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拯救我的植物人男友 > 第一百零八章 我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玉正躺在金母的腿上窝在沙发里一边吃苹果一边享受她爱的唠叨,卧室里传来了手机的声音。她和金母对视一眼,两人都有预感,应该是疗养院那边打来的。


果然,电话接通,对面是钱国栋:“金玉,回来吧。我们已经研究出了接下来的世界流程。”


挂掉电话,金玉跟金母道别,金父开车送金玉去疗养院。


治疗室内,钱国栋看见金父点了点头,径直对着金玉说道:“这一次,我们团队一致协商,要对下个世界进行干涉,以防止你再次意外死亡对患者造成伤害。”


金玉消化完钱国栋的话,心里并没有任何波动,说到底,没有任何事情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自己决定进入虚幻世界的一开始,就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意外,这是必经的道路。


废话也不多说,金玉平静地点头,说:“钱医生,我相信你们的能力,我们开始吧。”


金玉明白字面意思,但是具体的却不清楚,只能点头听钱国栋继续解释。


“A公司提出了一些建议,别的不说,单说他们的建议我们研究过后,认为可行。这次我们会对你进入的世界进行一些人为的干涉,好比你是一个游戏者,我们提前设置好你的人物形象和背景,患者的身份也会被提前设置,这样就会在我们的干预下,达到既能刺激患者,又能让患者产生生存下去的渴望。不过,这是一次新的尝试,虽然系统已经建模全面测评过,但是具体会不会有些意外,我们还没有实际数据。也就是说,这次的拯救患者的行动,有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不过,你放心,你的个人健康没有问题。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你参与到研究中的那一刻起,你就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从始至终你都是第一个参与者。”


金玉来不及多想,只“嗯”了一声,意识就昏沉起来,很快陷入黑暗中。


当她醒来时,她脑子里一片茫然,总感觉隐约不对劲,但是又想不起任何东西,只有一个念头充斥在脑海里:她要找一个很重要的人,要保护他,要24小时陪在那个人身边,全心全意信任对方,一定要让他获得幸福的感觉,那是他的“饲养人”。


钱国栋见金玉这么理解他们,心里也不平静,有一种被信任被认可的感动。当即也不多话,开始认真仔细地进行这次至关重要的拯救计划。


给金玉戴上手环后,钱国栋按下注射按钮前对着金玉说:“我们在神经接入器内加了一块芯片,这块芯片会带着你和钱越进入到特定的场景世界,也就是说下面的世界,是我们干预下,你肯定会进入的世界,不是患者意识随机选择的,所以你面临任何情况,都不要慌。”


金玉跟男孩对视的一瞬间,心中一悸,心脏砰砰砰地乱跳起来,潜意识似乎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嚣:是他,就是他!你要保护他,要24小时陪在他身边,全心全意信任他,一定要让他获得幸福。


——那是他的饲养人!?


“我...我是谁?饲养人是谁?”她睁着黑漆漆的桃花眼,迷茫地眨了眨,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到一个很难听的公鸭嗓叫嚣着:“把钱掏出来,我就不揍你!”


金玉低头望去,才发现她是飘在空中的,她的眼神跟一个很瘦弱的男孩对视上——男孩正被三个高矮不同的男生围困在墙角内。男孩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显然发现了她,但是公鸭嗓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一巴掌拍在他脸上,言简意赅地吼了声:“快点,别磨蹭,老子还要去吃饭呢!”


公鸭嗓“呸”了一声,哼笑道:“吴天阳,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你特么可是被我从小打到大的,给谁放狠话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厉害人物呢,装什么犊子!大熊动手!”


金玉飘到公鸭嗓旁边,好奇地伸手戳了他的脑袋一下。


她从空中飘过来,看见公鸭嗓对着左手边那个高壮的男孩使了一个眼色:“大熊,给他点颜色,让他倔,浪费老子时间。”


皮包骨的瘦弱男孩瞳孔微缩,收回看金玉的视线,低垂着眼帘嘲讽地对着公鸭嗓笑了下:“陈默,今天除非你打死我,否则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陈默满意地点了下头,往后退了一步,说:“好样的,狐狸眼、大熊,速战速决,放学带你们去吃大餐。”


大熊一把攥住吴天阳的双臂,狐狸眼小胖子迅速伸手去搜他的身。


公鸭嗓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疑惑地摸了摸脑袋,回头又继续盯着吴天阳。


站在他右边肤色发黑的男生,搓着手“嘿嘿”笑着,小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默哥,你站一边看着,我跟大熊俩人动手就行。”


吴天阳屈辱地低下了脑袋,愤怒在他体内四处游走却找不到出路。每次都是这样,他的反抗就是一个笑话,没有一点用处,他从来没有逃脱过这些人的勒索和欺辱。


陈默是他小学时的邻居,小时候他还能打得过陈默,只是自从被陈默的家长找上门,被吴迪贤和艾倩倩两人不问缘由地揍了一顿后,他就知道父母靠不住,开始绕着陈默走。


吴天阳一米七五的身高,却只有四十五公斤,在高壮的大熊手里毫无反抗之力,他忍受着内心的屈辱感,不断地挣扎着反抗,感受到游移在上下的手,马上就要把裤兜里的钱,他急的脸色发红,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们放开我!”


陈默在一旁嘲讽地看着他,火上浇油:“你不挺能的?你还手啊,小鸡仔。”


和艾倩倩不耐烦地抱怨:“我没空管你,你别给我惹事就行。”


自那以后,陈默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他,直到他小学毕业父母离异,更没有人维护他后,这些欺辱就没有断过,从一开始的抢他的玩具,逗弄他取乐,一步步发展到今天向他索要生活费。


陈默看出了他父母不管他,就纠集几个小朋友一起孤立他,欺负他。


他带着伤跑回家后,却只迎来吴迪贤的一句:“小孩子哪有不打闹的,多大点事。”


他一直处于被霸凌的生活中,报告给老师,换来的只有更加惨重的报复,他每次都会激烈地反抗,但是面对越来越强壮的陈默,和越来越瘦弱的他,反抗也变的越来越微弱。


他眼看着那只黑胖的手就要摸向他左侧的口袋,内心无比焦急和沮丧,里面装着今天要交的校服钱,校服一百五十快,剩下的五十块钱是他的饭钱。


屈辱恼怒的眼泪嵌在眼眶内,无力感笼罩了他,他撇过头去,发红的眼眶正对上一双黑亮懵懂的眼神。


他瞳孔颤了颤,装作什么也没看到,避开过去。


只感觉一道风从他眼尾扫过,然后听到搜身的小胖子一声惨叫“啊!谁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