,倒退数步。


黑狱邪王冷哼一声,挥动战矛,冲杀上前,千丈高的身影前冲时,仿似一座炼狱横移,带起遮天蔽日的凶厉煞气。


血色蛟龙似被激怒,利爪横空,与之激战。


轰隆!


那片天地混乱,扩散的毁灭波动之盛,让天玑妖皇和儒袍男子他们都惊出一身冷汗。


那黑狱邪王强横到堪比玄幽境中期的角色,且执掌一种和炼狱有关的本源力量,杀伐气滔天。


可更强的是冥河龙君所化的血色蛟龙,利爪每一次挥动,就如开天之刃,在黑狱邪王身上撕裂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仅仅须臾间,黑狱邪王千丈高的身影,就千疮百孔。


最终,随着血色蛟龙一声长啸,张口便将负伤累累的黑狱邪王吞掉。


那等景象,看得崔长安都不由震颤,这老怪物简直也太强了!


血色蛟龙没有恋战,身影凭空消失。


下一刻,枯瘦老人就出现在城墙上,张口一吐,一个血色光团浮现而出,光团内封印着的赫然是黑狱邪王。


“大人请收好。”


枯瘦老人将血色光团双手呈上。


之前苏奕说过,要他镇压黑狱邪王,他自不会直接把黑狱邪王杀了。


苏奕抬手接过血色光团,一边把玩,一边说道:“那小乌鸦怕是已被激怒了。”


声音刚落下——


极远处的黑暗天地间,响起一道冰冷阴沉的声音:


“老孽龙,当年的你,何等桀骜,敢藐视诸天神佛,可如今的你,却像没有骨头的爬虫般,甘愿为崔家所用,可真是让本座失望!”


声音响彻天地间。


远处,孽魔鬼僧、罪业魔童皆静默立着,无数邪灵组成的大军,一动不动。


似乎,都在向这道声音臣服!


原本动荡混乱的战场,都在这一刻变得压抑而死寂,唯有浓浓的黑暗和血煞雾霭,在山河间弥漫。


枯瘦老人似乎有些疑惑,淡金色的眸望向远处,道:“你是何方神圣,也敢诋毁老夫?”


躺在藤椅中的苏奕淡淡道:“你不认得九幽冥鸦?”


九幽冥鸦!


枯瘦老人眼眸骤然一缩,道:“原来是那只掌控着混乱和灾厄之力的黑鸦……”


声音中,竟隐隐带着一丝凝重之意。


“你怕它?”


苏奕问。


枯瘦老人低着头,道:“在幽冥天下,没有人不忌讳这等不祥之鸟。”


轰!


这时候,远处黑暗的天地猛地一颤。


就见一座巨大巍峨的血色大山横空掠出,所过之处,无数邪灵跪伏在地。


孽魔鬼僧和罪业魔童皆躲避在一侧,躬身见礼。


血色大山有千丈高,其上覆盖着繁密奇异的道纹,如瀑般的血光飘洒而落,弥散出滔天般的血煞罪愆气息。


那血色大山之巅,立着一个黑袍身影,周身萦绕着一缕缕幽暗如夜的神秘光泽,直似一尊传说的冥神!


这一瞬,天玑妖皇、儒袍男子、费崆峒这三位老妖怪,无不肌肤刺痛,心神颤栗,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致命威胁。


好强!!


这是何方神圣?


城墙上,崔长安脸色也凝重到极致。


崔家自亘古延存至今,历经不知多少次万灯节灾祸,可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诡异恐怖的存在。


脚踏血山,万灵臣服!


枯瘦老人淡金色的眸闪动,似也被惊到,“暗夜冥侍!?这等恐怖的邪灵,不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灭绝了?”


暗夜冥侍!


崔长安心中狠狠抽搐了一下,终于想起来。


在亘古的传闻中,暗夜冥侍乃是“堕落冥王”的侍卫,每一个皆是死灵所化,执掌灾厄、罪愆、混乱等等诡异力量,强大无边。


只是,这乃是亘古时的传闻,哪怕流传至今,也几乎很少听闻,有谁见过暗夜冥侍。


可在今夜,却有这样一个恐怖生灵出现了!


