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市井之徒 > 第0485章 能不能被发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此同时,大学城。


丁小年从酒会离开,就径直赶往这里,他坐在车上,嘴里吸着烟,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看起来很紧张,正对面是一家酒店,来福酒店,名字很好听,但在大学城这个地方,主要都是大学生来消费,所以档次并不是很高,三层楼,评不上星级,只能称之为宾馆。


酒店牌子反射出来的光,照亮他面庞,使略显肥胖的脸蛋,看起来还有几分喜感。


抬手看了眼手表。


又拿出手机对了眼叶盛美说出发的时间。


理论上讲现在已经快到了,但他知道,依照那女人小心翼翼的个性,一定会绕几圈路,说不准还得把车停到某个角落,然后打出租车过来,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来赴约。


见烟吸完,把车门推开。


下车把烟头扔掉,左右看看。


也很黑、天很冷。


但这并无法阻挡热情似火的大学生们的热情,街道上还很热闹,他径直走到来福酒店里,走到前台。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没有房间了,去隔壁问问吧”


老板是个男性,手中还在玩着斗/地主,慵懒回应。


“四个二带两王,炸他!”丁小年没动,双手靠在柜台上,笑容满面的开口。


老板瞟他一眼,见他打扮不像是学生,也就没开口。


丁小年又继续道:“你不炸他,我炸你了昂!”


老板见他迟迟不肯离开,有些烦躁,抬头问道:“你有事没事?”


丁小娘耿直道:“有事,我要炸你!”


老板脸色一变,充分发挥了北方汉子的彪悍,放下电话,从柜台里抽出一把将近一米长的砍刀,抬起来指着丁小年,骂道:“你他妈来找事是不是,你动一下,我看看你怎么炸的我?”


丁小年看了眼砍刀,向后退一步,一手拉开衣服,另一只手往衣服里面摸去。


如此标准的动作老板在电视里看过不止一次,吓得身体一颤,砍刀险些没掉到地上,紧张吼道:“兄弟,我也在道上玩过,你别弄没用的,要钱还是要干什么,说话,兄弟我也不是不能帮忙!”


“呵呵,凑!”


丁小年笑骂一句,把衣服里面的东西抽出来,不是枪,而是一沓红艳艳的钞票,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动作并没停止,又从里面抽出一沓。


随后一沓接着一沓。


连续五沓过后。


丁小年笑道:“炸没炸你,懵没懵?”


老板确实有点懵,搞不清楚发生时什么情况,看向柜台上的五万块钱,又看向丁小年,想了想把刀放下,缓缓道:“有点懵,兄弟,到底什么情况?”


“我在网上订完房,就在楼上二零七,这钱你拿着”说话间把钱往老板身边一推,开口道:“这地方半年不来检查一次,遇到没有身份证的最多罚款几千块,从这里面出…然后我认为你们这里的监控可以坏!”


已经说了很多,再说下去没有意义。


老板眼睛眨了眨,知道丁小年说的是实情,五万块钱够他做太多事,但心里更加忐忑,为什么要把监控弄坏?


担忧道:“你别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样”丁小年想了想:“钱你先拿着,等会儿看我女朋友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然后再把监控所有都删掉行不行?”


老板还是有点懵,不过已经能明白一些。


“就这样,我给你钱,你讲信用,有些人别问,有些事别做!房卡给我”


丁小年说完,不给老板说的机会,把手伸出来。


老板看了眼钱,深吸一口气,找出房卡,丁小年接过房卡,没有多说,径直向楼上走去,找到二零七,推门进去,房间并不大,大约又二十几个平方,就是最简洁的一张床,一个卫生间,还有一扇窗户…


楼下。


老板已经无心斗地/主,望着眼前一摞人民币,越发忐忑,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从来没经历过,等了又等,想了又想,眼睛是不是看监控,见丁小年自从进入房间里就没有出来。


焦急等待,大约半个小时。


“咔”


大厅门口传来一声高跟鞋的声音,是一位穿着晚礼服的女人,穿着、打扮、气质,乃至相貌都与这里格格不入,以她的姿色应该是五星级、萱华园的等级。


老板已经看呆了。


而走进来的叶盛美根本没看老板,目的地非常明确,径直向楼上走去,步伐稍显急促,上了楼,找到房间号,叶盛美脸色陡然变得潮红,心脏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对于这种事她也没有经验,本想回家换身衣服再出来,可又觉得太麻烦,再者礼服才能显示出女人的美…


深吸一口气。


抬手敲了敲门。


还没等里面有人开门,房门已经打开,没有锁,被推开一条缝,里面漆黑一片,她见门打开,为了防止人多嘴杂,赶紧推门进去,顺便把门关上…


楼下。


老板终于缓过神,咬牙切齿的难捱表情,他发誓,这是这辈子见过的最有韵味的女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跟那个胖子!


