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360章 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虽然不是个偏激的人,但现在这种情况,她觉得自己有错。


要是孩子真出什么事,她刚才那两巴掌远远不够。


女警员怕她又做出什么事,全程都陪在她身边,时不时关心慰问两句,安抚了江晚恩烦躁紧张的心情。


审讯一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审讯人员做完最后登记后,说有消息会立刻通知她,让她别着急。


江晚恩怎么可能别着急,可她知道再怎么担心也是徒劳的,于是只好点点头,并且握着女警员的手再三叮嘱一定要尽快找到孩子!


小姑娘一脸正气的替她拍胸脯保证:“江女士您放心,孩子肯定会找到的!”


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队长,用文件轻拍了一下小姑娘的后脑勺说:“少说这种大话,去,门口有两个在道上飙车的,带进来盘问!”


小姑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刘队!”走之前还贴心的拍了拍江晚恩的手。


江晚恩扯了扯嘴角,站起来说:“那我也先回去了,拜托你们了警察同志!”


“放心,有线索会立马通知你的!”


“……好。”江晚恩哽咽了两下,低着头离开。 记住网址m.biqu6.cc


“嫂子!?”空气当中突然冒出来一抹惊喜的男声,因为声音耳熟,江晚恩扭头看去。


季烈站在不远处,脸上有两道才舔的新伤,尴尬又大大咧咧的挠着头。


江晚恩上下扫了他一眼,走过去:“你怎么了?”


季烈似乎难以启齿,刚才那个小女警员走了过来,一掌就拍在了季烈肩上,力气不小。


“季大公子,大晚上的好兴致啊,出来飙车,也不怕出什么事,你信不信我去告诉季伯伯,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季烈瞪了小姑娘一眼:“夏绒你敢!”


那个叫夏绒的小姑娘小巧的下巴往天上冲,丝毫不怯,“你看我敢不敢!”


季烈抿了抿唇,敢怒不敢言。


夏绒瞥见江晚恩要走的样子,主动说:“江女士,你家离这儿挺远的,大晚上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正好有警车。”


江晚恩怎么好麻烦人名警察,摇着头婉拒:“没关系夏警官,那我就先走了。”


“唉唉唉!”季烈连忙叫住她,“嫂子你得救救我!”


夏绒好奇的看了一眼季烈,又看了一眼江晚恩,“你们……认识?”


江晚恩:“我……”


季烈率先抢答:“这是我嫂子!”


夏绒清澈的眼睛倏然睁的又大又圆,被口水噎住,呛得弯腰:“咳嫂……嫂子!?”


季烈嫌弃的看着她:“出息!”


夏绒一个扫堂腿,动作快准狠,直接把季烈撂倒在地:“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江晚恩神色讶异,没想到这个夏警官看着个子小小的,爆发力竟然这么强,厉害厉害!


季烈摔得龇牙咧嘴的,揉着屁股,抗议道:“夏绒,你这个泼妇!”


“你要是再口无遮拦,我马上打电话给季伯伯!”


“……卑鄙!”


江晚恩扬了扬唇,看来是对欢喜冤家。


&


nbsp; 季烈因为大晚上跟人飙车,差点出了事故,所以按照程序,要是没人保释的话得拘留两个星期。


家里人本来就反对他飙车,要是这事被父母知道,那他算是完了,所以季烈不敢把这事跟家里人讲。


鹤哥那边也不敢说,前两次就因为飙车的事已经被训过好几次了,这次鹤哥肯定不会再过来了,老舒那边……更是一点指望也谈不上,这段时间因为医院事情多,忙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所以他现在只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江晚恩身上!


但还别说,他跟嫂子的缘分还真是巧,在这儿都能碰上!


江晚恩表情很为难:“我……”


季烈可怜兮兮道:“嫂子,你不愿意?”


江晚恩也不是不想帮,而是因为她手里也没有多少钱,这保释金肯定得不少吧,她还欠商宗鹤三千块呢,再说了……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满脸无辜单纯的季烈,商宗鹤现在这般讨厌她,难道季烈就没有收到他的什么警告让他离自己远点?


“嫂子~”季烈扯着江晚恩的衣角开始撒娇。


“呕?——”坐在对面的夏绒扯着嗓子干呕,“你恶不恶心啊,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脸!”


季烈对她翻白眼:“要你管!”


夏绒哼了一声,余光偷偷的瞟了一眼江晚恩,这一眼足够细致,从上往下,带着细细的打量。


一开始以为只是一个走失孩子的普通妈妈,没想到竟然还和季烈认识,她就说这女人身上有一股不同与常人的气质,而且长得也很漂亮,没化妆都能这么好看,当真是天生丽质。


季家在岸城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季烈又叫她嫂子,夏绒当下就推论出来,这个江女士没准和商家或者舒家有点关系。


只是不确定到底是哪边的?


她正了正脸色,黑色的中性笔敲了敲桌面,严肃道:“行了行了,飙车的事证据确凿,谁让你大晚上吃饱了撑的没事出来作,江女士你要是不选择为她保释的话,你可以先回去了,让他一个人在这儿耗着,大不了等季伯伯找人过来收拾他!”


“别啊!”季烈立马扭头去求江晚恩:“嫂子,你看在过去的份上帮帮我吧!这事要是一被我爸知道了,非得扒我两层皮不可!”


夏绒:“活该!”


江晚恩嗫嚅了两下唇瓣,想到进公司以来季烈对她还算照顾,于是开口询问:“保释金得多少钱?”


夏绒说了个数字后,江晚恩面显困难。


“……我手里暂时没这么多。”


季烈:“啊?怎么可能!”


夏绒也微微有些诧异,能让季烈这个臭小子叫嫂子的,身份上怎么说也是一枚豪门太太,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但江晚恩没骗人,她现在手里头确实没有多少钱,日子过得可以称得上是拮据,买了手机过后,还得花钱去补办银行卡和身份证其他乱七八糟的证件,工资也没发,根本就拿不出来这么多保释金。


季烈见她的表情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想到她家里还有个孩子,开销可能确实会大一些,于是哀嚎道:“那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乖乖去给季伯伯打电话呗,实在不行就挨顿打,反正你平时也没少被打,怕什么!”夏绒一脸事不关己,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季烈:“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