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魔君从良以后 > 第四百零七章 重宝相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修士超脱于凡人之外,拥有更长的寿元,摆脱凡俗规矩的约束,连带着女子的行径也越发被宽容。


女修豢养面首,或是采露水之欢,皆是修道界中最常见不过的事情。


只不过像千玥这般,同时游走于两位高阶大能之间的女子,不得不说很是招人非议。


无他,不外乎眼热而已。


尤其是如今这种情况,众人连日常修炼的灵气都求而不得,可她却一夕贪欢进而突破元婴后期。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惹人眼红呢?


在场的女修面上虽一派恭贺的笑意,心中却保不齐想要以身替之。


“余小友言行无状,此番也算警告过他,还请梁道友手下留情啊。”江白为他说项。


梁庚学也算是半个化神,虽因法则失常的缘故,无法引动天雷,然修为却比一众元婴圆满要高上不少。江白称他一声“道友”,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就是余浩这样的男修,也忍不住说两句酸话,以平息心中的妒意。


只是他算漏了故事中另一位男子的反应,单单这样一句调笑的话,就让他震怒不已。


江白见状,心中腾起一股怒火。


这样不分轻重的修士,便是元婴中期又如何,若是放在太平时期,自己断不会为他说一句好话。


“既然前辈为他说情,在下便饶他这一次。只是我与内子甚是恩爱,遭不得这样污了耳朵的非议,湟梁前辈更受不得这种污蔑,还是要请余浩道友三思而后言。”


余浩惯是喜欢挑人长短的,一直来也没被人如此羞辱过,当即有些下不来台。


梁庚学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抬起头笑着说,“在下闭关多年,还是头一次来到小战场,往后还请诸位道友多多关照。”


“那是自然的,梁五郎君客气了。”


“余小友。”他带着情绪地喊了一声。


余浩对上那双不悦的眼睛,这才有些冷静下来,不甘愿地放低姿态道,“是在下言语有过,往后断不会再议论此事,多谢梁道友宽容。”


一众人热络地寒暄,半点不见方才的针锋相对。


千玥领着梁庚学走到结界边缘,透过水色光幕看向灰青色的战场。


“若非邪王出世,想来五郎君这会儿已是化神修士,真是可惜。”


梁庚学客气地回道,“此乱过后再谈修为也不迟,诸位道友亦是如此,只待邪王离世后,天道归位,一切都会恢复原状的。”


“三界连成一片,可是天地初分后从未有过的混乱啊。”


千玥又同他说了些罡风、邪魔物以及阵法的事情,二人聊了一会儿,然后走到杨迟清身边坐下。


二人身后不远处,君殊气息冷漠地独自坐着,目光时不时地扫过他们的身影。


“真没想到,我只是闭了一次关,这世界便天翻地覆了。”梁庚学感叹道。


千玥和梁庚学回到住处,只见院子里放着一个树桩的灵宝,四周魔气萦绕。


梁庚学惊讶地眯起眼睛,却听千玥平静无波地说道,“法屋啊。”


天空一如既往地晦暗,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等到巡视战场的修士们回来,等到轮岗结束,也没碰上任何意外。


众人松了口气,欣慰地和另一拨人交替岗位。


千玥极为随意地喊了一声,话音刚落,魔气忽地一变,用力将她拖入法屋之中。


梁庚学顿时黑了脸,孤零零站在原地冒冷气。


她走上前,灵力敲了敲树桩的表面,一道温和的魔气从内往外荡出。


“我们回来了。”


“快看那小子,脸都黑了,哈哈哈。”湟梁指着门缝外的梁庚学道。


千玥听后,瞬间也黑下脸,额头抽动地瞪着他。


法屋里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宽阔的宅院,精致的家具,秀丽的景色……以及洋洋得意的湟梁。


“你搞什么?”千玥没好气地转了转手腕。


她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重新看向湟梁说,“什么事啊?”


“给你看些东西。”他笑吟吟地说道,神情里带着些卖弄的意思。


“哎,别生气啊,我有正经事同你说呢。”湟梁连忙解释,拉着她在对面坐下,“顶要紧的事。”


千玥瞄了眼院子里的人,梁庚学已经在石桌前坐下,一副守株待兔的姿势。


湟梁掏出一大堆东西摊在桌上,兴致勃勃地介绍起来,“外面的战场啊,虽然罡风肆虐,危机四伏的,但流落在外的好东西也不少。全是一些界面倒腾出来的,掉在战场上没有仙人捡。但灵界的修士就不一样了,莫说大乘修士,就是修为再差些的也敢进去走两圈。这些东西,全是我一路捡来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千玥满脸喜色地翻着桌上的东西,有灵植、灵宝、矿料以及各种各样的宝物,有些损耗了价值不大,但多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千玥也来了兴趣,忙问,“是什么?”


从前还是魔君的时候,湟梁就经常给她找些有趣的玩意儿,那会儿不一定看得上眼。现在可不一样,她修为低啊!!


她眼神亮晶晶地拢住桌面,歪着脑袋激动道,“湟梁,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我对你好吧。”湟梁笑嘻嘻地回着。


尤其是金源石和寒髓晶,这可是金系和水系的至宝,有了它们生花界便能成为活界了!


千玥越看越开心,心里恁是火热,上扬的嘴角几乎扯到耳后根去。


千玥,“……”


世道炎凉,人心易变。


千玥用力点点头,心里生起一股子浓浓的感动。


紧接着,对面那家伙脸色一变,迅速收起所有的东西,嘚瑟地说,“又不是给你的。”


“湟梁啊,你看咱们认识少说也有一万五千年了吧?”


湟梁憋着笑,故意冷漠地应了一句,“嗯。”


小世子的心啊,他说变就变。不给就不给,故意拿出来转一圈是什么意思?


千玥气得险些抽过去,想到金源石和寒髓晶又强行压下愤怒,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堪称扭曲的微笑。


“凭良心说,我以前对你好不好?”


“挺好的。”湟梁认真地看着她,“为了磨炼我的斗法能力,引气入体三天就扔到妖兽堆里,自己坐在树上吃热汤面。”


千玥的笑脸几乎崩溃,强行接话,“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就好。”


“我不太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