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魔君从良以后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我会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或者前辈先告诉我,你手里的仙器去了哪里?”


仙器扼运这件事,在梁庚学心里也是一根刺。


他亲耳听着人鱼姬说起二人间的交易,自然也明白那东西是寻找钟尧的关键,否则千玥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去到沧海。


一个财迷会舍出自己唯一的仙器,毋庸置疑钟尧在她心里有多重的分量。


梁庚学有时候怀疑,如果角色对换,是自己到了那个境地,千玥会不会千方百计地来救他。


“你连这个都知道?”千玥惊讶地问道。


这么看来,自己的下落他多半是一清二楚的了。


“不不不!”千玥敏锐察觉到他的阴沉,立刻解释,“我从蛮荒出去后,便直接去了仙界,当时让钟尧带话给你的。”


虽然那话没有说完……


梁庚学拧眉盯着她看,“你飞升了?”


千玥眨眨眼,大概知道他究竟在别扭什么。


“额,钟尧这些年没来找过你吗?”


梁庚学眼神一冷,心里燃着一把妒火,嘴上却笑了出来,“他来找我做什么?还是你们有什么话,是你不愿意当面说给我听的?”


“哎呀,我是真没想到他这么不靠谱,原本就是不想让你担心,才特意传话回来的。”


梁庚学沉默了很久,对于千玥的际遇他自然是讶异的,却也没有那种自卑的心思。


如今他修为稳固,离大乘不过一步之遥,飞升是势在必行之事。


区区五千年?


千玥趁着他没有使出“我不听我不听”大法,连忙解释起来。


从遇到大侄女到无意中仙气爆体,然后设下渡仙阵,最后无奈去到仙界的故事。


“呵。”梁庚学冷笑了声,嘴角的弧度却不受控制得向上扬起。


看看,只要她随口说一句撩拨的话,自己就心动得不行。


她又是凭什么,想走就走,想回就回。


从头到尾,他介意的不过是她的心意而已。


梁庚学别扭又不爽地开口,“那你特意下界,是来同我告辞的?”


千玥歪着头,脑袋凑近了些,放软语气,“我当然是来找你谈情说爱的呀。”


梁庚学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出声,“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一声,哪怕只是留句话给我也好。偏要我在那些细枝末节的痕迹中去猜测真相,一面担心着你,一面又……”


他顿了顿,才嗓音低哑道,“一面又嫉妒着他。”


千玥瞪大眼,她其实知道阿学是个心思敏锐的人,说得难听一些便是“醋坛子”。


如果那一去没有回来,自己就连一个正式的告别都没有得到。


这爱意原本就不公平。


千玥扯了扯他的衣袖,嗓音清澈得解释道,“我去救他,只是因为他在幻境中救过我一命。我不想欠他,只此而已。”


他咬着牙,愤怒地磨了一会儿,“可我终究知道,我是拦不住你的。我曾经设想过千万次,如果当初你是先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千玥垂着手,一动不动。


其实她也很好奇……


可这是他头一回,这么直白地告诉自己,他在嫉妒。


这样半点不委婉的控诉,一时倒让她回不过神来。


“你知道,如果你先告诉我,那我必然会拦着你。”梁庚学轻笑一声,话赶话地说到这里,压抑多年的心思倒也不必再隐藏下去,“不错,我肯定要拦着,也许还会无所不用其极地绑住你。”


梁庚学心头狂跳,多年的郁气才这句话中消失殆尽,抬手覆上了她的眼睛。


久违的、阔别已久的亲/吻。


微凉、缱绻到失控。


“大抵会跟着你一起去吧。”他长叹一声,眼神中带着些悲凉,低低唤道,“玥儿,你根本就不需要我。”


千玥只觉心里一紧,着急地说道,“我当然需要你,我在蛮荒时也常常想你,去到仙界也打算着来找你。你在我心里,与其他人都是不同的。”


她仰起头,语气坚定,“你要晓得,不论我去到何处。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找你。”


她一遍遍答。


千玥漂浮许久的心,终于尘埃落定。


直到第二日,梁庚学问她,“你的分身能在下界待多久?”


后半夜的时候,千玥听到他在耳边问,“你真的回来了吗?”


“我回来了。”


他一遍遍问。


啊,真是要命。


男人真特么难哄。


一个月的时间,久别的生疏渐渐消失,二人又找回从前的熟稔。


千玥,“……”


好不容易重逢,又得到夫君原谅的她根本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


然而更要命的是,梁庚学在得知她只能留下一个月之后,整个人迅速颓废起来。


千玥也笑了,“我知道。”


临走之前,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裴卓呢?”


“活着,去了哪里却不知道。”


如今梁庚学早已解封了记忆,横亘在心头那点散不去的醋意暂且不提,也只有仙界那道门槛能将他们隔开。


“分身不能在下界久留,我过阵子还会来看你。你若是要出门游历便尽管去,只要在天碧阁留一个口信就行了。”


“我明白。”梁庚学瞧着她,眸若星辰,弯着嘴角说,“我会努力修炼,早日飞升的。”


所以千玥出门的时候,也多是独身一人。


她回到仙界的时机正巧,离韵刚刚出门,好似暂且不会回来。


千玥捏着婳九给她的几株仙草,准备在仙君府附近逛逛。


千玥点点头,不甚在意,反正人没死就好。


回到仙界之后,分身回到体内。


偌大的仙君府其实并没有几个人,离韵性格恶劣,仙侍们不愿意到府上来。


千玥笑了笑,毫不犹豫得拒绝他,“不必了,您这笼子太重,晚辈可提不动。”


金乔不悦地喊道,“你是怕离韵责怪你吧?他最近都不会回来,你不用怕他发现。”


千玥莞尔,离韵回不回来另说,但那狗脾气自己可真是受不了。


“唉,丫头,你要出门吗?”金乔看着路过的她,连忙喊道。


千玥扬起笑脸,几步走近他,弯着腰说道,“嗯,来仙界这么久,还没出去看过。前辈有何指教啊?”


绿豆眼转了转,带着些讨好地说道,“带上我一起吧,我可以给你做向导。”


金乔明显是被关在这里的,万一他在外面跑了,自己可拿什么陪啊?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