偷情。


一定是的!


想到这点,终于能理解这个胖子为什么要删监控,含恨转过头,手指在电脑上,啪啪的摁着…


……


酒店楼下。


尚扬三人还坐在车里,其实也是不知道去哪,只好在这里坐一会儿。


尚扬心里越来越忐忑,他们心自问不是一个胆小甚微、杯弓蛇影的人,但有些事情让自己不得不小心翼翼对待,手里不断拿起电话,拨通丁小年手机,传回来的消息一如既往,都是关机。


“五爷怎么样了?”


李龙觉得气氛太过沉闷,主动找话题。


“不知道,没打听!”


尚扬随口回应,他确实没有问,甚至连装都懒的装,一方面是对那个人的恨要大于爱,另一方面是不知道听到他的消息,该如何对待。


李念在后面开口道:“我听说有很多人找王熙雨,要让她签安乐死协议,也让我也在临走前,给很多受病痛折磨,却没办法自己做主的人,一个表率”


确实,电视上有很多老人在临终前靠医疗器械维持生命,痛苦难耐。


而子女们的孝心,全都投入在让老人活下去,而没有关心老人是否愿意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去。


“道德与现实的碰撞!”


尚扬缓缓开口,他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又不好拒绝他们,毕竟在别人的眼里,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很少有人关心,这个亲生父亲是不是给自己带来阴影,给赵素仙带来伤害。


也是道德与现实的碰撞。


说的难听了是不孝。


说的好听了是不甘。


所以推开车门走下车,顺势给自己点了支烟,烟雾刺透肺里让他清醒了很多,转过头看向王熙雨的宾利车,也就是这台车,把自己一步步活生生的逼到现在这个位置,说起来还要感谢这个娘们。


刚刚把目光收回。


突然,瞳孔紧缩,再次看向宾利!


这一瞬间,心脏嘭嘭作响,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让自己觉得不对劲,王熙雨的司机从来都是在车上等待,楼上的场合他根本上不去,可现在,他竟然消失了,仔细回想,是从之前王熙雨站在这里时,跟着一起进去,就再也没出来!


有白云天在,王熙雨应该在现场。


可司机在哪?


他想着,顾不得形象,快步向酒店大厅内走去,当下是丁小年和叶盛美幽会的关键时刻,由不得自己敏感,必须的严肃对待,走进酒店大厅,扫了一圈,发现司机并没在这里。


“怎么了?”


李念和李龙都走过来。


尚扬自己想了想,能不能司机开了间房休息?


不可能!


王熙雨是多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怎么可能让司机在自己出现的场合开房?转过头道:“给你爸打电话,问问王熙雨在不在?”


李念一愣,不过还是按照吩咐,拿出电话。


大约十几秒电话接通。


得到答案的瞬间,脸色变得煞白:“不在,说走很长时间了!”


能让王熙雨放弃白云天而离开,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


可如果是公司的事。


关发友和楚国庆,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声音。


“她…发现了?”


李念断断续续开口。


此言一出,几人同时变得紧张。


尚扬严谨道:“不行,无论如何都得让他俩小心,一旦王熙雨发现,却找她们,事情就大了,后果太严重…”


“可他们在哪?”


李念也着急。


正在这时。


就听“叮”的一声,他手机闪过一条信息。


是陌生号码。


点开之后,发现上面写着“大学城路五百一十号,福来酒店…”


“谁发的?”


李龙盯着信息问道。


“他们应该在这!”尚扬深吸一口气:“无论是谁发的,现在必须得去,万一王熙雨先到就完了,对,赶紧给叶盛美打电话,让她跑…”


一边说,一边快步向门外走。


李念跟在旁边,步伐异常凌乱,找了半天,终于在朋友口中问到叶盛美的电话号,迅速拨过去。


“打不通!无法接通…”


“上车,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