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长安浮云卷 > 第九十三章 顺藤摸瓜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思和高承禹对视一眼,这也正是他俩料到的,也是他们希望的,既然吐突承璀在宫内没有线索,索性放他去宫外。如果真是他做的,他怎么能让那放箭的人安稳度日呢,只有出宫后才好出手。


沈思对高承禹说:“周尹应该也和他们会合了,人都安排好了吗?”


高承禹点头。


沈思见高承禹不说话,随口问:“想什么呢?”


高承禹随口说:“怕他不上钩。”


沈思竟然笑了一声点头说:“那咱往日可真是小看他了。”吐突承璀是个聪明人,但格局受限,只能算作小聪明,还未练就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定力,再加上平日里骄纵,不是个能沉住性子的人,在他眼里,或许就没有他摆不定的事。


高承禹也遗憾地说:“只可惜,再如何也没有人证,以他的狡诈也定会有各种说辞。”


沈思道:“即便是捕风捉影,他也逃不了干系,只要能让陛下怀疑,也算有收获。不过……”沈思有些犹豫,“很有可能我们也拿不到证据。”


高承禹道:“这么好的机会,即便不是他,也会有人动手,顺藤摸瓜,总冤枉不了人。”


沈思有些遗憾地说:“只可惜我们不能露面。”


对于幕后布局者来说,没有人相信一俘虏永远能保持秘密,除非他死了。


一群飞鸟从林中惊起,中间夹杂着一只灰色的鸽子冲出树林。


因为真正的人证已经死了,在被抓回军营后便自尽了,虽当场救了回来,但也没活多久。这个消息只有翟临、周尹、沈思、高承禹还有另一亲信知道,对外包括对朝廷报告的消息都是人活捉但什么也没审出来。如果说那原来的杀手死得晚一些,这次计划成功后还可以来个李代桃僵,但那尸体已腐烂,没办法顶替现在囚车里的人。这些沈思都考虑过,这次局很可能只能引出幕后主使,但是也找不到拿的出手的证据。


来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来救人,这麻烦些,因为很可能是杀手同伴,这若是顺藤摸瓜便极有可能查不到源头。另一种是来杀人,这个自然喜闻乐见,见不得这人活的便是幕后操纵者。


周尹牢牢记住高承禹和沈思的叮嘱和部署,在这日傍晚终于将囚车和人马安顿在了稍微有些偏僻的地段。


以沈思的计划,前几日对方必定注意力高度集中,但又不敢明目张胆来抢,一来他们布置的囚车刀枪难入,二来随行军士众多,根本无从下手。但眼看要接近长安,对方必定心急,此时再留破绽,他们不得不出手,便可以打破他们的计划,自己占据主动,到时便可以抓住偷袭者。


这一带的树林并不茂密,过往的车马较多,几十人押着一辆囚车缓缓走着。这辆囚车用铁甲覆得严严实实,周围还有十多个士兵看护,任谁看了都知道是重要人犯。


周尹一路都异常小心,因为走的大道,一路上人眼众多,但相安无事,眼下,再有三天,便能到达长安。


另一黑影一脚踢在囚车上,将囚车掀翻在地,从翻起的囚车底可以看到里面有个人,这人身上还套了个布套。这时,又有一道影子出现,从囚车底向囚车中刺去,并有人扔进了两只火器,里面的人的衣服一下子烧起来。这一下太快了,他们原本的目标便不是劫囚车,而是杀了囚车中的人,此时又是剑刺又是放火,眼看着人就不行了。这三个黑影如同演示好的一般扔下了一颗烟弹向三个方向跳开。


原先守护囚车的几人的确是在救囚车中的人,但火扔进去后,因为原先围着铁甲,此时十分不好施救,只能将人勉强拖出囚车。这人本来面上就套了布套,再加上火一烧,还没来得及烧死,便已被烟雾呛死。


天一寸寸灰暗下来,周尹表面松懈,实际上每根神经都紧绷着。他抱着一把剑靠在一棵大树上,看护囚车的人也开始轮换休息。


几声鸟叫,周尹眼角一跳,便见两道黑影飞来。周尹噌地一下抽出剑,朝着其中一个冲过去,那黑影并未去劫囚车,而是转身和他缠斗起来。


连周尹都由衷赞叹到:“好身手!”


面对涌来的人群,黑衣人剑花舞起,将左右身侧的人都逼退,周尹并不想杀了这几个人,按照高承禹交代的,一定要放一个活口让他们逃出去,再扣一人。这样,顺着逃走的人还能寻到吐突承璀下一步动作。


只听噗噗几声,刚逃过的那三个人影几乎同时倒在了不远处,周尹迅速一剑刺入一人胸前,这人腿脚抽搐几下便倒地而死。并对另两人说:“下一个到谁了?”


地上两个黑衣人翻身跳起,另一个方向一只羽箭飞来射中那人肩膀,那人身体失去平衡,却另一只手用剑点地一个空翻立在地上。


这一个个连环下去,以吐突承璀谋事的本事,怕是自己首先绷不住了,原想着杀一人灭口,没想到留下更多人,他定然会自己乱了阵脚。当然,最要紧的是,他的身边也被安插了人,接下来他作何反应有何回应,很快便能传回长安的沈、高二人。他人不在长安,必然有其他人联络,若是抓住中间人,只需要审问一番,便能知道是谁暗害翟临。不过这后续的事情也没那么简单,谁去抓谁去审也是个问题,最起码高承禹和沈思无法明里出手。


周尹看了看与其他同伴过招的另一个黑衣人,那人身手也不凡,但相较刚与他交战的那位似乎还差点,于是周尹露了个破绽给那位他夸赞过的高手,那高手果然不辜负他的一片苦心,逃了出去。


几人围攻下,另一人很快被俘。周尹立即堵住那人嘴,并在身上详细搜索一番,命人严加看管。


周尹向高空弹出一颗烟花弹,并未去追击逃走的那位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