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魔君从良以后 > 第四十四章 路见不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千玥想着,虽是自己先来的破庙,但天色已晚总不好叫几个凡人在野外露宿,遂大方地撤了禁制。


“咦?有人啊。”小丫鬟喊了一声。


千玥朝外看去,走在最前头的是位十五六岁的姑娘,一袭粉嫩春衫,翠玉簪发,耳坠上挂着两颗圆润的珍珠,容貌娇艳可人。


她身旁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丫鬟,生得倒也清秀。


走在后面的男人正是车夫,看起来色欲熏心的样子。


“哟,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爹娘呢?”


千玥抬头看他一眼默默移开,嫌弃道,“关你屁事。”


王武哼了一声,眼珠乱转不知在盘算什么,“行啊,小姐歇着吧,我这就来。”


千玥斜靠着柱子,毛驴趴在地上,一副不愿多话的样子。


王思丹看了她一眼,低下头暗自叹息,“希望今晚平安无事。”


长得难看就算了,说话还让人恶心,真是不讨喜!


男人面色一僵,恶狠狠道,“臭丫头,信不信我把你卖到勾栏院里?”


“王管家,收拾块干净的地方出来。”姑娘急匆匆吩咐道,像是怕他惹事。


王思丹仍是摇头,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我好想娘亲。”


“小姐……”小丫鬟拉着她的手,不知该如何劝慰。


“小姐,别哭了。有智远佛师在,王家日后定然是大富大贵的。您就放心随小人嫁去梁家,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呢。”


“小姐,吃点东西吧。”


小丫鬟取出干粮递给她,却见她摇摇头道,“我吃不下,你吃吧。”


“小姐,您多少吃一点吧,夫人他们会没事的。”


王武言辞露骨,听得主仆二人又气又恼。


“我看梁公子也没有这个艳福,干脆小姐跟了我算了。”说话间,王武动起手来,拉扯着王思丹往铺好的床被压去。


小丫鬟急忙去拦,却被王武一脚踹开,狠狠撞到香案,惊起一片尘土。


王思丹咬牙不语,却听他继续无耻道,“不过,小人听说梁公子体弱不举,卧榻多年。您要是嫁过去,怕是守活寡的命啊。”


“你胡说什么!”


“哎!小姐可别不信,男女之事的妙处您现在是不知道,要是一旦尝过,那可就再也戒不掉了。”


“谁敢拉我?”他怒气冲冲地转过头,看见那落单的小姑娘站在边上,单手锁住自己的琵琶骨,脸上一片嫌弃。


“臭丫头,我还没招惹你,你就敢过来送死!”


千玥冷笑一声,手上轻轻一动,将他往后掀翻出去。


王思丹拼命反抗,无奈闺中女子哪及得上他身强力壮,衣襟“撕拉”一声被扯开一片。


她咬咬牙,拔出头上的翠玉簪刺向身上的男人。


“嘿!臭娘们,还敢杀我!看我今儿个不弄死你!”王武左手打落碧玉簪,右手抡圆了朝她扇去,却被人猛地拉住。


呵……虽说修士不得杀害凡人性命,但折磨人的法子……多的是!


“嘭!”王武只见她掌心翻动,身子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托起,紧接着狠狠落在地上。


“呸!啊?”粗糙的大手上喷出一嘴鲜血,唾沫中两颗大黄牙分外招眼,王武害怕地跪在地上,一脸哭相地喊道,“仙师?我……我错了!仙师饶命啊!”


“哎哟!”略显肥胖的身子摔在地上,难看得很。


千玥拍拍手走近几步,低声问道,“你打算怎么招惹我?”


王武心中戚戚,目光老辣地打量着她,仍是不信邪地喊道,“你这丫头片子,明儿个老子就把你卖了,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素日里锄强扶弱这种义举她向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不过谁让这男人长得恶心呢?而且那佛师……听着就讨打的样子!


小丫鬟幽幽转醒,忍着腹痛爬起身来,半跪着低泣道,“小姐!你没事吧?”


王思丹摇摇头,“我没事,多亏小仙师相救。”


千玥嗤笑一声,藤鞭离手将他捆得结结实实,继而随手一抛,扔到香案底下。


“多谢仙师相救,若不是……只怕今日难逃一劫。”王思丹拢好衣服,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


千玥见她姿容妍丽,一双杏眸涨得通红硬是没有哭出声来,倒是个要强的性子,“起来吧。”


“咳咳。”千玥出声打断。


王思丹不好意思地收起眼泪,感激道,“今日蒙仙师相救,本该重金相谢。无奈我家中事乱,唯有一些私房,若仙师不弃,便请收下吧。”


千玥接过她递来的锦袋,神识一扫,见里面装着十几片金叶子,思及方才三人的对话,疑惑道,“你们如何知道我是仙师?”


青儿一惊,“仙师?”


她转头看向老神在在的小姑娘,当即反应过来,叩头道,“多谢仙师相救,若是小姐出事,奴婢该如何面对老爷和夫人。”


说到这里,二人终于忍不住啜泣起来。


千玥了然,“你们与他有过节?”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慌张和愤慨。


王思丹轻叹一声,“此事说来话长,小女家中乃是云州府经营丝布的商贾。家里虽算不上富甲一方,却也有仆从六十。半年前,府上丫鬟频频消失,起初还以为是逃奴,后来竟在空置的荒院中发现她们的尸体。弟弟年幼,当场便受了惊吓,噩梦连连,卧病不起。我们在县衙报了官,案子却不好破。入府给弟弟诊病的大夫都说,是受了邪气,没有办法根治。家母便想起智远佛师来,当即备下千金,请他入宅作法。”


王思丹扶着青儿坐在锦被上,娓娓道,“仙师方才出手的样子,同耳净寺的智远佛师十分相似。据闻佛师从前在龙山寺修行,佛法大成才回归故土传道,在云州一带甚有名气。”


说到此处,她忽然顿住,一脸复杂,似乎不知如何解释。


青儿见此,接话道,“听人说智远佛师法力高强,他回到云州后,替大户人家捉过小鬼,那可是活生生狰狞可怖的鬼呢。从那之后,但凡哪里有鬼怪作祟,都会请佛师前往作法。”


千玥掂了掂手中锦袋,难怪王思丹晓得她非凡人,却第一时间送上金叶子。


那佛修听着倒是不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