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爸妈都是富二代 > 第四十七章 肖家要搬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微微小姐,我也没有在少奶奶面前说你说什么,除了送你来月明山的事,其它我真没透露过。”司机戚戚哀哀的解释。


“其他你也没机会知道……算了,不想提这些糟心事,你安静点,专心开车,我睡一会儿。”郑微闭上眼假寐,脑子里却乱成一团。


阿昱到底去哪了?商厉会不会是骗她的?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说慌,所以阿昱真的不在商家,还是离开了燕京?


郑修远向她透露过,刚开始阿昱一直昏迷不醒,情况很糟糕,所以商一明和白璃会不会带他出国治疗了?


回家吃完饭,郑微连澡都没洗就出去了,她去了隔离商家别墅,上楼直接进了商昱的原来的房间。


商昱送她的备用手机,正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她走过去拿起来,用这个手机打给白璃。


电话打通了,郑微眼睛一红,喜极而泣,之前用她的手机怎么打都白璃都不接,她怎么早没想到用这个手机打?


“微微小姐,微微小姐你醒醒,怎么了,是不是哪受伤了?”司机把车停靠在路边,回头叫醒她。


原来是司机从后视镜看到郑微抖着肩膀哭得很伤心,吓了一跳,以为她被狗追狂奔时伤到哪了。


“我没事,开车吧。”郑微抬手擦了下脸,才发现她竟然哭了,还流了那么多眼泪。


“他为什么不能接电话,他怎么了?白阿姨……嘟嘟嘟……”郑微再拨过去就打不通了。


她伏在床上哭了一阵,良久才冷静下来,她回想刚才白璃说的话,阿昱没办法接她的电话,所以到底是没办法接她的电话,还是谁的电话都没办法接?


前者可以说阿昱人没事,只是商家的人不想让她再和阿昱有接触,后者就不敢想像了,阿昱可能一直昏迷不醒,那一铁棍竟打得那么狠,把阿昱害的那么惨。


至于没打商一明的,且不说对方会不会鸟她,主要是她压根就没他的号码。


但对面一直出声,死寂一片,让郑微没来由的心一慌,连忙喊道:“白阿姨,我是微微啊,阿昱呢?他现在好不好,你能不能,能不能让他接一下电话。”


“……微微,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阿昱他没办法接你的电话,以后,你就把他忘了吧。”白璃的声音有些低哑,好像刚哭过,说完马上就挂了电话。


哭完她带着商昱送她的手机,还有那张照片回家,虽然商昱以前送了不少贵重东西贵给她,可那时她混蛋的很,把那些东西都拿去换钱了。


现在只有手机和照片成为她的唯二念想了,走到门口想了想,她又转身把床上的四件套给拆了一并带走,如果可以她真想把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搬走。


不过她知道不行,弄的动静太大,会惊动邻居,到时邻居通知商家的人,那她就什么也别想拿走了。


肖依如说的没错,是她害了阿昱,要不是她,阿昱就不会被陈家盯上,陈家那些混蛋为什么就非要盯着阿昱不放?


“对不起对不起……阿昱你一定要好起来,我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见我。”郑微呜咽着痛哭。


她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有一第商昱三岁时的照片,她把照片抱在怀里哭的更大声了。


郑修远像是被吓了一跳,猛的坐直了身子,睁开眼呆滞了片刻才缓过神,看见郑微他清了下嗓子,语重心长道:“微微,我知道你主意正,很多事我都插上手,但你还是个孩子,以后还是早点回家,这么晚还待在别人家里,让邻居看见会说闲话。”


“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管他们会说什么,毕竟别人要怎么说,我堵不住他们的嘴,”郑微笑了笑,继续说,“爸爸,我从出生就是个话题不断的孩子,我一直是别人的谈资。”


如果她要在意,还不得难过死,早就抑郁了。


当郑微再次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客厅留着一盏暖黄色的灯,郑家所有人包括佣人都睡下了,没想到郑修远还坐在沙发上。


他似乎快撑不住了,闭着眼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很辛苦,这么晚了还不睡,应该是在等她。


于是郑微走过去坐在他身旁,低声说:“爸爸,我回来了。”


那是他的女儿,在他十八岁就出生了的女儿,原来她长得那么像他,也像顾意非,她才十岁,却一条手臂都废了。


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她。


回到房间,郑微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心情复杂,刚才郑修远想摸她的头,但她下意识就躲开了,她看到郑修远僵住的表情。


欲言又止的盯着郑微看了良久,郑修远心中五味杂陈,他伸出手要去揉小姑娘的头发,不料却被她躲开。


郑微猛的站起身,闷声说:“太晚了,我要去睡觉了,爸爸你也早点睡。”


望着匆匆逃离的背影,郑修远眼睛有点湿润,就在刚才他第一发现,原来微微长得和他很像,尤其是眉眼间,那双大眼睛和枫儿一样,都随了他。


也许是昨天爬树的原因,感觉手脚都酸酸软软的,极其不舒服,下床时走路都打颤。


心情不好,不想上学,反正去不去听课,她都能考第一,所以干脆今天请假吧,她需要一个静静。


于是她真的打电话跟班主任请假,班主任马上批准了,郑微挂了电话倒回床上,准备再赖会儿,就听到外面喧闹的声音。


她能怎么办?郑修远从来没有对她做过如此亲密的举动,今天突然来这一出,让她很不习惯,也觉得对方很不正常。


大概是脑抽了,突如其来的父爱是怎么回事?


因为睡的晚,第二天郑微起的比较迟,看看时间都快七点了,竟是错过了训练时间,她艰难的起身。


一大早的谁在闹事?


郑微好奇的跑到阳台去看,喧哗声从肖家传来的,因为被商家别墅挡住,所以她看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思索片刻后,她换了衣服下楼,准备去看看热闹,刚下楼就看见在厨房帮忙的女佣看完热闹回来。


“赵婶,是不是肖家出什么事了?”郑微叫住女佣。


赵婶走过来,压低声说:“肖家要搬走了,听说肖氏快破产了,好多人来追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