“这小乌鸦竟然还把暗夜冥侍从‘灾厄天岭’中带了出来,它今夜攻打紫罗城,究竟是为了什么?”


藤椅中,苏奕抚摸着下巴,终于产生了一些兴趣。


他前世曾闯荡过枉死城,也进入过被视作枉死城最凶恶的禁地之一的灾厄天岭,自然清楚,那其中蛰伏着数个从亘古是延存下来的“暗夜冥侍”。


当初,他甚至想抓捕一个,好好研究一下。


可惜,暗夜冥侍常年蛰伏,灾厄天岭也太过浩瀚,最终苏奕也没能如愿以偿。


而现在,九幽冥鸦带着暗夜冥侍一起来了!


“老孽龙,本座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就让开,饶你不死,否则,别怪本座不客气!”


极远处黑暗中,再度响起那冰冷阴沉的声音。


枯瘦老人神色淡漠,道:“九幽冥鸦,老夫也给你一个忠告,速速带着这些邪灵离开,或许还能捡一条命,否则,任凭你有通天能耐,恐怕也得落一个身陨道消的下场。”


他的确对九幽冥鸦充满忌惮。


可他更清楚,身旁那位兀自懒洋洋躺在藤椅中的青袍少年,有何等可怕。


不用想他就知道,若自己敢生出其他心思,身旁这位曾称尊诸天上下的恐怖存在,分分钟能弄死自己!


“身陨道消?哈哈哈,老孽龙啊老孽龙,你可着实让本座失望!”


远处黑暗中,响起九幽冥鸦的大笑。


紧跟着——


轰!


血色大山横移,托着那一道被称作暗夜冥侍的黑色身影,朝城门这边靠近过来。


虚空哀鸣塌陷,天地震颤轰鸣。


仅仅那等气势,便让天玑妖皇等人感到压抑。


“你们都回来吧。”


苏奕那淡然的声音响起。


天玑妖皇等人如释重负,第一时间从城外撤离。


哪怕他们被天谕莲灯的力量掌控,不得不听从苏奕的调遣,可也不想去和暗夜冥侍这等古老的大凶存在拼命。


而此时,苏奕终于从藤椅中起身。


他看了看镇守在城门两侧的狴犴、獬豸石像,又看了看逼近过来的暗夜冥侍,最终做出决断:


“撤。”


收起藤椅,转身就走。


枯瘦老人和天玑妖皇等人皆愣住,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曾纵横诸天,称尊于世的玄钧剑主,在这等时候,怎会不战而退?!


以往岁月中,又有谁听说玄钧剑主会畏战不前?


没有!


可此时,面对那暗夜冥侍的威胁时,玄钧剑主却退了……


一股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惘然的情绪,涌上这些老怪物心头。


曾剑压天下的玄钧剑主!怎会……如此!?


难道说,如今的他,真的已经弱到只有灵轮境修为了?再不是当初那个无敌于世的神话了?


这一刻,若不是性命受制于天谕莲灯,那些老怪物恐怕早已生出异心,忍不住去试一试苏奕的底细了。


“苏伯父,这是不是显得有些太仓促了?”


崔长安也愣了一下。


他自然清楚苏奕想做什么,只是,都不去激烈抵抗一下,就立刻撤走,总感觉太草率了。


“他们为的是攻城,如今,就让他们有机会杀进来,他们怎可能忍得住?”


苏奕随口道。


交谈时,两人已渐行渐远。


枯瘦老人他们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听到苏奕和崔长安的对话后,他们隐约已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可究竟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轰隆!


血色大山狠狠撞击在城门上,掀起滔天般的力量波动,让整座城猛地一震。


没有了苏奕他们的抵挡,仅凭金乌灭厄阵的力量,注定不可能挡住邪灵大军的攻伐。


仅仅片刻,东城门被从外面破开。


无数邪灵如潮水般杀了进来,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宛如空城般的紫罗城,也一下子陷入混乱动荡之中。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在城门被破开前,那镇守在城门两侧的獬豸、狴犴两座石像,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


ps:感谢过客老哥又一次盟主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