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重生后王妃飘了 > 第422章 严清姿在我的吃食上下了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22章 严清姿在我的吃食上下了药


只是查了半天,并没查出什么。


隐阁的人暂时也没什么收获。


严清姿最近并未见什么人,在严府中也是一副恨嫁的样子,已经开始自个绣嫁衣了。


若不是沈听雪心思细,今个突然想出那么一招。


怕是还不能试出严清姿有别的心思。


若说之前孟掌柜所见到的只是严清姿脾气不好的一面。


那么现在沈听雪可以肯定。


严清姿并不喜欢她三哥。


若说真的喜欢,不会伤害她。


炸糕里没查出什么,沈祁却很担心,皱眉看着她,“怎么回事?”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沈听雪瞧了一眼三哥桌上的单子,扁了扁嘴巴,“三哥,你已经开始准备成亲的事了。”


沈祁一直拖着不肯退亲,她便已经猜到了。


三哥为了不让皇上有机会抓住沈家的把柄,也为了不让自己担心,便打算牺牲他的亲事娶严清姿。


而且,他认为他成了亲,有了家,自个这个妹妹也就安心了。


可三哥那么好,为何要委屈自己娶一个另有目的的女人?


其他哥哥们都能寻找自己喜欢的姑娘。


为什么三哥就不能?


“严姑娘很好。”


沈祁温和一笑,眸光清润,“小九也看到了,严姑娘待我很好,我这副残躯能娶到这么好的姑娘,已是幸事。”


“至于皇上那边,你也不必担心,只要我们不做亏心事,皇上也不能如何。”


“也许这事是我们想多了,皇上不过是想让沈家支持太子,所以才想让严家与沈家联姻。”


“严姑娘很好,我…很喜欢。”


“三哥。”


沈听雪急了,皱眉盯着他,“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呢?”


“其实你都知道。”


“你知道严清姿不喜欢你,你知道这是一个局,皇上肯定有阴谋。”


“你只是不想我担心,不想沈家因此再遭横祸,便打算牺牲自己的幸福。”


“三哥,你可以不心疼自己,但我心疼。”


说到最后,小姑娘红了眼眶,心中憋闷的的难受。


那么好的三哥,比她也大不了几岁,却要背负这么多,甚至为了沈家,为了她能安安稳稳的生活而选择了妥协。


其实,赐婚的圣旨刚下开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决定。


沈祁无奈看着她,“都已经成亲的人了,还这么爱哭鼻子?”


“这婚是要退的。”


沈听雪攥紧了拳头,目光紧盯着三哥,一字一句,字字铿锵,“我不管三哥是怎么想的,这门亲事我来退,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剥夺三哥追求幸福的机会。”


沈祁正要说什么。


沈听雪继续道:“三哥,严清姿在我的吃食上下了药。”


沈祁的脸色瞬间变了,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除了炸糕还有什么?”


“让大夫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沈听雪就知道,涉及他自己的事漠不关心,涉及到自己三哥便坐不住了。


“除了炸糕没有了,而且我没吃。”


“一口没吃?”


“只是尝了下。”


“那也不行。”


沈祁不放心,亲自给沈听雪诊了脉,又多找了几位大夫来看。


证明沈听雪没中毒,身体很好,也没有别的异样之处,才放下心来。


“三哥,严清姿都对我下手了,你那么疼我,肯定不会娶那个女人的是不是?”


“嗯。”


沈祁还是放弃了这门亲事。


他不在乎严清姿对他是不是真心,也不在乎严家人看他的时候目光里满是鄙夷与不屑。


可他不能容忍严清姿对他妹妹下手。


沈听雪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特意把炸糕带回来,以此阻止三哥为了沈家牺牲自己的亲事。


魏国公府这事还没完。


容臻查江湖上那伙人为何火烧国公府。


人没抓到,原因总要查到的。


不然什么结果都没有,他这个太子也不必做了。


不想查来查去,查出来的竟然是那伙人的领头人与鲁阳郡主有私情,因爱生恨才会做出抢夺国公府的事。


甚至没伤秦轩,没伤其他公子,只打伤了秦离非,甚至还下了毒。


足以证明,那人因爱生恨有多恨鲁阳郡主,连她的儿子也不肯放过。


啪!


魏国公因为这事与鲁阳郡主产生了冲突。


鲁阳郡主骂骂咧咧,如同泼妇一般。


魏国公一怒之下,扇了鲁阳郡主一个巴掌,面色铁青,“好啊,安如意看来我们这二十多年的夫妻情都是假的,原来你在外面早就有了野男人,还因此差点害死儿子。”


“离非有你这样的母亲,真是他的不幸。”


“我国公府有你这样的当家主母,当真丢人!”


鲁阳郡主脚下还躺着几封信,是她与那头目的定情书信。


也不知谁模仿了她的笔迹,写了那几封信,再加上太子查到的一些证据。


现在全府上下就没一个相信她的。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那些贼匪是被苏不归引来的,又想不出别的原因,便认为那些流言蜚语是真的。


“秦东风,你真叫我失望。”


“啪!”


鲁阳郡主毫不客气的回了魏国公一个巴掌。


之后两人一言不合,鲁阳郡主又扑了上去对魏国公又撕又咬的。


闻讯而来的韩氏,带着两个儿媳赶了过来。


秦轩很能干。


容玉慧与赵五小姐如今都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容玉慧怀上身孕早了十天,赵五小姐晚了十天。


虽然赵五小姐是个妾,可若生出的孩子是长子,也总比次子好一些。


这是她唯一能为儿子争的。


地位上比不过,只能争年龄。


但容玉慧也不可能把长子的位子让出去。


虽说她性子软,可好歹是公主,看惯了宫中皇子公主们的争争斗斗,自然不愿自己的孩子有任何低人一等的可能。


按理说,容玉慧会早生一些。


可是两人前后的日子只差十天,小孩子提前十日出生的比比皆是。


容玉慧未必就能生下长子。


当然,两人也许生的都是女儿,可即便是女儿,那个‘长’字依然很重要。


“快姐姐拉开。”


韩氏见旁边的小厮丫鬟都不敢去拉发了疯的鲁阳郡主,只能带着两个儿媳上前拉。


鲁阳郡主突然被魏国公狠狠推了一把。


正要在一侧扶住鲁阳郡主的容玉慧,突然被人狠狠推了一下,踉跄的撞在了鲁阳郡主身上。


鲁阳郡主也倒了下来。


容玉慧根本承受不住鲁阳郡主的重量,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砰!


两人同时倒在地上。


鲁阳郡主狠狠砸在了容玉慧身上。


容玉慧不幸做了肉垫,血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浸湿了整个衣裙。


刚刚进门的秦轩正好看到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