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313章 为了故事人物而妥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句话直接斩断了江晚恩的退路,大门合上,想要跑,几乎是不可能,而且反而还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江晚恩只好重新转过身,目光一扫,季烈炙热的目光**裸的停留在她身上。


眼见着其他四位面试官和旁边的选手已经开始打量他们二人,江晚恩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季烈这才作罢,但嘴里勾着坏笑。


江晚恩生无可恋的闭上眼睛,她觉得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


旁边的人开始依次介绍,说完后,把简历递过去,面试官们轮流翻阅两下后,开始提问题。


到江晚恩这儿过后,她把简历攥在手中,过了好久才递过去,然后季烈一把夺过来,旁边人都看懵了。


江晚恩听见身后传来女人一声不屑的轻啧。


有人胆大,试探的以打趣的方式问,尽05b88521量掩藏自己没有想打探上司八卦的好奇心。


“季总监,这位江小姐……”


“我们不认识。”话还没说完,江晚恩及时打断。


然后警告的看着季烈,季烈耸耸肩,把简历扔在桌子上,说:“我只是觉得这位小姐长得像我过去的一位朋友,事实证明,好像不是。”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既然这样,那他们就不用顾虑了。


于是面试官们开始一个一个的犀利提问,本来想去看她的简历,但季烈刚才顺手就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了。


面试官:“……”


行吧,总监就是任性。


“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觉得当今社会缺的是什么?”


“人才,”江晚恩停顿了一下,“还有机会。”


“那你觉得你拥有什么?”


“机会。”


面试官似有似无的点点头,“所以你觉得你实力不够?”


季烈认真的看着她,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偷偷的拿出手机。


江晚恩想了一下,素面朝天的脸蛋上,一双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坚定。


“我觉得实力不是靠嘴去说,而是想办法去让别人认可你。”


几个面试官相视一笑,继续提问。


“我们需要挑选的是最优秀的剧本和编剧,所以你觉得你准备好吗?”


“时刻准备着。”


“你接触这个行业多久了,有自己的代表作吗?”


“没有多久,代表作现在正在极力的创作当中。”


“在你心里现在娱乐圈最缺的内容和剧本是什么?”


“新颖。”


“我们都知道每一年的剧本变化很大,市场也在更替交代,现在有很多电视剧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开始把剧本走向低龄,甚至三观不正的一个结果,你觉得以后你要是进入这一行的话,你会因为外界的因素而轻易去改动你剧本的故事和人物吗?”


这个问题问的相当犀利,在资本主义的压迫下,让一个人保持初心,这是难上加难。


很显然,在提问江晚恩的问题当中,每一个都几乎是把她逼上了绝路,她需要如何在这些关卡当中投机取巧的脱身而出,这是个难题。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就连季烈这个外行人,也紧张了起来。


可江晚恩却表现的比谁都淡定,嘴角弯了弯,说:“我可以为了故事人物而妥协。”


她指的是人物,而非利益,但人物又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三点巧妙的结合,一方面是坚守住了自己的立场,另外一方面也守住了资本主义的薄面。


短小而精干的解释,顷刻之间便把将这个两难的难题迎刃而解。


面试官们为了她的文字游戏颇感钦佩,一个双商在上的女人,想必在剧本上面也是可以大放异彩的!


众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当下就给了她初试通过的盖章卡片。


这是进来五个人中,她是最快,也是第一个拿到的。


一直就看她不顺眼的女人立马提出了抗议!


“我们也回答问题了,而且还有简历,为什么不给我们!”


面试官面无表情道:“简历有什么用,我们选的是编剧,如果你也有她那样的语言编织的能力,那你也可以过,可按照你刚才吞吞吐吐,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来看,你显然不符合这个行业,不好意思,你们可以出去了。”


“这不公平!”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还自以为是的女人。


坐在边上的面试官冷声说:“好,既然你不服气,那我们就再出一个问题,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回答,谁回答出来,谁就通过。”


那女人剜了江晚恩一眼,不甘心道:“你说!”


“浞訾栗斯,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


选手们面面相觑,几乎是听都没有听过,那个面试官又说:“如果不知道,写出来也算。”


那女的自以为很聪明,拿着笔就开始写,但是每个字都是错的。


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人写对,面试官见江晚恩迟迟不动笔,也不说话,抬着下巴说:“你也不知道?”


江晚恩淡淡的掀开眼皮,声音不急不缓:“浞訾栗斯,出自南朝梁简文帝《答徐摛书》,玉馔罗前,黄金在握,浞訾栗斯,容与自熹。指妄自尊大,自以为是。”


最标准的答案,面试官满意的鼓起了掌声。


季烈甚至都没听懂她刚才念得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连忙退出拍摄画面,点开百度搜索。


这下子众人心服口服,趁着季烈还在埋头看手机的时候,江晚恩跟着其他四个人陆续退场。


等季烈抬起头,人早就不见了。


“人呢!”他霍地站起来。


“走了。”


季烈皱紧眉头,拿着手机就冲了出去。


江晚恩出来后,抱着桌子上的围巾,打算离开。


但那长发女人好似心底还是觉得不甘心,一把拽住她,嘴里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没有声音,但江晚恩认出了口型。


“贱人!”


她在骂她。


江晚恩觉得很莫名其妙,甩开她的手,想反击,但是门被人突然推开,季烈着急慌张的表情一览无遗。


四目相对,江晚恩抱着围巾,撒腿就跑。


“嫂——”季烈跺了跺脚,追了两步,又折回来,对旁边的工作人员冷声命令:“把这女人轰出去,从今以后不准踏进这里半步!”


女人脸色煞白:“为什么……你们别过来,放手……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