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宇智波的自我修养 > 第八十章 你死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雷之国边界,一座云雾密布的山谷里,大量的帐篷有序地搭建在四处,帐篷上的旗帜迎风飘扬,上面是一个大大的云字。


在最中央处,一个占地面积最大的帐篷里面,传来拍桌子声和怒吼声。


此时,在帐篷中,艾光着上身,身上的肌肉仿佛钢浇铁铸,正怒瞪着前方的一个云忍。


“为什么还没研究出来?”


云隐村研究部主管拉伊卡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解释道:“这狙击枪的结构不算复杂,我们已经解析完成了,甚至手工做了几把,但是威力和精准度都很一般,其主要的精髓在于枪管上的纹路和子弹上的纹路。”


拉伊卡有些为难,缓声道:“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毕竟我对这种纹路一点都不了解。”


“嘭”


艾的拳头狠狠砸在桌子上,怒声道:“哪还有时间,父亲那边传来消息,通过秘法催发了一批宇智波一族的高产粮食种子,产量很高。”


“说清楚点?”艾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听解释就好,拉伊卡心中呼了一口气,详细道:“这种纹路在忍界并没有,但我猜测效果应该类似封印术,是它们的功效才使得狙击枪威力很大。”


艾有些焦躁,在帐篷中来回走了几步,大声道:“如今马上要进行决战,木叶的狙击手对我们威胁甚大,你到底能不能破解?”


艾的脸色一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坐在主位上,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艾头疼地抓了抓头发。


木叶阵地的狙击手越来越多,日向族人虽然有限,但宇智波一族不断产生狙击枪送向前线,如今有很多普通忍者也担任狙击手。


“但可恨的是,之后得到的种子并不能发芽。”


“如果我们这次不能打赢木叶,获取主动权,只能受制于人,选择退兵。”


拉伊卡尴尬地笑了笑,小心翼翼道:“大人,雷影已经传信于我,命我回去主持高产粮食种子的研究。”


“只能尽力了,也不知道岩隐村那边怎么样?”


艾有些遗憾地摇摇头,这个局面之下他很难让自己相信能赢,但这一仗还是必须打。


......


他们的精准度自然无法和日向族人比拟,但也足够对普通的云忍造成威胁。


艾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近身混战,云忍不断快速进行曲线移动,接近木叶忍者后,和他们进行贴身战。


这样既能发挥云隐村忍体术和剑术的优势,又能尽量避免狙击枪的阻击。


自从雷之国和土之国休战后,大量的岩忍被派到这边的防线。


按侦查小队传来的情报,大概有十万左右的岩忍,而木叶在这边防线只有两万左右人数。


如今木叶四面皆敌,不仅同时和土之国和雷之国交战,风之国和水之国也不想坐看木叶壮大,派兵在边界牵制木叶兵力。


“轰”


子弹在岩甲上炸裂,爆发出轰天的火光。


日向日差爬在远处的狙击点,看着若无其事爬起来的岩忍,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三分之一的岩忍留下防御和替换,三分之一岩忍进攻,三分之一岩忍消耗所有查克拉,为进攻的岩忍制作一套防御力十分强的岩甲。


这种岩甲包裹全身,只有眼睛和鼻孔等少数露出,狙击枪也很难一枪破防。


一旦岩甲时间一到,进攻的岩忍就会全面撤退,替换防御忍者,之前留下防御的岩忍则继续进攻。


其他四大忍村的情报体系都不弱,如今都已查明四件套药剂和狙击枪的作用。


四件套药剂还好,狙击枪的出现几乎彻底改变了战场的形势,各国大名和影难得产生了一个共同想法,那就是打压甚至击溃木叶。


和云隐村不同,岩忍指挥官东死人针对岩忍人多的特点,制定了一套十分古怪的策略。


岩忍身披岩甲,防御力强,而木叶忍者则是人手一份四件套药剂,可以临时嗑药。


双方忍者只能以命搏命,波风水门看在眼里,手掌紧握,却又无可奈何。


奈良鹿久在旁边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膀,感慨道:“水门,这就是战争,是忍者的宿命!”


利用这套类似车轮战的打法,木叶忍者的狙击枪很难发挥优势。


在木叶营地,波风水门遥望着战场的形势,叹了口气:“可恶,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如今战场上,双方人数相差不多,各有优势。


而另一边,带土已经赶到了雷之国与火之国的边界,但情况有些不妙。


夕日真红神情严肃,不时打量带土几眼,默不作声。


旁边的御手洗紫霄脸上带着坏笑,肩膀碰了碰带土,调笑道:“带土小子,你完蛋了。”


“鹿久参谋,你一向足智多谋,有没有别的办法?”波风水门望着奈良鹿久,眼神中有几分希翼。


“等”奈良鹿久转身看着另一边战场方向,沉声道:“等另一边分出胜负,或者其他的转机。”


......


御手洗紫霄抽了抽嘴角,不屑道:“你小子别装了,我们虽然在前线,但情报不断往来,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多。”


带土心中大呼不可能,村子传递的情报向来是大事或者情报,怎么可能八卦他和夕日红,心思电转间,带土挺了挺胸,昂首道:“我带土从不撒谎,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那这是什么!”夕日真红冷哼一声,几张照片甩在桌子上。


带土装作一副不解的模样,疑惑道:“紫霄前辈,这从何说起,我心忧木叶,特意到前线支援,难道还有错?”


“你和我女儿到了哪一步?”夕日真红沉着脸,盯得带土有些发毛。


“啊?”带土绕了绕头,脸上很困惑:“真红前辈什么意思?”


“嘭”


御手洗紫霄话还没说完,就直挺挺倒在地上,脸上还挂着傻笑。


带土有些慌,望着双手结印的夕日真红,讨好笑道:“真红前辈,都是误会,我还是一个孩子啊!”


望着照片,带土脸有些黑,这是他和夕日红上街一起游玩的照片,动作还有些亲密,其中几张都是带土捏夕日红脸的照片。


“哈哈”御手洗紫霄在一旁乐不可支,笑道:“你小子不知道,真红就是一个女儿控,阿斯玛那小子都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了。”


“这次来前线,还特意叮嘱了族人仔细注意夕日红的情况,一有不对,就传来消......”


“红也是一个孩子”夕日真红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大声道:“你小子还敢捏红的脸,我平时都不舍得捏,你死定了。”


“咳咳”带土左右看了一眼,正准备开溜,帐篷突然被掀开,一个木叶忍者闯了进来,急声道:“大人,云忍那边有动动静。”


“先放你一马,一起去看看。”夕日真红脸上凝重起来,放下结印的手,踢了踢躺地上的御手洗紫霄:“别装了,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