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欢喜佳期 > 205 亦真亦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常欢喜坐在他身后,能够感觉到他的僵硬,难道他又看到了恐怖的东西吗?


“没,没什么。”许新远回过神来,前面有点空隙可以前进,后面的车子已经不耐烦地摁响了喇叭。


但他还没来得及发动车子,已经被后面一辆摩托车抢了先机,他只好跟在那车子后面缓慢前行。


只是过那短短的十几米的路口就差不多耗费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


幸好过了那段路,再往前走就没那么塞车了,但停车也是废了点时间,许新远把车停好。


趁着停车的那一点点时间,许新远想要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遗忘了些什么,可竟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些模糊的画面更加模糊了,让他有种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感觉,说不定只是那一场梦的梦境而已。


许新远这样安慰自己,听到常欢喜在喊他,就更加不想去想那些无谓的东西了,眼前的人才是最最真实的存在。


在他眼里,在他心里,许新远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来了。”许新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常欢喜身旁,“打算从哪里逛起?”


花市的入口做得挺气派的,整个花市很大,想要逛完也挺费力气的,只能是选择性逛逛而已。


“从这边开始逛,一会再绕回来。”常欢喜看了看花市两边的人流,都差不多,无所谓了。


“那好吧。”许新远看着那人来人往的场面,有点胆怯不想下场了,可还是跟了上去。


太阳还是挺大的,都有人穿起秋衣,甚至短袖来,但也有人穿着棉外套,四季不分的感觉。


常欢喜逛了一会就忍不住换下了外套,都快要热出汗来了。


不过冬天里有这样的感觉还挺不赖的。


许新远忍了一会,也忍不住了,只留了一条长袖的衬衫。


花多缭乱,常欢喜问了好几家的价格,价格还是挺透明的,差异也只是一点点,不过她还不打算买,回来的时候再买好了。


真的只是逛了一圈,卖花的,还有卖盆栽的,各种小工艺品,甚至还有美食街,不过常欢喜想着许新远还要回去店里帮忙,也没怎么仔细逛下去。


返回来的时候常欢喜买好了一大束花便回去了。


许新远什么都没有买。


这么大一束花,常欢喜小心翼翼地护着,总算是平平安安到了喜庆里。


“哟,男朋友送的?”


“怎么都不送玫瑰花?”


……


“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常欢喜是坚决不用许新远送她回家,这回来的路上都遇上好几个熟人了,都在打趣着她呢。


“那好吧。”许新远也没有坚持,这一来一回的花费了不少时间,他还是赶紧进去店里帮忙。


这一天其实都挺忙的,订单也不少,许亚强一个人可能也忙不过来。


不过许新远没想到许念芝已经来店里帮忙了。


“你回来了。”许亚强看到许新远这么快就回来,有点吃惊。


“什么也没买吗?”许念芝扭头看了一眼,真的只是去逛一圈吗?


“只是逛逛而已。”许新远洗了洗手,然后也加入到他们当中。


常欢喜拿着一大束花回家,遇上邻居问这些花是不是在花市买的,花市人多不多,这花贵不贵,她都好心情地一一回答了。


只是在看到赵有才的时候,常欢喜可不想挤出一点点笑容。


然而赵有才也丝毫不在意,他的心情倒是挺好的,还哼着小曲出去浪呢。


常欢喜看了看手里的花,真香,好好养着,可以过一个年了。


厉海芬和常安看到常欢喜拿着一大束花回来,心情也好像挺不错的,他们也跟着高兴。


最怕她一个人过年的时候会胡思乱想,有许新远陪在她身旁,他们也就安心了。


常安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许新远这人也并非是一无是处。


看着常欢喜在摆弄那些花儿,厉海芬挺欣慰的,便趁着时间还早,又去小静家里看了看,但见她妈妈可算是好了点,虽然整个人瘦得脱相了。


厉海芬和常安在他们家呆了一会,见他们也没其他事情需要帮忙的,便离开了。


只是想着小静不在了,又去秦箫朗家看看。


秦晓煜已经带了个女子回家住着了。


他妈妈看上去可不怎么喜欢那女子,甚至可以说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换做是她,她也不会喜欢的,那种一看便是带着风尘的女子,厉海芬有点头疼,怎么小静就选了那样的女人做自己的妈。


应该是小静选的吧,厉海芬弱弱地想。


秦晓煜的妹妹又失恋了,希望只是最后一次失恋。


秦箫朗也开始休假了,正呆在家里帮忙准备晚上那顿大餐。


厉海芬和常安看了一会便又离开了。


是好是坏现在也看不出来,他们还是看看再说吧。


喜庆里,许新远忙完了那些订单,腾出了点时间,把常欢喜要的半边酱油鸡给她送过去了。


不过他也只是放下便离开了,店里挺忙的,他抽不开身来。


常欢喜没想到许新远会帮她送过来,还想着一会再下去买的,她钱还没给,许新远已经走了。


看着手里的盒子,常欢喜笑了笑,默默地关好了门,然后开始准备一顿丰盛的大餐,有鱼有肉,意头十足。


不过她真的不擅长做菜,常欢喜看着这时间溜达了一圈又一圈,她才准备好了一顿晚餐。


也不知道她父母暗地里会怎么想的,常欢喜洗了洗手,她一个人的晚餐。


不对,还有她父母的,桌子已经摆开了,三个碗,三双筷子,一个人。


厉海芬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那三个碗和三双筷子,有些忍不住泪流,最后还是趴在常安肩膀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不用担心常欢喜会听到,也不介意常安会听到,她哭的那么伤心,哭得那么大声,连常安心里的那一份苦也跟着哭出来了。


常安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可还是强忍着,他不能哭,他还得做她的依靠。


常欢喜却是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地对着那两个没有人的位置说了句,“爸,吃饭,妈,吃饭。”


像往年一样,她好像能够感觉到那两个位置上坐着她的爸妈,亦真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