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魔君从良以后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白雅兰身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永庆府以北百里之地,白雅兰美眸瞪圆,苍白的小脸徒留震惊、不甘和愤恨。


她艰难地撑着最后一口气,“是白云彤叫你来杀我的?”


这个语气少了疑问,颇有些笃定的味道。


裴卓神色难辨,想着大族禁制的那些手段,自然不可能给她一个痛快。


“没有。”


女子不甘心,感受到体内经脉尽断,丹田破碎,硬是强喘了两口气,红着眼问,“是她,一定是她,你告诉我!”


裴卓复杂地扫了一眼,道,“别拖延时间了。”


话毕,心念一动,玉骨扇化作青光穿胸而过。


“大胆贼子,竟敢伤我族人!!”


裴卓眼神一紧,按照原先定好的计划,迅速贴上敛息符往远处遁去。


至于另一边的慕言,早已解决掉白雅兰的侍从和同行男修,飞快回到永庆府去。


一团黄光遁出,慌慌张张地欲往永庆府的方向飞去。


他抬手一挥,连着元魂也生息尽失。


几乎是动手的同时,一声怒斥从九霄落下,炸在耳边。


香屋内,女子取出一颗白色灵珠,灿然地笑起来,“哥哥,我会替你报仇的。那些人……都该死!”


寻香酒楼,千玥拿到解药扫了一眼,迅速抓起扼运晃了晃。


白净小娃被迫化出原形,遁入其丹田之中。


这些人没有白氏禁制,追杀什么的自然也落不到他身上。


与此同时,安静的白府忽然掀起恐慌,有侍从跑出灵堂大喊:“六小姐陨落了!”


白云彤招人过来,吩咐一声,那人怀着玉瓶立刻往府外走去。


二人只一个眼神,便往约定好的地方飞去。


-


阴气浓重的山岭,裴卓躲在黑漆漆的石洞里,禁制重重,不敢外出。


她推开屋门,不紧不慢地朝城外走去。


半日后,与慕言在途中相遇。


白府的修士在外搜查,此时不便多言。


想到这里,即便他一早就有准备,也生生吓出一身冷汗来。


修为倒退……可不是闹着玩的。


正心急如焚的时候,一道传讯符撞上禁制。


他有些急切地往外张望,白氏那道雷音,带来的不只是惊吓,还令他神魂受创。


想是渡劫修士才有的手段,所幸威力不过一二,否则当场就会殒命。


他已经服下养魂丹,可这一遭倒令醉红尘的药性加快,若是解药还不到,顷刻便要倒退成化神了。


千玥连忙抛出玉瓶,“在这里。”


裴卓取出丹药闻了闻,松了口气,“没错。”


“玥儿,我们先去外边瞧瞧。”


他心头一喜,随即又强制按捺住,生怕是那些白家人找上门来。


细扫一眼后,发现是他们二人,才彻底放下心来。


“解药呢?”


不过那白氏遍寻不到,没准就会往这边找过来。


“阴气极重之地,说不定会有养魂之类的灵植生长,我们不如前去瞧一瞧?”


千玥赞同,二人循着阴气最重的地方走去。


千玥颔首,裴卓的情况看着实在不好,确实不能再耽误下去。


二人离开山洞,在附近转了起来。


据白云彤所言,阴气浓重的地方能够遮掩禁制追踪,裴卓才会躲到这里来。


“修为可巩固了?”


裴卓舒心地笑了笑,“已经大好,这几日有没有人追过来?”


千玥瞟了眼慕言,诚实地回道,“我们去里面逛了一圈,应当是没人吧,否则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沿路来,倒是少见妖兽,独独有一些虫蛇出没,轻易就被他们斩落。


-


十日后。


裴卓面带委屈,顺手接了过来,随即想想不太对劲,“你们是想叫我炼制好丹药,拿现成的吃吧?”


慕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计较这些,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说不准哪一天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裴卓皱着眉头,“只希望仙魔试炼场快些开启,我在里面待上百年,出来后谁也找不到我。”


裴卓,“……你们还是人吗?”


他伤重至此,居然不帮忙守着,反而手拉手出去玩耍?


“咳咳。”千玥需咳一声,转开话题,“我们找到一些阴耳木,用来炼制养魂丹最好不过,都给你吧。”


“干脆先在这里住下吧,我不便外出,你们可以时不时地去探听一下白家的消息。”


拿定主意,裴卓便在此处隐居下来。


千玥二人每隔一月便去永庆府中走一趟,得知那些搜寻裴卓下落的人并没有放弃。


千玥抿了抿唇,“可若是离开东沧,恐怕得不到准确的消息。”


据闻白家那位元婴闭关已有三十来年,结成化神或许不过十来年,或许还要百年。


他们若是远离东沧,活路自然多一些,但要是错过仙魔试炼场,那就太亏了!


她猛地站起身,脱口道,“是阴气覆盖!快去将永庆府附近的阴气之地全部搜查一番,我就不信找不到人!”


“诺!”男修领命退下。


屋内,白秀兰跌坐在圈椅上,咬牙切齿道,“能知道阴气遮掩禁制的,唯有白氏族人而已。白云彤,你好样的!”


白氏主支,容貌秀丽的女子砸碎茶盏,碎片带着灵力划过黑色衣摆,“废物!”


黑衣男子闷哼一声,弯腰拱手,颤颤巍巍道,“启禀二小姐,六小姐身上的追踪禁制被掩盖了,卑职实在是……”


白秀兰阴沉着脸,冷冷道,“雅兰身上的禁制乃是老祖亲手种下的,怎么可能会查不到?除非……”


孰料那两个家伙迟迟不归,反而被白家的追兵找上门来。


“二小姐下了死令,千万别让他跑了!”为首的出窍男修添了一句,“抓不住活的,把元神抽出来即可。”


反正是用来指证的,留着一张嘴就好!


阴气重重的山岭,一道青光急速往远处飞遁。


“该死,怎么这么快就追到这里来?”


今日他本在山洞中修炼,虽说无趣了些,但在经历过之前的荒唐以后,也是难得的心平气和。


裴卓以最快的速度遁逃,奈何他之前在永庆府待过两月,底细多少被摸清几分。


此次前来追踪的修士,便有三人是出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