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99章 有本事就好好聊一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叠毛巾的动作一滞。


想吗?怎么可能不想,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为什么会这么问?”


徐西说:“就问问,对了姐,你见过孩子吗,长什么样,是男孩还是女孩,取名了吗?”


江晚恩失笑着摇着头:“你今天问题怎么这么多。”


“好奇。”徐西手臂枕着头,歪着看她。


是真的好奇,过了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听她嘴里提起过孩子,就连商瑾余,好像也没有提过。


他犹豫了很久才问出口的,因为毕竟是私事,也大概能感觉的出来,她和那个商瑾余之间闹得不愉快。


商瑾余?


呵,徐西心里冷笑一声,上次迟桓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这边也暗中调查了一番,发现商家的产业,百分之五十都还在他自己旗下,而给江晚恩和她母亲的遗产都是在可控制范围之内。


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有将近一半的遗产还在自己手上,这根本说不过去,也不符合法律的分配。 记住网址m.biqu6.cc


后来他又去查了当时接手分配遗产的律师,果然漏洞百出。


徐西太聪明了,当下便分析出来,商瑾余就是商宗鹤,他肯定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假死的,可是发现了这个惊天大秘密又怎么样?


徐西没那么八卦,他不是女人,调查这件事最初的理由,也只是想单纯的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然后他也想知道,江晚恩知不知情这件事。


不过想来她也是不知情的,因为她表现的就是个正在谈恋爱的小女生状态,按理说她跟商宗鹤都结婚两年多了,还羞羞答答,这根本不正常。


外加上商宗鹤的表现也明显跟外界有很大一个反差,所以结合以上种种迹象,商宗鹤在骗她,而江晚恩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徐西看别人的事,一看一个准,他真的太聪明了,智商超乎常人的睿智和犀利。


他立马就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又想到那晚江晚恩受伤失望的表情,怕是谎言撞破,两人大吵了一架,所以她才离家出走。


徐西本以为,江晚恩不会在他身边待多久,毕竟她有孩子,也有老公,回去是迟早的事,可一想到她要离开,他的心里就很难受,他希望她能留下来,因为他们很默契,不同与迟桓的配合,在面对他时,他找到了家人的归属感,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和亲近。


可后来江晚恩还是走了。


某天早上,商宗鹤上门来找她,巧的是那天徐西得回趟公司,去签解约合同,徐西在电话里说不用,只是走个过场而已,签不签都没有什么意义。


可谢磊非得要他回去,还说如果他不到场,那就让他赔钱,赔偿公司的损失!


徐西现在手里不是没钱,只是当谢磊说出那个天价数字时,他犹豫了。


明显的敲诈,就是让他必须回去!


徐西最后还是妥协,因为卡里的钱他还想留着去置办几个专业的音乐设备,他还是想写歌,毕竟来娱乐圈就是为了这事。


徐西走后没多久,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江晚恩躺在沙发上小憩,她今天起来的太早,给徐西做完早餐,又洗碗完后,现在有点困了。


昨天没睡好,其实这几天都没睡好,因为会梦到孩子,梦到他哭着喊她妈妈,喊着为什么要离开他。


于是江晚恩被吓醒,后背全是冷汗。


敲门声节奏且克制,江晚恩眯着眼睛,掀开身上的毯子,过去开门。


高大身影峻拔的想像座山,熟悉的压迫感,男人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江晚恩立马就清醒了,脸都没去看,就想把门关上。


但男人反应极快,程亮的皮鞋早就不动声色移了过去,她这一关,正好卡住。


应该是疼的,可是江晚恩却没听见一点声音,只能感受到头顶上的呼吸沉了几分。


江晚恩抿了抿唇,装作一副冷漠冰霜的样子,淡淡道:“让开。”


商宗鹤不说话,想要跟她比耐心。


确实,这一点上他赢了。


可江晚恩不想跟他比,见他不收脚,一脚踩了上去,商宗鹤眼疾手快,把脚收回。


他正要说什么,江晚恩已经把门关上了。


毫不留情的,没有一丝犹豫。


商宗鹤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不厌其烦的继续敲门。


江晚恩装作听不见,双手捂着耳朵。


没反应,商宗鹤就直接在门口喊,他也不怕丢人,反正他戴着帽子,也没人看得清他长什么样。


“江晚恩,开门!”


“有本事你就把门打开,咱们好好聊一聊!”


“江晚恩,都一个月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个月的时间你还没消气吗,你就算不原谅我,也得考虑一下孩子,他连自己的妈妈都没见过一面,你忍心这么对他吗?”


他开始打亲情牌了,江晚恩拿起毛毯,把头罩着。


想让她心软,休想!


这对夫妻,若无旁人的一个瞎叫,一个装聋。


昨天加了一宿的班,好不容易才睡着的迟桓忍不下去了。


他盯着鸡窝头猛地坐起来,眼睛里冷意像是能冻死人。


他抱着枕头走出房间,瞥了一眼缩在沙发上,全身盖着毛毯的江晚恩,然后走过来,唰的一声把门打开,人都没看清,劈头盖脸的直接骂。


“吵什么吵,大早上的还让不让睡觉了!”


商宗鹤迅速收敛身上的动作和表情,盯着面前的眯着眼打哈欠的迟桓,眉头紧皱的感觉都能夹死一只苍蝇。


“你是谁!”


季烈不是说江晚恩跟徐西在一起吗,为什么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孤男寡女,成何体统!


商宗鹤感觉自己的肺快要气炸了,他不由分说的冲进来,迟桓拦的拦不住。


“江晚恩!”商宗鹤眼神四处扫,最后定在沙发上,怒气冲冲的走过去,大手一掀,直接扯掉了江晚恩头上的毯子。


江晚恩食指堵着两边的耳朵,闭着眼睛嘴里不知道在念什么。


商宗鹤凑近了听。


“商宗鹤就是个大傻逼,大骗子,别理他,谁原谅他,谁是孙子……”


商宗鹤:“……”