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半日荒唐 > 班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涂灵的强烈要求下,涂郁终于放弃了让苏严继续接送她的想法,给她添置了辆自行车,淡蓝色的车身,还印了几片洁白的云朵图案。


她总觉得她好像以前见一小孩骑过缩小版同款自行车。那小孩还特别嚣张,朝慢吞吞散步的她呲牙咧嘴。


涂郁不愧为亲爸,每回都能歪打正着地戳她雷点。她叼着块土司骑自行车拐了个弯,迎面撞上哼哧往前的苏严。


苏严挥挥手,猛地捏紧刹车,语气还有点可怜巴巴:“你真的不要我送了嘛?”


涂灵木着脸看他,“你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执着?”


“……”


涂灵十分隐晦地翻了个白眼,踩着踏板,把着车头绕过他。


她其实更想说的是:你不觉得你像个特别猥琐的变态吗?但是涂灵有个小仙女人设,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实在的。


现在还很早,涂灵眼神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极好,暗沉的天色中,斜斜地瞥见苏严泛红的耳朵尖,也不知道到底想到些什么东西。


涂灵腾出一只手扯住他十分招摇的校服外套一角,苏严猛地被后力滞住,差点整个人从自行车上下去。


“打住。”涂灵跟着笑了声。


苏严手长脚长,死皮赖脸在后面跟着,有时候还搞个齐头并进,然后咧嘴朝她笑,唇边扬起的弧度略高,露出洁白几颗牙,笑得很呆。


蓝白色的校服外套敞开,衣摆被流动的气体吹刮得猎猎招展,里面是规规矩矩的衬衣,颜色不深,某些小物件因而十分显眼。


她的长相属于精致那一挂的,睫毛长且浓密,低低遮住点眼眸,神色有些闲散,因为中和了样貌的可爱乖巧感,并不显得过分冷漠。


“下回藏东西记得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涂灵伸手往苏严胸口的口袋边取下微型摄像头,“不然会让人觉得你很傻。”


苏严闻言顿了一下,慢悠悠停车,默默往后退了几步,眼睛睁得又大又圆,没吱声,只是动手拉拢外套,表情迅速无辜,活像个良家妇男。


涂灵一点也不上道,下了自行车。


“错了?错哪儿呢?”涂灵单手抛玩着小巧的摄像头,直看得苏严一阵心口狂跳。


这玩意儿还是挺贵的,无线针孔摄像头,花了他小几百,就小仙女这随意的玩法,指不定摔地上啪叽弄没了。


“……”


苏严没法反驳,可怜巴巴,立马认错:“我错了。”


涂灵又笑了,眨眨眼睛,说:“我大概知道你要干什么,就是想问一句,能分钱吗?或者,能投股分红吗?”


苏严茫然,“你在说什么?”


苏严先说道:“不该拍你私人照。”他观察了会儿小仙女脸上的表情,接着小心翼翼道:“那个……摄像头……能还我吗?”真的很贵啊。


涂灵发觉前几天对于苏严的话唠和脾气暴属性定位得不太准确。这哪是什么暴躁小话唠啊。


涂灵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蠢。


最后涂灵气恼地踹苏严,随口问道:“你在学校跟谁混的?”


涂灵:“你说我在说什么?”


苏严:“我还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唇瓣无声翕合几下。


.


这句话刚出口,涂灵发觉到不对,顿时闭嘴,一把把摄像头塞回给苏严,跨坐上自行车,把他甩在了后面。


留着苏严远远看着她骑着自行车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拐角。


这姿势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涂灵经过的时候,寸头下意识侧首瞥了眼教室门,说明昨天还是有造成阴影的。


天空逐渐转向清澈。


教室里的人寥寥无几,涂灵进来的时候,一眼就见到半弓着腰打游戏的男生,理着寸头,就坐在讲台上,侧对门口,修长的双腿交叠,足尖虚虚踩着板凳。


笔尖勾过纸面“唰唰”地响,富有节奏,闻声便知手速不赖。


涂灵觉得她对乐絮的了解的确匮乏,甚至开始考虑购一本苏严出品的垃圾小册子。


她咬着糖发了会儿呆,口腔里蔓延开清甜味道,想起了什么似的往右后方看过去。


角落里的校霸其实十分显眼,拼了张书桌靠着自己的,旁边坐个戴眼镜的男生,眉目清秀,两人的相同点,是都拿着笔伏在桌面写着成堆的作业。


好糟糕的语序。


涂灵嘴里还含着糖,凑过去,显然没把江乐的话当回事,说话慢吞吞的,带了点囫囵不清:“是要我帮你写作业?”


又友好送新同学礼物,又老老实实补作业的校霸,恐怕不多。


或许是因为涂灵的视线太直接,乐絮停了笔,瞳色有点淡,“能帮我吗,你?”


硬水果糖被咔擦咬碎,涂灵半垂着眼皮,目光跃过眼镜男生,和表情平淡的乐絮对视。


乐絮的长相包括气质都有点冷感,平时又总是面无表情一张脸,看上去很不近人情。


“嗯。”


乐絮从包里翻出两颗糖递给她,蓝白色塑料包装,是很多人童年时光乃至于现在也很熟悉的大白兔奶糖。


可就是这个貌似冷得六亲不认的人,不仅送她一罐水果糖,现在还递过来几颗大白兔奶糖,反差萌特别大。


所谓校霸,真的是出乎意料的甜啊。


“糖就算了。”涂灵弯起唇角,张口就来:“能直接给我钱么?”


【我现在想写一段发一段怎么办】


没有故事性,以及细节充盈的原因,是因为我人设都没有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