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亚索日记 > 第六十九章 ......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场鏖战终于结束,疲惫的魔法师们三三两两地从阵地上退了下来。


有几个魔法师正在楼上讨论该如何破解传送禁制结界,但一时间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在亚索看来,这不过他们是对自身困境展露的担忧罢了。


站在在楼下等了莫约半个小时,亚索依旧没有看到克里斯朵的身影,她显然知道自己在等她。


在亚索单方面看来,现在的情形大概类似于偶像剧中男女主角吵架——


总要有一个傻逼要去道歉,但因为剧情的安排,两人谁也不会去道歉。


打了个呵欠,莫茉莉显然有些困倦了,但她依旧强撑着精神,站在亚索身后,像个合格的小跟班。


莫茉莉翻了个白眼。


“亚索先生,我可不敢一个人回去面对塔塔露老师的怒火。”


在莫茉莉打了第二十个呵欠之后,亚索转过身来,轻声说着。


“莫茉莉,你先回云叶宫休息吧。”


毕竟总要有一个人为这无聊的事情画上个句号。


在上楼的过程中,亚索听见叽叽喳喳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那女声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


亚索无奈地点了点头,抬腿朝二楼走去。


亚索如是想着,重重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像是在提醒着克里斯朵。


环顾四周,他在围栏边发现了克里斯朵的身影。


“喂喂喂,你男朋友上来啦!在这种时候你没必要生气了吧,我就先藏起来了啊,赶紧赶紧。”


我可不是克里斯朵的男朋友。


亚索没有出声,所以克里斯朵也没有出声,两人沉默着,这阵沉默似乎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它终究还是被人打破了。


那个疑惑的声音自阁楼上传来。


精灵教授沐浴着月光,她穿着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粗布衣服,整个人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坐在栏杆上,背对着亚索。


她向来整洁的白发披散在身后,上面沾染了不少灰尘,甚至还打着结。


“瑞琳师姐?”


“亚索...真的是你?”


“你是......亚索?”


亚索转过身来,盯着那个自阁楼上走下的人影,然后惊讶地说着。


“亚索,你怎么偷偷跑到这里来了,要是榕知道了,他会把你给揍成猪头的!”


“榕?”


瑞琳咚咚咚地从阁楼上跑下,急停在亚索身前,然后上下打量着亚索。


看亚索安然无恙之后,她舒展开眉头,但又飞快地皱了起来。


瑞琳恼怒地说着,“榕当初还不让我过来,他真是个贪生怕死的御风剑客。”


“这是御风道场的规矩,”亚索摇了摇头,“总要有人镇守在御风道场......毕竟传承可不能断。”


亚索顿了顿,飞快地将自己代入角色,“哥哥他没有来么?”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


“我记起来了,榕跟我说过,你女朋友是不是叫做...叫做...克里斯朵?”


“她不是我女朋友。”


越过亚索,瑞琳打量着克里斯朵。


她忽地想起了什么,伸手指着克里斯朵的背影,惊讶地说着。


身为女孩子,瑞琳自然知道克里斯朵在想些什么。


她凑到亚索耳边,低声声音说道。


“我不是他女朋友!”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响了起来,一个声音平淡,另一个确是带了些愠怒。


亚索像枚炮弹般朝着克里斯朵倒飞而去,最后却是被一圈水幕给挡了下来。


隔着那层氤氲的水波,克里斯朵低声说着。


“在战场上还要闹矛盾么,你跟你哥哥简直一个德行。”


说完她伸手摁住亚索胸膛,然后用力一推。


在试图突破那层水幕之前,亚索转过身,看向瑞琳。


“瑞琳师姐,你能不能先离开一会儿。”


“请你离开。”


声音平淡冷漠,甚至没有直呼亚索的名字。


“克里斯朵,我的确不是亚索。”


顿了顿,克里斯朵淡淡地回答道。


眼看事情就要进入正轨,瑞琳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又钻进了阁楼。


待到万物再次陷入寂静,亚索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和你无关。”


克里斯朵承认了亚索所说的话,但显然她也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于是再次重复道。


“这我早就知道了。”


“这么说的确是有些卑鄙...”亚索走了两步,一边整理着语句,一边说道,“...克里斯朵,用理性的话来说,你和之前的亚索的确存在着暧昧的关系,这一点你认同么。”


听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结论,克里斯朵转过身来,一边抚摸着右手上的戒指,一边冷眼盯着亚索。


“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请离开。”


“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亚索幽幽地说着,“但我不明白那究竟称之为失望,还是称之为胆怯。总之克里斯朵,你似乎不敢面对我。”


他刻意顿了顿,直到在克里斯朵眼里看到一丝希冀之后,他这才说道。


“亚索还活着,我能向你保证。”


亚索摊了摊手,洒脱地说着。


“这和从前的我的确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我之前给你解释过一次的事情你似乎忘了......”


“亚索活在你的谎言里么。”


“克里斯朵,我对你从来都没有恶意,可你从来都不会相信我。”


说到这里,克里斯朵站了起来。


她自下而上盯着亚索的眼睛,但那感觉确像是在俯视一般。


察觉出亚索的失落,克里斯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沉默着。


在战争中磨炼了半个月,她的心境早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被轻易说服了。


亚索失落地摇了摇头,叹气般说道。


“我的确想维持你和亚索的关系,但我没办法做到。”


“那就这样吧,”


亚索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一边转身,一边说道。


好在亚索也没想着说服克里斯朵,毕竟这些天来他的疲惫也不是一点半点。


说实在的,普雷西点危局当头,这点屁事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的那就日后再说吧。


“什么要求。”


亚索的身影一级级消失在楼梯下方,声音隐隐传来。


“克里斯朵,我不会来烦你了,不过有一个小要求你得答应我。”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克里斯朵没办法再保持沉默,她低声询问道。


“我得替你解决你的病,你可别再避而不见了。”


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听在克里斯朵耳中可完全换了含义。


她在原地踌躇了很久,最后才不急不缓地吐着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