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血雾崛起 > 第七十六章:终于见到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教主目光死死盯着为首的那名年轻人,


“矢仓先生,几日不见,你变化很大啊。”


矢仓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彼此彼此,老教主,但你现在的这张脸更加让我意外了,看不出来你年轻的时候很帅啊。”


矢仓巡视了一些周围,“老教主,我寻思你现在做的这么大的生意,门口就那么几个喽啰看门,怎么连您这种身份的人都要开始做迎宾了?”


老教主对矢仓的嘲笑没什么反应,反倒是苦口婆心的劝告着,


“矢仓先生,我自认对你们雾隐的贡献很大,我是真的不想与你们雾隐为敌,只要你今天放过我,以后您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帮你解决。”


“我们雾隐村有权利维护汤之国的治安,你这样把人骗进实验室里做实验,我们也很难办啊。”


矢仓和气道:“老教主,要不咱们各退一步,你把那些人放出来,放弃你现在的仪式,我们呢看在死去的邪神教徒的份上,不会为难你。”


矢仓摇了摇头,“老教主,事情咱们一码归一码,你的邪神教徒的确对我们有很大帮助,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在战时,我们雾隐村会接管汤之国的一切,汤之国的子民也就是我们水之国的子民。”


鬼灯满月从矢仓身后斜插出来,他双手紧握住平目鲽的两个刀柄,


“平目鲽·释放!”


老教主脸色逐渐冷了下去,声音低沉,“看来咱们是谈不拢了?”


“你个老东西,还再费什么话!”


连之前不甚在意的老教主,也有点重视了,刚才的查克拉球,似乎并不是这把刀的最强力量。


满月两只手臂青筋暴鼓,用力掰开平目鲽,两手分别提着门板大小的刀。


缠在平目鲽上的绷带层层脱落,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


如果说刚才的平目鲽相当于鬼灯满月的大半个身子,那么现在的平目鲽足有满月一个半身子的大小。


两刀如长虹贯日!


一左一右旋转着斩向站在原地的老教主。


他目视前方,“老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讨价还价。”


说着,他两手用力将两只平目鲽甩了出去。


他身后出现了七八个飘忽不定冒着紫烟的紫色球。


其中两个黑球分别撞上了两把平目鲽。


老教主目不斜视,双手合十,


“忍法·邪灵拳!”


矢仓看着这一幕,眉头提了起来,


他低声对身边几人说:“他身后飘着的东西有古怪,黑球和平目鲽碰撞的时候,那冒着的紫烟似乎一直在侵蚀着刀,到最后满月似乎连刀都控制不住了。”


短促金铁交鸣声连成一线,两刀两球在半空中反复碰撞,


过了一会,鬼灯满月终是查克拉衰退,两把刀不敌那古怪紫球,被撞的原路返回。


“......”


他们这边说着,鬼灯满月的战斗还在继续,


一旁的鬼鲛也点头附和,


“满月虽然年龄尚小,但鬼灯一族天生查克拉雄厚,没理由连几秒都扛不住,他用了至少一半的力气去维持武器了。”


他嘴里怪叫着,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对着下面的老教主狠狠砸下去。


完全释放的平目鲽从两个空洞之间升腾起庞大的查克拉,甚至让整把刀都闪闪发光。


他疾冲上前,高高跳起抓住了倒飞回来的平目鲽,双手将平目鲽并在一起。


“啊啊!”


双方激烈交锋僵持了好长时间,但满月还是被强大的反作用力轰了出去。


满月狼狈的砸在地上,呕出一口鲜血,面色不岔。


老教主身后的四个紫球飞到他的面前,四球环环相扣,形成一个紫黑色的大圆盘。


甚至都已经脱刀而出的蓝色查克拉团,狠狠的撞上了紫黑色护盾!


老教主佁然不动的样子,光是站在那里高手风范就扑面而来。


他淡然一笑,“年轻人,做事情别太狂妄了。”


矢仓又对众人说:“你们刚才仔细观察能发现,这个家伙身后的球运转起来非常僵硬死板,如果刚才是个速度快且灵活的人,很轻松就能在他防御罩出来的时候杀掉他。”


矢仓沉声道:“我们应该调整一下战略了。”


矢仓对着前面穿着粗气的满月低声,


“满月,配合我。”


无梨甚八喝骂道:“老东西,我还真是给你脸了,现在开始教训起我们来了。”


矢仓拦住他,“你和他吵,吵不赢的,他是活了快上百岁的人了,你骂两句还能让他动气吗?”


前面的鬼灯满月两步后跃,跳到矢仓身边,他用力咬破手指,双手沾血结印,最后摁在地上。


“通灵术·蜃!”


说着,矢仓双手结印,右手合十高高举过头顶,


“水遁·雾隐之术!”


站在原地的老教主有点心神不宁,他能感觉出来这个这个雾气和一般的雾隐术不同,但怎么个不同法,他现在说不准。


“后脑,太阳穴,心脏,脖颈,肋骨,肾脏,下阴...”


“海市蜃楼!”


短短几秒钟,山谷里已经盖了一层厚厚的大雾,伸手不见五指。


老教主冷笑一声,“这就是你们雾隐的无声杀人术吗?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他张开嘴,准备故技重施。


矢仓的声音在大雾中忽隐忽现,忽强忽弱。


“你说我要攻击哪个地方呢?”


可结果并不像老教主想的那样,那股能撕裂树木巨石的大风在这雾里吹出去一阵,就烟消云散。


虽然没吹散大雾,但还是让雾变淡了很多,老教主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道人影了。


“哈!”


和上次一模一样,一股强烈的暴风带着撕裂一切都气势,喷了出去。


雾里的人似乎又有点感慨,“不得不说,你的嘴巴是真的大啊,怪不得能吹出这么大的怪风。”


说完,场面一下安静了,对面似乎也没有调侃老教主的意思了。


老教主眼角微冷,又听见大雾里传出来矢仓的声音。


“不愧是活了好几十岁的人,哪怕我们做了防备,这雾也被你吹散了很多。”


就在气氛越来越僵硬的时候,那几道人影动了,其中一人左袖空空荡荡,手里的长针笔直的朝老教主飞过来,他旁边一名瘦小的忍者,手持短刀气势汹汹的扑过来。


老教主心里冷笑,“放弃了你们所谓的战术吗?”


气氛顿时沉重了起来。


老教主眼睛盯着那几道影影绰绰的人影,没选择轻举妄动。


就在老教主自以为胜券在握,可邪灵拳给他的反馈是砸了个空,砸到的不是什么真人,就连是分身的那种触感都没有,那里就是一团空气。


老教主眼神微变,突然惊愕的发现那柄大针好像没受什么影响,依旧在朝他刺来,那个瘦小忍者,被“砸”中了也还在突刺。


他大手一挥,飘荡在他身后的邪灵拳一股脑的砸向两人。


那柄长刀已经离老教主不足1米的时候,七八个邪灵拳已经很轻松的淹没了两人。


那名脸上缠着绷带的瘦小忍者,从淡雾里直撞出来!


匹练的白芒一闪,老教主的脑袋和身体分离!


就在死的时候,老教主的脸上还凝固着那个惊愕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