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重生之折腰 > 第三十一章王爷去找小美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茶楼出来,宋暮烟没有立刻回府,而是带着沉彦和雪枝去巡视铺子。


迄今为止,王府各处庄子和铺子往年和今年的账目都尽数送了上来。到小年前,各个铺子庄子的管事还会来王府拜年领赏钱。宋暮烟虽然没想立刻给这些管事们一个下马威,但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要想把这些铺子庄子管好,总要先把各个铺子的情况都摸清楚。


碍于王府的马车太张扬,宋暮烟想了想,在车上换了身普通衣裳,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弃车,带着雪枝和沉彦步行过去。


一路上不少百姓好奇的打量他。


也有曾远远见过王妃的人小声嘀咕:“这人怎么看着有些像王妃?”


其他人却立刻反驳:“司说八道,王妃怎么可能穿得这么寒酸,还自己走路呢?”


宋暮烟出门少有露面,京都百姓也不是各个都见过王妃本尊。因此不少人是不认得她的。不少百姓见她长相出挑,穿着打扮却略寻常,身后虽然跟着两个仆从,但看着也并不富贵。便纷纷猜测她是哪里来的,以前怎么从没见过。


大邺尚美,不管是男人女人,长得好看总是要格外受关注些。因此宋暮烟一路上受尽瞩目,甚至还有大胆的人往他怀里投掷东西。


……


宋暮烟先去了最近的一家成衣铺子。


那样神仙一般的人,在话本里都是穿着五彩羽衣腾云驾雾的,就算下了凡,也该是绫罗绸缎宝马香车。还要有王爷在旁护着,怎么会一身寒酸还自己走路?


简直胡说八道!


成衣铺子在东坊市最热闹的一条街上,按理说临近新年正是裁新衣的时候,不该这么门庭冷落,


宋暮烟压下思绪,当先走了进去。铺子伙计看见有客人来,赶紧迎了上来。


霍峥名下的铺子不少,这家成衣铺子她记得是其中经营的不错的。铺子口碑好,不少达官贵人都请了铺子里的裁缝去府上裁衣裳。只是听王富贵的意思,近年里抢生意的铺子不少,成衣铺子生意也不比从前,日渐没落了。


宋暮烟过去时,发现铺子里的人确实不多。


“这么贵?”宋暮烟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价格会这么高。


在大邺,一两银子便是一百文钱,而一文钱可以买三个肉包子,十文钱便可买一斗米。二两银子折算一下,可以买二十斗米。而这二十斗米,若是省着些吃,却可以让一口人吃上小半年。


宋暮烟随意逛了逛,指着一件棉袍随口问道:“这件怎么卖?”


“二两银子一件。”


“一件棉袍怎么这么贵?”


谁知道不问还好,一问伙计就变了脸色,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轻蔑道:“您抬头看看匾额,这里是裳颐坊。裳颐坊的衣裳就没有便宜的。要便宜,您去别家嘞。”


哪个平民百姓会花小半年的口粮去买一件棉袍?


宋暮烟虽然没有自己买过衣裳,却也知道这价格实在离谱。她觑了沉彦一眼,沉彦微不可察的摇摇头,她心里便有了数。


伙计嗤笑一声,开始不耐烦的挥手赶人:“买不起就别摆阔,长得挺好,却一副穷酸样,白瞎了这张脸。”


宋暮烟被他赶苍蝇一样赶到门口,雪枝气不过要发怒,却被沉彦拦住了,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若是寻常百姓,被他这般挤兑,要么愤而走人要么就恼羞成怒的起争执了。宋暮烟皱了眉:“就算是裳颐坊,难道一件棉袍就值二两银子了?”


棉、麻两种布料在大邺十分普及,价格也便宜,寻常人家都是穿这两种布料。


霍峥平日不苟言笑,但如今已近年关,这几个将领又向来亲近他,他虽不耐应酬,却也应下了。不过其他人喝酒划拳,他却只默默饮酒。


听见贺老三的话,他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在心里琢磨着,等会儿回去时,顺路再去聚福斋买只烤鸭带回去。听说聚福斋的烤鸭味道也十分不错。


“哟,你们快看,那里有个小美人!”


成衣铺子斜对面的酒楼二楼,霍峥陪着一群同僚正在喝酒。临近年关,城外大营的操练也停了,几个将领松懈下来,便拉着霍峥来喝酒。


现下忽然发现个小美人,就忍不住想要比较一下。


霍峥闻言皱眉,正要发怒,眼角却瞥到了一道熟悉身影,他眼睛微眯,见着下面情形似乎有些不对,不待打招呼便飞快起身下去。


他正想着,冷不防身侧的人兴奋拉了他一把:“王爷您看,下头那个小美人可比得过王妃?”


他们几个早就听说了大街小巷的传言,羡慕霍峥有艳福的同时,又好奇这王妃到底长得有多好看,话本里夸得跟天仙似的。可惜霍峥整天板着个脸,又把人藏得严实,他们至今没见过。


伙计不耐烦地将宋暮烟三人赶到门口,又狠狠啐了一口。


宋暮烟看着他赶客时一点也不心虚的熟练模样,显然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她拧着眉,目光不悦地看着伙计:“像你们这样做生意,怕是做不长久。”


一桌人看着转瞬即空的座位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就听贺老三怪叫一声:“他娘的!王爷去找小美人了!”


伙计缩了缩脖子,扭头答道:“这就去了,这几个人嫌咱们铺子的衣裳贵,在这掰扯呢。”


说完也不管宋暮烟三人,一溜烟去了后头。


伙计嘿嘿笑了两声:“你管得还挺多。我没工夫跟你掰扯,赶紧走赶紧走。”


说话间正逢管事和一位男子说笑着从楼上下来,见伙计还在门口墨迹,不耐催促道:“张四,你干什么呢?库房还有一批布赶紧去清出来……”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管事捋了捋司须,颇为得意道:“裳颐坊可不比其他铺子,裁缝那都是给京都达官显贵们缝制衣裳的,做出来的衣裳,自然要比其他铺子价高些。”


“就算是宫里的裁缝缝出来的棉袍,那不还是一件棉袍?”雪枝忍不住道:“怎么就比别家高这么多了?开门做生意哪有像你们这样的?”


管事打量了一番他们三人,上前拱手道:“几位可是觉得裳颐坊的衣裳贵了些?”


这管事的态度比起伙计要好不少,宋暮烟的神情便缓了缓,想着或许只是伙计不会办事,便点点头:“没错。二两银子一件棉袍着实太贵。”


雪枝还要再辩,宋暮烟却摆摆手制止道:“算了,我们去别家看看。”


宋暮烟打量着他的神情,原本见着管事客气,还以为他不同于伙计,现在看来,却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只是伙计市侩外露,这管事却是内里藏奸,连黑的都能眼也不眨地说成白的。


管事脸色微变,又按捺下来,勉强笑着道:“这买卖买卖,就是愿买愿卖。诸位嫌贵不愿买,也不能怪我们价太高吧?”


她此番只是来探探虚实,虽然意外碰见了这么一出,但也不打算当场戳破。所以她并没有表明身份,想借此机会再去其他铺子看看。


但是没想到她不打算惹事,事却自己找上了她。跟管事一同下楼的男子一直没说话,此时见她要走,才笑呵呵地开口道:“姑娘且慢。”


宋暮烟脚步一顿,回身看他:“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